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见太阳王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先生。”小孩乖巧地改口。

    湛长风点点头,重复了之前的问题,“现在该干什么?”

    小孩不假思索,“回部落,当巫灵。”

    果然是曾经的天朝帝君,即使转世了政治觉悟还那么高,要把她教出来不是难事。

    湛长风问慕清婉,“她的名字是什么?”

    慕清婉心不在焉,一下把目标从当太阳王降到了当巫灵,她该高兴还是尴尬。

    “小宝还没有大名,名字是要部落巫灵取的,可现在,我们连进绿洲都难。”

    湛长风开门见山,“按你们的情况,离开部落,只能四处流浪夹着尾巴做人,还得担心上面的圣子会不会发现你们的踪迹,回到部落当下等人也许会再等来一次刺杀,你们唯一的机会就是重归绿洲。”

    “但是我没有修出图腾,小宝也没机会进绿洲修图腾。”

    “这个图腾并不难,你初学的时候一定有人教给你们法门了,你还记得吗?”

    慕清婉回忆道,“好像教了一篇十六字的经文,不过巫灵说经文只是外物,最重要的是虔诚信仰太阳王的心。”

    湛长风不置可否,“那篇经文还记得吗?”

    “记得。”

    湛长风听她背完,微微蹙眉。

    “怎么了?”慕清婉看她蹙眉就心里莫名一跳,这人好似有种特别的魅力,她自然,别人就放松,她不悦,别人就提心吊胆。

    “没事。”她不太喜欢此地的神道,他已经把信仰当做一种控制和掠夺的手段了,“我猜你从没有仔细了解过这篇经文。”

    “朝暾东方,照我扶桑。”湛长风的手掌中升起一团炽烈的光,映着慕清婉不可思议的惊容。

    “应律合节,万灵恭迎。”渺渺威严道音响起,让人升不起反抗的心思。

    湛长风道,“太古巫灵感天通地,悟得世间万物之真谛,凝出神纹,拆出图腾,再作法门传与众生,希望众生能够理解自然。”

    “法门或许只是几句话,或许只是几个音节,最重要的是,你要清晰理解它描述的意思,按着这个意思去感悟沟通它的力量。”

    “如这道慑灵术的前提便是,明了太阳的尊贵.威武.辉煌,当它从东方升起照耀大地时,万物都在它的光芒中低伏。”

    在湛长风看来,有法门的图腾是最好学的,道理明明白白地给你了,只要去理解就行了,哪像她学水龙吟的时候,因为没有法门,只能借着图腾的纹路走势一次次去试去猜去看图解读。

    “......”慕清婉嗓子干涩,“是这样吗?”

    湛长风提醒了句,“这话你最好别说出去,不然该被打成亵渎者了。”

    学习太阳图腾其实不需要信仰太阳王,简直是对数千年传统的挑战,慕清婉要不是知道湛长风确实是第一次学,恐怕也不会相信。

    “你们光学图腾还不够。”湛长风思索道,“你能不能想办法去庙宇向太阳王禀告这次刺杀,试试太阳王的态度。当然,你知道小宝可能是圣胎这件事就不要说了,免得让人起防心。”

    “我如何禀告?”

    “像以前那样祷告,如果他知道小宝是圣胎,定会回应你的。”

    慕清婉似下了决心,“今晚我就偷进绿洲试试。”

    等到了夜半,在湛长风的遮掩下,慕清婉和小宝一起进了庙宇。

    慕清婉跪在法像前,如从前那样焚香祷祝。

    此时宫殿中的太阳王从千万道信徒呼唤中捉到了慕清婉的声音,本相入主汝尧部落的法像,看见了面前的一大一小,衣着干净,却寒酸破旧。

    他倒是知道她们过的是什么日子,但他不会去干涉,此次要不是听到有人要杀她们,恐怕不会轻易现身,“可知是何人?”

    慕清婉闻声抬起眼,只见法像后好像升起了一道日轮,照得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慕清婉在此时很好地表现出了惊惶和激动,隐去关于圣胎的猜测,老实述了遍经过,请太阳王垂怜。

    太阳王嗯了一声,忽然看向门外,“何人在此,还不快速速现身!”

    湛长风从容进屋,“拜见太阳王。”

    慕清婉担忧道,“她便是救我们母女的恩人,幸恩人不弃,还愿教导我儿读书识字。”

    幼孩故作沉稳地点点头,“我喜欢狮虎先生。”

    太阳王多看了眼幼孩,她眼里的单纯和认真做不了假,“你们先睡一觉吧。”

    法像上金光大盛,道音缭绕,慕清婉和幼孩应声倒在了地上。

    湛长风神情不变,她这步走得有点凶险了,一部分仗的是圣胎的认可,剩下一部分仗的可能就是自己的逃跑功力了。

    太阳王问,“你是什么人?”

    修图腾是最难看出实力的,它不像是修为一样能够简单感应判断,尽管自己已经用魂力和神力遮掩修为了,仍不能保证被他看出端倪。

    她最大的问题就是会被判为亵渎者。

    湛长风决定实话实说,“我非此界人,传送途中坐标出了意外,落到了此地,又蒙慕夫人援手,来了这里。”

    太阳王笑了一声,“原来那次空间波动是你弄出来的,你原本是要去哪里?”

    湛长风微眯眼,能隔数千里感觉到空间波动,灵鉴级别的?

    若察觉到了空间波动,他不可能不出来查探,也就是说,他可能见过她了,但是没动她。

    这不太可能,她不怎么相信他能对她身边的两件后天圣宝无动于衷。

    要么是真的高风亮节,要么是在诓她。

    湛长风秉着多说多错,简略回道,“我原本要去圣地。”

    “你是圣地门人?”太阳王警惕道。

    “不是。”湛长风淡然否定,“尊王可听说过三千年前的第一第二帝君?”

    太阳王讶然,怎么扯到这上面去了,“你难不成与他们有关系?”

    “是有一点,我家族承蒙圣地看重,世代暗中负责镇压入魔的第二帝君,您去打听打听,或可知道风云界域小黎界惨遭毁灭,只是人们可能不清楚,毁灭的结果是入魔的第二帝君出世,我本想去圣地报信,哪知道传送阵在那场毁灭里遭到了损坏,至半路就出现了空间裂缝,我不知被困了多久,近日才到了这里。”

    “你入空间裂缝竟不死?”

    湛长风道,“幸蒙人道天尊凌霄子赐下护身符,可惜我距圣地太遥远了,尊王可否代我传个信?”

    太阳王信了几分,没人敢编那么大的谎话,拿圣地天尊扯犊子。你得知道圣地天尊的名号念出来是会被天尊感应到的。

    不过他常居日斗界,对外面的情况不太清楚,“圣地哪是那么好联系的,你有什么信物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