第587章 春秋苦境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文游子饱了耳福和眼福,羡艳道,“我都没有战斗的机会。”

    正乐呵呵收起留影石的马钱先生:“......”

    敢情你看那么认真就是羡慕别人能打得浑身是血啊!

    马钱先生的说书算是告一段落了,湛长风问他另些人的经历,他捡了一两个提了提,末了道,“玄天如此广阔,一个界域的修士可能终身都去不了另一个界域,我哪能全了解,只能耳闻少数几个名气比较大的修士。”

    “道友感兴趣的话,可以注意点荒界的消息,拿到升龙令的人在荒界碰面,呵,那铁定又是龙争虎斗啊,刚边庭寒荒界斩凶兽那幕中,不是还有几个围观的身影吗,谁敢说他们之间没有斗过。”

    荒界唯有拿到升龙令的人才能进入,中途相遇点头而过算是好的,但多半都有机缘之争。

    湛长风打算生死境后就去一趟荒界,当然前提是凌霄子放她离开。

    她又随意听了几场真真假假的故事,天亮之际回到小店铺,新伙计是个爽朗的人,笑着上来说,“十个阵盘都卖完了,有几位客人打听您是什么来历的阵法师,想要和您谈谈呢。”

    “以后碰到这些人,婉拒就是了。”

    湛长风拿了灵石带白狐去买种子,文游子心情复杂地看着她哗哗几万灵石就挥霍出去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挣钱挣得轻而易举,花钱也花得如流水。

    十天后回到温长山上,她看着多出来的一堆灵石和原材料感觉着实不方便。

    储物袋的质量让她不放心,她逛店时倒是看见了实打实的空间之器须弥袋,可惜价格太高。

    敛微那边有伪界石.息壤.介子等材料,本想炼制出一个生命空间之器的,然中间发生的事太多,未能帮她炼制。

    果然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湛长风拿起一个袋子,这袋子入手化成一道秘术,名袖里乾坤,是从灵蚌族的宝库是得到的。

    袖里乾坤一纳物,二收命,三包天藏地,湛长风以前没事的时候也研习过它,对纳物一层有所心得,这次沉下心来修炼,没有太大阻碍。

    日久功成,她袖袍一挥便将所有东西都收起来了。

    湛长风理理袖子,长身立起,推开草庐的门,那老道站在崖边,质朴且真,浑如天成。

    湛长风微讶,行道礼,“见过天尊。”

    凌霄子转身过来,长须飘逸,“连师傅都不叫了吗?”

    云天鹤唳,道古悠长。

    湛长风眉眼平淡,“您以为我是您哪个徒弟,是迦楼,还是凡国的易湛。”

    “我知道你无法承认你的前世,但事实不会以你的意志改变,待你灵鉴,通晓了前世今生,你就会知道你以前到底是什么人。”

    凌霄子:“我唯一不清楚的就是,你有没有斩去曾经的道果业位。”

    “斩了如何,不斩又如何?”

    “没斩,你通晓前世之时,你将全然恢复真灵,重新继承前世的道法神通和果位,是剑道的无为师祖,是玄天曾经的迦楼上帝,是因人道功德而合道的准圣。”

    “斩了,前世于你只是一场记忆。”

    “天尊明知我不想修剑道,您如此一说,让我知道我还有机会不选择剑道,我应该高兴吗?”

    凌霄子其实怀疑她斩了道果业位,否则这一世不可能如此抗拒入剑道,但他更怕前世的她有什么诡谋。

    他的大弟子入灵鉴后为了人道的昌盛,取帝君之位,统辖了大半玄天,将人道推到了顶峰,她自己也由此登临准圣,她无疑是有着大爱的,错就错在那一场变故,自此以后,她就变得独断专行,多行掠夺之事。

    后来她被渊明帝君斩杀,元神不见踪迹,他不信曾经的上帝和准圣会放弃数万年的道行重新来过,他更不信曾执意掀起玄天战争的人会不给下一世的自己布局。

    凌霄子不信曾经的迦楼帝君,所以也不信湛长风,准确地说,他不信会成为迦楼帝君的湛长风。因为最后那个迦楼帝君已经变成了陌生又可怕的人物。

    单就眼下的湛长风来说,他却是欣赏的,他想在一开始就将她放在眼皮底下,匡在正途当中。

    “在你的心里什么才是剑道,是要有一副适合修剑的身子,还是要修出真气,修出元剑,修出剑魂?”

    “真气流的剑,是武道出现后相应开辟的,而早古的剑,又名心剑,心剑在,用元气也好,真气也罢,都没什么干系。”凌霄子注视着她,他看出她身上有心剑的痕迹。

    那是怎样卓绝的剑道天赋,即使什么也不记得,什么也不知道,也能自己摸到心剑的边缘。

    湛长风避而不谈,“您应该能看出我已有主修的功法传承,我想宗门是不允许一个背负其他传承的人入宗的,我也不想放弃现有的传承。”

    以准圣之姿,何必对她揪着不放,湛长风叹然,定是迦楼的缘故。

    她不死心地再问了一次,“您怎如此断定我是迦楼帝君,您也许找错人了呢。”

    凌霄子也想打击她的侥幸,手指一划,半空出现一小条空间裂缝,里面跌出一面赤色的镜子,“此乃前生镜,你自己看吧。”

    镜子的内容不是很清晰,但确实是一个身穿帝袍的人。

    湛长风纵使再不信,在前生镜和认定她是迦楼帝君的凌霄子面前也只能妥协,“我尊敬人道,可以为人道的昌盛出一份力,但我不会证人道,在这个前提下,您有什么要求,我尽力遵从。”

    “我对你没有要求,我仅是想再教你一次。”凌霄子叹道,“做我的记名弟子吧。”

    记名弟子,不被正式承认的弟子,至多教授给她一些道理,传给她一些小法门。同时记名弟子不受师门约束,随时都可以离开。

    凌霄子想将她引入正途,不被迦楼帝君影响,湛长风不想被绑入人道,行事处处受师门限制,这个关系是最合适的。

    她随凌霄子去了春秋苦境。

    春秋苦境内一日四季,从早到晚,看尽新生.蓬勃.宁静.衰亡,也可以一人四季,喜时春花开,怒时夏日烈,哀时秋叶落,痛时寒风吹。

    宗门都在各自的秘境内,是以目光所及都是普通的山色,走过一座宝剑林立的山峰,打开九极归一宗的山门,仿佛拉开了一副大气磅礴的画卷,无数道剑意铿锵峥嵘,似乎入目的不是延绵的山脉陡峰,而是一把把意冲云霄的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