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再守封印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杀进邪魔当中,如一把利刃撕裂了人潮,哀嚎遍野,不可阻挡。

    一个邪魔掀掉帽子,他半边黑发半边白发,脸庞俊朗,唇边还留了干净整齐的短须,不像别的邪魔那般不人不鬼,一瞧便知他邪功圆满,道行高深。

    此人便是现在的邪魔首领纪万代,承的是由魔道传承改成的邪功——血怨邪法,以渊明帝君第三代弟子自居,生平所愿便是救出渊明帝君。

    他知轻重,晓利弊,现修为被限,洪水在即,将帝君救出来,离开小黎界才是最重要的事,不能被湛长风拖在此,让千年的努力和等候白费。

    纪万代一边遁向日照,一边持着手中比寻常邪魔更大的血鬼幡,急促念咒。

    数万邪魔的血鬼幡纷纷随他掠去。

    湛长风注意到此异象,削掉一人魂魄之余,召出一个连接点将台天狼秘境的通道,百名拥有狂战图腾的将士蜂拥出来,“杀了他们。”

    她指点一句,神行追击纪万代。

    纪万代背脊发凉,似能感觉到刺骨雷芒,怒不可遏,要不是他功力被限,区区脱凡怎敢如此咄咄逼人!

    待看见日照的边界线,大松了口气,又觉不对,日照原本乃邪气汇聚之地,此时的邪气怎那么弱?

    该死,肯定又是她搞得鬼!

    纪万代又遁又闪,临近青水涧,急急冲上一座高山,就算少了邪气,就算日照的人家提前被搬空了,少了生祭,也不能阻止他。

    他挥舞手中的巨幡,叱咤一声,数万面血鬼幡上扭出一张张鬼脸,无穷无尽的血怨之力狂涌出来,天地一片暗红,像是被人泼了血。

    “我们几代人小心翼翼收集了近千年,就是为了这刻!”纪万代两指一并,指向青水涧,血怨之力如奔腾的河水,悬天涌去。

    正在颂净化咒镇压地下邪气的君问酒抬头瞧见铺天盖地的血色,扔出掌中金环,戒指似的金环寸寸变大,迎风涨到十丈宽。

    “收!”

    金环如鲸吸长虹,将袭来的漫天血怨之力纳入体中,只见金环渐渐变得暗红,缠满了怨气邪力。

    纪万代怎能眼睁睁看着她将为帝君恢复力量准备的十几吨血怨之力都收走,龇牙朝手中血鬼幡喷出一口精血,“邪鬼朝圣!”

    数万面血鬼幡就是数万只邪鬼,它们从幡中钻出来,袭向君问酒,试图打断她的法术。

    湛长风落在她身边,横剑扫出一片净地,“能全吸收吗?”

    “不能,此力太大了。”君问酒扫了眼地下,“感觉有东西在撕空间裂缝,撞封印。”

    “瀛洲的镇压被打开了,不知为何还放出了洪水,整个藏云涧都会被淹掉,现在通天路已开,上面的人想下来避难,这会儿正和守路的邪魔打。”

    湛长风简单概括了下从守塔人那里读取的记忆,暂替君问酒护法。

    纯阴如霜,冻结灵魂,雷霆如剑,诛邪斩恶,凛光扫除一片扑杀上来的邪鬼,恶臭的血水宛如雨溅,浇在地上呲呲冒泡。

    君问酒咋舌,万万没想到打开那个镇压会引来洪水,也就是说,藏云涧快没了?!

    这是何等见鬼。

    “还有多少时间?”她为难道,“底下的封印可能坚持不了一两天,到时通天路没了,他又破封了,神州岂不是会面对巨大危机?”

    本还能让上面的长老府君帮忙,现在他们怕是自顾不暇。

    “不如......现在放这些邪魔离开,让藏云涧的人尽快躲下来?”

    “不行不行,放他出去,就不是只祸害小黎界了,是可能祸害一个界域,一个天域。”

    君问酒提出建议又自己否定,深深觉得这种“死一批人”和“死另一批人”的决定不是自己有胆子做的。

    天,为什么没有人毁掉通天路将神州永远封锁起来。

    湛长风望着那些血怨之力,“我怀疑刚破封的第二帝君是没有力量的,杀光这些邪魔,我们或许可以跟即将出来的第二帝君拼一把。”

    ......君问酒细细一想,也觉有道理,其他战犯被镇压三千年来,死的死,弱的弱,怎晓得第二帝君现在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

    当初第二帝君被镇压时,应该是废了修为的,就算有邪气温养,在神州禁制下,也不会强到无人能敌。

    眼前这些追来的邪魔邪鬼反倒成了最大的麻烦,“如意金环要撑不住了,若像你所说,那万不可让这些血怨力量进入地下。”

    “我先尽力将他们剪除。”湛长风在一头头邪鬼间来去,伴着邪鬼成片倒下的是她稍纵即逝的影子。

    这会儿她用不出铺天盖地的雷霆,却仍将杀机笼罩全场,一剑一魂,悄然无声,在数万头邪鬼和赶来的邪魔中自如非常,仿佛天生的战争凶兵,展开碾压式的推进。

    纪万代控制血鬼幡,眼瞅着她离自己越来越近,不禁冒出冷汗,“冷无忧,快去杀了她!”

    吼~!

    “没看到老娘是被追着来的吗!”那叫冷无忧的邪修扯下身上斗篷,斗篷疯长成一块巨大的幕布朝后面的凶物罩去。

    这凶物头发白莹,四蹄如火,身上拢着幽暗的绿光,恰是八百年前殿中朱厌铜像修成的灵,喜吞噬煞气。

    因它是在开国皇帝的紫微皇气中蕴养成灵的,灵魂中带上了一点紫微皇气,所以那时湛长风还让它试着能不能修五行道卷。

    朱厌大吼一声,利爪切开了如钢铁般坚实的斗篷,铁尾顺势扫开扑上来的邪鬼,直把邪鬼抽成了两半。

    朱厌这几年跟在易裳身边,随着大军冲锋陷阵,吞噬了不少战场上的煞气,功力大成,心智却不受影响,五行气稳稳当当地护着它的灵魂。可见它确实有好好在修炼五行道卷。

    前几日终于见到湛长风,还直说自己很听话,有修炼,也有保护易裳。

    这会儿瞧了眼湛长风,愈加英勇地朝冷无忧咬去。冷无忧也是纳了闷,这畜生铜皮铁骨,煞气重得像是夜叉,她这点邪气近它不得,打它又疼了自己的手,着实难缠。

    纪万代指望不上冷无忧,分神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头骨,邪邪一笑,“九婴鬼哭阵!”

    顾名思义,此乃用九名阴年阴月阴日的不足岁的婴儿炼制而成,鬼能甚是强大,饶是意志坚定的生死境入了阵也会被小鬼缠身,梦魇不断,耗尽阳气精力。

    但今日他看走了眼,小鬼再厉害也是命魂化成的鬼物,哪像此刻的湛长风,是实打实要进地狱的地魂,地魂中承载的业力愣是把拖着脐带的小鬼吓得尖叫。

    湛长风一被摄入阵中,便挥剑斩去了鬼婴身上浓郁的怨念,毫不留情地将它们都杀灭了。

    纪万代真真感觉自己见了鬼,此人亏得还是正道修士,杀人杀鬼杀邪皆如麻,比恶鬼还恶鬼,横得叫他气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