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邪帝出世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纪万代发出一声怪叫,眼神藏着极恶,数千邪魔仿佛听到了什么号令,视死如归地朝湛长风和君问酒扑过去。

    君问酒大感不好,猛然收回如意金环,“跑!”

    在她话落之时,一个个邪魔接连吼道,“真魔界限!”

    一重重空间被封锁,那些邪魔张扬着笑意,在这个同归于尽的法术下,以身为器,力量鼓荡,开始了一场惊天动地的集体自爆。

    日照被笼罩在炽烈的亮光当中,能量波冲摧毁了方圆百里的山峰.草木.建筑,巨大的爆炸声让人以为自己失了聪。

    这次自爆范围太大了,湛长风瞬移了两次才移出百里外,力量余波冲撞到她的后背,将她摔出三丈远,瞬息间只见刺眼的光,听不到声音,脑子里嗡嗡响。

    爆炸渐息,血光重新冲天而起,纪万代血丝遍布的眼中满是兴奋,再祭血鬼幡,余下的血怨之力冲进地下,磋磨着湛长风布下的封印。

    而在封印最里面,空间裂缝越来越大,邪气如狂风涌出,五块镇魔石最先支撑不住,碎成了粉末,紧接着五行镇魔印被冲破,邪气与血怨之力交汇在外层的十方弑魔印中,无数邪气和血怨之力被十方弑魔印绞灭,又有无数邪气和血怨之力填充进去,一时半刻后,十方弑魔印承受不住压力,消失!

    一个干枯的黑色人影在邪风中扒开了空间裂缝,一步步走了出来,拖在地上的破旧袍子像是腐朽的脏布。

    喉间滚动出喑哑又不明意味的声音,枯瘦的手掌魔气缭绕,将血怨之力全都吸附了过来。

    血海似的血怨之力将他包裹了起来,他的身体饥渴地吸收着这些力量,邪气冲天!

    天地仿佛知晓有邪魔出世,风云变色,空中密密麻麻的禁制也开始浮现,像是要压制他的力量。

    他怒了,携着包裹在周身的血茧冲向天空,沸腾的血怨之力一下下撞在禁制之上,要把它打破。

    “帝君!离开此地的路要关了!”纪万代高声喊道。

    这个时候破限制力量的禁制没用,离开神州才是正事!

    那一个血团在空中停留了几息,好像在思考,随即驰向通天路。纪万代.冷无忧几个仅存的邪魔头子激动地紧追上去,恨不得插上翅膀一息都不离。

    空间裂缝中残余的邪气向四处溢散,湛长风捂了头,从地上起身之际看见一丝黑色邪气钻进了一只小瓢虫身中,小瓢虫僵直蹬腿,两三息后重新动了起来,凶残得朝她撞来。

    这邪气更厉害了,会邪化生灵!

    湛长风立即朝血团追去。

    却说守塔人在通天路底下焦灼等了许久都只看见几个浑身是血的人滚下来,惊得眼都快瞪出来了,匆匆爬上通天路,小心回到了塔楼,只见塔楼内空荡荡的,他透过残破的墙体,看见了犹如人间地狱的惨象。

    显然恒都那边忙着护通向界门的路,加上距离问题,其他人无法在此时赶来,也不愿赶来,只有白痕.纪光两人听到邪魔的消息,匆匆遁来了,一来便跟两个生死境的邪魔激斗在了一起。

    白痕不可置信,小黎界所有生死境都在新秀榜上,为什么没这些邪魔的名字!他们是一直躲在界外,还是有什么特殊手段隐瞒了九榜!

    但此时想了也白想,洪水已经到了沿海,不过半个时辰就会推到这里,疏通路要紧!

    可惜白痕和纪光被俩高阶邪魔缠住了,城中的守卫也早被邪魔杀光。

    现在只有靠源源不断涌来的逃难者和守着通天路的一万邪魔拼!

    有能力的脱凡和筑基都想办法往界门去了,冲来落英城的多半是附近城镇的普通居民,他们大多只是引气.后天.先天,还有小部分来不及赶去界门的筑基。

    而这些邪魔,最弱的喽啰也是筑基!

    一万头恶狼冲进十几来万的羊群,是狼跟羊在搏杀,也是想要逃进羊圈的羊在相互践踏!

    守塔人看见邪魔在屠杀人群,也看见人群为了冲进来,相互推挤残杀。

    他身子颤抖,觉得可笑。

    这哪里是通天路,分明是绝命路,他该听林三万的话,直接毁掉通天路!

    守塔人积蓄力量施展法门,想要毁了通天路。

    但是,一些决定,做了就没有更改的余地。

    哗!血团冲出塔楼朝天飞去,纪万代和冷无忧几人随之出了通天路,冷无忧顺手就将守塔人杀了。

    纪万代大笑,“杀得好,合该让洪水倒灌下去,淹了困住帝君的神州!”

    “别说没用的了,快将帝君引进传送阵回到黑界,否则帝君的名字重上九榜,很快就会让上面的老东西知晓他已经出世。”

    “撤退!”

    众邪魔听到命令,纷纷向远处的山顶飞去,如离境的蝗虫,留下一堆残枝剩叶。

    山顶有一座乾坤传送阵,能让他们直接离开此界,去往属于他们的世界。

    “帝君,请回来!”纪万代高呼道。

    那血团却待在天上一动不动,看得众邪魔心焦。

    血怨之力逐渐单薄,全部被他吸纳入身体,干瘪的身体亦充盈起来,淡淡的血怨散去了,显出一个高大的身影,他身穿黑色龙蟒帝袍,头戴垂了十旒白玉珠的平天冠,魔气邪气与他的无上威严相融,仿佛极恶本相。

    “你等斩我修为,抽我传承,还不是毁不去我这一副魔躯,还不是杀不了我!”

    “渊明已死,我将新生。”他盯向下方的人群,张手布下血炼阵,巨大的阵法覆盖了整座落英城,城中逃命的十几万人如被扼住了脖子.掐断了四肢,浑身化为血水,与灵魂一道凝成血珠,飞向他。

    这将是他的力量。

    纪万代想到黑界都是邪魔,去别的世界又不好大肆炼血,今日那么多人聚过来,当真是天赐良机,正好给帝君补充能量。

    美中不足的是......

    狂风暴雨拍打在他身上,他望向不远处摧枯拉朽涌来的洪水,要没时间了!

    洪水淹没陆地,吞没奔跑惨呼的生灵,宛如一张巨口,快将整片陆地吞下,最高的山峰也不能避免!

    白痕.纪光没想到离了邪魔,又来了更深重的灾难,在这威力无边的血炼阵中,他们的皮肤都要化了,根本没有力气离开,只能坠向地面,跌撞着朝通天路跑去。

    忽然白痕看见了湛长风,立马吼道,“快下去!”

    湛长风感受到外面笼罩着的诡异力量,听到十几万人的惨叫,透过破了洞的屋顶,极目望向高空的邪魔,那邪魔也朝她看来,恐怖的压力让她在瞬息便明了结果。

    没有胜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