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信仰之道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最初神民打下的神道框架是以建立秩序为核心,借信仰.气运.功德修炼自身,并以此治世,到神王将死之际,才融入了创世概念。

    但可能是建立秩序太泛泛,创世太艰难,如今大多数的神道修士,只看到了信仰之力能转化成神力,帮助人快速修炼,增强力量,于是大行信仰之道。

    神民有二举,拯救了生灵,也在某种意义上坑了生灵,一是祂们让神纹现世,弱小的生灵纷纷沟通神纹修神力,成大神通,当神纹被封印,力量之源断绝,他们便重新变得弱小。

    二就是这信仰之道,被信仰者可以用信仰之力修炼神力,暴涨修为功力,感悟法则神通,然它也存在一个弊端,信仰之力终不是自己得来的,当信仰崩溃之时,这用信仰之力修来的神力也会衰败消失。

    神力,对不是神民的众生来说,其实是双刃的,是力量,也是束缚。

    众生可以因获得神力而欢呼雀跃,却不会想到,信仰.气运.功德这些,是因为神民想要解决自身天魂消失.悟道困难的问题而研创出来的,为的是弥补天魂的缺漏,凭此再践大道。

    故站在神民和统治者的立场,她会很乐意用信仰.气运.功德等等手段治理世间。

    站在自身角度,她不会特意去修信仰.夺气运.建功德,她始终认为修道便是修道,从修道那刻起,修道者眼中唯一的信仰就只能是“道”了,不必论其他。

    况且,神民花费无数代价替她谋来这蒙昧的天魂,不会希望她走信仰之力的捷径。

    曾经的神民天地命三魂都聚在一起,他们可以直接领悟大道,不需要借助其他。

    生灵的天魂却不在身,而藏于道,修道的过程,实际就是找到天魂,修得天魂,从而明白大道的过程,所以天魂是道种载体,亦是修道人过去.未来.现在的“我”。

    既然她有天魂,即使是蒙昧不清晰的,也总能在对道的不断理解中,将它擦净,恢复它的本来面目。

    自己修来的力量,更让人安心不是吗。

    不过她不会完全弃信仰.气运.功德于不顾,毕竟它们是神道的一部分,而她要践帝道立神道,直到寻见真正属于自己的道。

    湛长风参详着神文刻碑里的信仰之道,想到了镜子手札中的一段,里面讲,不论是天朝还是王朝,有三器必不可少。

    一是气运之器,镇守一国气运,预测天灾人祸国运吉凶。

    二是功德之器,聚集一国功德,守护帝身官身抵抗业力。

    三不是信仰之器,而是愿力之器,集众生愿力庇护国力。

    信仰和愿力.功德有很深的关系,如,你全心全意信仰某个“神”,就会产生信仰之力。

    你有了信仰的对象,遇到困难,是不是得“求助”他?

    此时心念成愿望,传达到了他耳中,这一丝愿力,就相当一种契约,他答应完成你这个愿望,这愿力就会化成信仰愿力助他修炼。

    同时如果他答应了没完成,这丝信仰愿力就会从他身上剥离,或者说完成得不好,造成无辜人受害,那他也要替你承担一部分业力。

    还有一种是向天地发下的宏愿,如,你说要将天下治理得海清河晏,成了,天地降下功德,没成,只能困在这个宏愿中,道行停滞,超脱无望。

    佛道愿力密宗对此道研究颇深,且纯粹是靠愿力修行的。

    但作为愿力的起源,神道修士反而对它避之不及又欲拒还迎,愿力纵使能助人修炼,牵涉的因果业力却十分庞大,闹不好会身死道消。

    唯有强盛稳定的王朝才会注重愿力之器的作用,然不是要民众向王朝许愿,而是在战争来临或灾难发生时,举王朝中所有子民之力向天地发愿,促使全国上下一心,渡过难关。

    还有一部分神道修士忙着在九天建功立业,动不动就打几场,本身自顾不暇,哪里有空管信徒的愿望,承担因果上的风险。

    由此,出现了不少在野的王侯.帝君,他们不要信仰.不要气运.不要功德.不要人口.不会建国立朝,只在中界.大界发展个人势力,或传道。现青云榜第六的幻景帝君便是如此。

    她在初期阶段,也打算只走发展个人势力的路子,没有万全准备前,不会去碰信仰.愿力这些东西。

    神文刻碑中的内容十分艰涩,需要抽丝剥茧地领悟,太阳圣子等人年年来二十一层,也没将它全部习完,湛长风不求精深,仅囫囵看个大概,进度就赶上他们了,可惜时间也到了。

    “咕哩咕哩~”

    翻着腹部的太古粘虫忽然发出清响,叫醒了沉浸在神文刻碑中的几人。

    湛长风最先睁开眼,她看得浅,没像其他那四人一样无法自拔,等她观看了一会儿渐渐恢复生命气息的太古兽,太阳圣子等人才有了反应。

    “竟然还没死!”暴烈的太阳圣子一把握住横在膝上三叉戟,站起来准备将它补死。

    湛长风幽然道,“行信仰之道,当怀好生之德,它本身也没有主动攻击我们,既然它已逃过一死,何不放它一回,况且神墟即将关闭,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了。”

    太阳圣子下颚微扬,忽地笑道,“放过它可以,你入我魁罕部落如何?”

    这圣子改走谋略路线了?

    湛长风面不改色,“汝尧不会希望我这么做,恐怕要辜负圣子的好意了,不过.....”

    她瞥了一眼太古黏虫,似为难,“我愿向圣子讨教三招,若我能接住,还望圣子放过它。”

    太阳圣子没了脾气,不屑一笑,太阳王给她选了个仁德的先生吗?

    一个仁德的先生教出来的学生,总比一个野心勃勃不受控制的好。

    太阳圣子心中有了计较,暂且熄了试探的心思,“哼,你这点实力是接不住我三招的,何必自讨苦吃。”

    他干脆提着戟走了。

    “神墟要关了,我们也尽快离开吧。”斗无尘总觉这两人暗中有什么交集,但不好多管,有礼地谢了湛长风这次的援手,也离开了。

    湛长风和三王告辞,先去之前那间殿室找到了小狐狸,又等无人的时候再次回到神文刻碑这边。

    团成小团窝在她怀里的小狐狸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毛都炸了,埋首把自己团得更小,一眼都不想瞧那诡异的软滑古生物。

    湛长风却直视着它,眼中神光绽逝,透视之眼扫过它的全身,找到它的灵魂。

    能够生存在神墟里的古生物,定有了不得之处,不知可不可以用它抵抗神威。

    趁着还有时间,湛长风费力用魂禁禁锢了它的意识,以虚神域和神力护体,从它受伤的腹部钻进了它的腹腔。

    ......被抱住的白狐:“嗷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