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此去无期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别看了,快走。”白痕将她重新拉进通天路。

    纪光咧嘴痛呼了几声,急道,“洪水和邪魔都在上面,守塔人呢,不把通天路关了,神州也得被淹没!”

    “我来关。”

    “你?”

    在守塔人的记忆中,她看到了毁掉与关合通天路的法门。

    但是,毁掉通天路,不管人是在神州还是藏云涧,只要直接施展毁路的法门就可以了。

    关合通天路却必须在塔楼的阵法中,以灵石为力量之源,配合法门才能做到。

    若有可能,她还是想留着通天路,给将来的神州一个机会。

    “日照的邪气在扩散,请两位组织应对,我会在洪水来临.邪魔撤去之际,想办法上去关闭通天路。”

    “这不行,那洪水来势汹汹,真君也不能硬抗,你来不及逃命的!”白痕吹胡子瞪眼,结果湛长风一句“没有其他办法”堵住了他所有话。

    事态发展至今,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每个人都在这场祸事中惨败,或许三千年前这座监牢布下时就注定了今日的结局,由无数巧合.意外.设计形成的环环相扣,要把藏云涧.神州,这个小黎界毁灭。

    然准备充分的邪魔势在必得,最终救出了他们的君主。

    湛长风雾里看花,凭着一条条线索,一个个推测,以及所能做的全部实践,在各方夹缝中保全神州。

    到现在这一步,神州还有两个危机,洪水和扩散的邪气,后者有净化咒和藏云涧修士在,可以慢慢遏住,总归仍有一线希望,前者,迫在眉睫。

    已经没人从通天路逃下来了,湛长风守在入口之下,感应到邪阵消失,洪水挤压塔楼脆弱不堪的残破墙体,立时跃出通天路,强行催动善上——那件能控制所有水和提高本体十倍防御的后天圣宝。

    一个半弧挡住了冲来的洪水,塔楼被击垮,碎石被流水卷走,独独湛长风所站的那片地滴水不沾,她面前就是开合通天路的法阵。

    开启通天路需要一亿灵石的能量,三个时辰后能量耗尽,通天路自行闭合。

    眼下三个时辰未到,需人为施法关闭。

    她没有时间了,强行催动后天圣宝要极其强大的力量支撑,她一边将元力.精血持续不断地填入圣宝的无底洞,得一方喘息之地,一边施展耗时耗力的闭合法门。

    此时远方海上,水麒麟.守台人,还有一名火红头发的高壮男子.一名气质古朴原始的女子,共同支撑着一条陆地通向界门的路。

    火红头发的男子是赤练府的府主赤眉道人,女子是尊王府的府主封参。

    他们一个持着一件拥有强大结界能力的宝物,一个驭使图腾抵抗铺天盖地打下来的洪水。

    这刻,他们已然处于深水之下,周遭已经被洪水淹没。

    界门外的星途上则满是人,一眼望不到尽头。

    他们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

    灭世洪水下,有能力逃出来的,总归是少数人。这少数人在乎的人.物,兴许恰好在那多数中。

    如敛微.余笙.硕狱等人,眼熟的都出来了,偏偏湛长风没有出来。

    他们不知道神州怎么了,被镇压的邪魔怎么了,但若湛长风没有出来,那一定不容乐观。

    “本座坚持不住了,撤!”水麒麟原就是负伤之躯,硬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再则陆地已经被淹没,没人会再来了。

    其他三人一点头,俱都收功往界门躲。

    界门实为空间之门,水火不侵,但洪水带来的巨大威能给它造成了空间层次上的冲击,他们的屏障一撤去,界门便开始强烈颤抖起来,能量失序崩塌,渐渐失去传送的效力。

    吴曲带着公孙芒.公孙峦一些七世家的核心以及巫云翎等高天族族人,迅速驱使快舰离去。

    在藏云涧做生意的修士.有飞船的修士也陆续离开。

    剩下的,是藏云宫和诸侯的人马,和一大批不知该何去何从的修士。

    “诸位想要去哪个星界,不妨说一说,今后也好相互照料。”未明侯仿佛苍老了十几岁,多年基业,现在只剩下身边三四千人。

    他着重看向明睿和齐北侯。

    齐北侯披着一身星月白袍,只是轻轻睨了他一眼,便和她的军师花间弦走向霓唐那艘灵舟,在霓唐如临大敌的戒备下,直接抱走了昏迷的府君。

    众人看着远去的齐北侯人马内心难以言喻。

    “她...她和北非烟什么关系?”未明侯悚然之下忘了悲痛,瞧着明睿说不出话。

    明睿微微一叹,“两个都姓北,你说是什么关系,她是府君的姐姐。”

    北家是第一批从界外来藏云涧定居的家族,长久生活在北地,后长老会议成立,就将这些拥有城池的家族册封成了世袭的诸侯。

    不过十几年前这代的北家人好像闹了什么矛盾,新任齐北侯各种兼并其他小诸侯小领主,北非烟却入司巡府,半点也不提自己是北家人。

    这都不关他们的事了,明睿询问卢一山,“我们该往何处去?”

    卢一山是司天监祭酒,平时教导议员,掌管占卜.星象之事,他对所有星界是最熟悉的。

    “这就要看你们了,是要找个地方东山再起,还是在各奔东西之前,找个临时落脚地。”

    明睿环视一周,这里总共也才八九万人,且各怀心思,东山再起个什么劲儿,“找个落脚地吧。”

    “那就去最近的小妙界吧。”卢一山心有忧愁,有时界越小,越排外,不知他们能不能容忍自己这些人入驻。

    一个个势力走得泾渭分明,叫普通修士掺在里面浑身不自在。只是星途那么长,走到最近的小界也要猴年马月,再不自在也得自在了。

    留在最后的是敛微等人。

    “我们现在怎么办?”硕狱怎也不相信湛长风会困死在那这小界中,可是事实已经发生了,他们这些因她聚起来的人该何去何从?

    敛微扫过硕狱.燃念.游不悔.魏束.钟环等摇光兵团的人,扫过颜策.周潜明.孔毛子.孔三水等三司六部的人,扫过隐藏在人群中的青鸟使,扫过负责秘密情报的行随一.乌晓众人,扫过救起来的岛民,扫过因为各种交情再此等候的余笙.左逐之几人。

    她现在是他们中修为最高的,也最是知晓他们与湛长风的关系。

    敛微想到了湛长风预测的最坏结果,如果她出事,就暂代她。

    “她不会轻易出事的,顶多被暂困而已,你们全都随我去山海界。”

    硕狱没有反对,湛长风曾交代过他,有事听敛微的,接受图腾赐福的青鸟使们也没反对,他们早就得到了应对的指令,一切听敛微的。

    其他人更无从反对,只是疑问,“山海界那么远,怎么去,去了怎么落脚?”

    “已经安排好了,很快就会有人来接我们,山海界有你们岛主留下的根据地。”敛微道。

    几千人又酸又涩,连连点头。

    敛微问余笙和左逐之,“二位可随我们走?”

    左逐之点头,“我本就孤身一人,早有加入摇光的意向。”

    余笙则摇头,“我先随祭酒去小妙界,若有机会,再去山海界。”

    她再次看了眼黯淡无光的界门,这门已经彻底没用了,除非有大能愿意来修好它。

    燃念.游不悔对界门深深作了一揖,里面有生死不明的师父.湛长风,还有无数死去的生灵,此去,恐怕难以再回来了。

    众人亦发自内心地跟着拱手作揖,随后沉重上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