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麒麟现身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罗空真君威临藏云宫,气镇诸人,其意如浩浩长江,不可阻挡,他的一件真宝痛失在小黎界之人手中,又见他们如此找死,自然没有好脸色,仅这威压便把宫内一大半人镇得痉挛呕血。

    长老们心惊之下,顾不得害怕,明睿手持木杖,白须飘飘,无数树根破土冲天结网将藏云宫护住,“真君可是要与小黎界为敌!”

    “你等如此敬酒不吃吃罚酒,怪不得我了,为了一件你们不能掌握的圣宝,这又是何必呢。”罗空真君大掌压下,遮天暗影如山般碾向宫前的长老们,一位长老力所不敌,当时便血肉爆裂,瘫在了地上。

    恰乾坤山朝天观中传来长吟,一头满身鳞甲.须发皆青的神兽踏空奔来,天空随之震颤。

    “我来会会你!”罗空真君目光一暗,飞身迎向水麒麟,各显神通,打得山峰崩塌,天地昏暗。

    下面,长老们也对上了阻拦他们前往瀛洲的吴曲众人,杀机四溢,法术战技,秘术宝具,纷纷显能,赫赫气波流散,整个恒都似沉在了令人窒息的深水中,满城人惊恐地望向乾坤山,大叫着敌袭。

    当是时,诸侯们也冥冥中有感,再看司天监议员的游说,不禁咋舌,藏云宫真的敢出手?!

    诸侯们都是长老会议册立世袭的,与藏云涧的气运树相连,纵使暗地里有取而代之的心思,也不能否认,他们现在并未与长老会议划清关系。

    未明侯在书房踱步,他已经见过请他出兵的议员了,但对面那么多生死境.真君,他派军队出去也是送人头,除非他和身边的大将亲自去。

    将墨请道,“侯爷若感为难,我代表你去一趟。”

    “......”未明侯无奈。

    将墨现已是脱凡,还拿到了升龙令,未来不可限量,早晚会离开这小界,他不好限制他什么,“你要去就去吧。”

    在未明侯辖地之北,一队铁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闪逝在荒地上,向恒都而去。

    依稀可看清为首两人是聊清凡和镜时,不过他们此刻穿着白衣武服,袖口一晃而过的绣纹仿佛流云。

    有监察这片区域的哨兵捕捉到残痕,惊恐骇然,那是齐北侯的飞云骑!

    拥罕见的演兵功法,曾以十三名筑基截杀了一位生死境!尽展群兵之威!

    同时余笙离开齐北侯府,向西方深山掠去,其他议员会去游说另外的势力,她的目标则是齐北侯和地位超然的三府,她已提前给天都府的霓唐.尊王府的青辞去信说明缘由,现在正要去赤练府。

    不管是为了援助长老会议,还是为了给可能的邪魔之乱做准备,知会这些势力都是有必要的。

    各大势力中的不安层层传递下去,藏云涧终于被惊动了,满是山雨欲来。

    某处背光的洞府中,无数斗篷人嗅到了机会,目视着山下的城池,似乎哪一瞬就会倾巢而出。

    一支带火纹的黑箭倏然破空袭来,钉在洞口山壁上,化成一道传音。

    斗篷人目光残忍,喑哑的声音掩饰不了兴奋,“随时准备攻占落英城,控制通天路,迎接我们的君主!”

    从接待会到如今不过半天光阴,藏云涧却像风吹骤了海水,积蓄狂澜。

    各方齐动,有往恒都赶的,有往瀛洲去的,有远远观望的,态度不一而足。

    窝在海星群岛的七世家先动了,数十艘舰船开向瀛洲,与硕狱带领的舰队群撞在一起,杀声震天。

    久不得昆阳真君消息的泷夜.闵一新十来人更是直接御空飞入瀛洲,见敛微等人控着不落钟,大惊失色,纷纷攻向他们。

    府君分出部分精力,无所不在.无孔不入的杀机骤然拔起,当下好几个人的身体爆成了血雾,骇得人愣怔。

    那可是生死境!

    但泷夜一方胜在人多,府君几人又被不落钟牵制住,腾不出手对付他们,情况危急!

    府君刚刚一分出精力,不落钟就差点倒下了。

    里面的昆阳真君浑身染血,龇目握着赶山鞭抡打着不落钟,不落钟色彩暗淡下来,甚至出现了一丝裂缝!

    “岂有此理,我今日便要你们付出代价!”他燃烧了一滴精血,元力如血般透体而出,吹得他须发皆张,他双手举起赶山鞭,伴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高喝,赶山鞭咣当砸在不落钟上,不落钟破开了一个大洞!

    外面的敛微.府君.四领主被力反噬,皆倒飞出去,心道,这次是挡不住了。

    “我等来助力!”一艘灵舟排云驰来,刷刷刷,数道黑衣身影落了下来,几条萦绕着玄妙符文的银铁粗链,如网交织缠住了昆阳真君的身体手脚。

    但见这些黑衣人一人拽着铁链一头,双脚牢牢钉在地上,死死压制着挣扎的昆阳真君,铁链的符文光芒大盛,叫昆阳真君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镇压之力。

    抬头,灵舟上还有两人,一人是年轻的霓唐,一人面容清癯,高瘦儒雅,乃天都府的府主霓卓泓。

    霓卓泓见这真君,不敢大意,祭出了祖传的真宝镇天石,镇天石上刻痕繁复,每一道刻痕,就是一道禁制,刻痕全部催发时,连这一方天地也敢镇压绞杀。

    然霓卓泓只有生死境的修为,仅可激发上面三道刻痕。

    三重禁制压在昆明真君身上,暂时把他制得动弹不得!

    泷夜失色,拼着虚弱的身体祭出了昏天黑地,道术之威煌煌降临,天地都被囚禁在黑暗中,元气暴动失序,危机四伏。

    他又立马施展了大虚术,一头头元气凶兽脱颖而出,源源不断地攻向霓卓泓,霓卓泓反击的力量都被元气凶兽吸收,这才意识到两术的可怕。

    身处其中的府君等人亦是惊讶,防守之余,紧密地搜寻着藏在黑暗中的泷夜,找到他,才有将这个术破了的可能!

    敛微受身体状态限制,再加上不落钟的反噬,力量已然不稳,使不出全力,但她对空间的独特感应还在,凝思了几息,立刻给府君指出了方向。

    府君化烟消散,奇袭泷夜,将他从黑暗中打了出来。

    泷夜伤上加伤,力量不济,两术很快就维持不住。

    忽然腥风大作,灵舟上的霓卓泓冷不防被一道巨力掼了下来,镇天石一松,蓄力待发的昆阳真君怒然崩断了铁链,赶山鞭挥扫,将众人打得七零八碎!

    “本君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徒劳无功!”他冲闵一新喝道,“都给我拦着他们!”

    说话他冷冷一笑,土遁消失。

    府君匆匆朝海域领主和霓卓泓道,“你们挡着,我去追!”

    几方人又打在一起,血色漫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