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海上来船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神朝成立一万年后,各先天圣灵最先悟道,其中三教祖师广开山门收弟子,传道法。

    三教祖师的超脱之论和神民的秩序论,无疑存在着某一程度的矛盾,再加上无法避免的信徒之争.信仰之争.气运之争.道果之争,无法避免地引起了道统之战。

    三教祖师建立天庭,命玉昊上帝管辖道统之下的万界,以此对抗神朝。

    后妖庭加入争端,与天庭联手封印了神脉,使一万八千道神纹失去力量之源,导致神朝在十万年前消失。

    在这个节点上,神王为了神道不灭,演化三十六部创世功法融入神道。

    这时,神道的架构大致出现了,它的核心是创造星界和维持秩序。

    它虽然没有灭,但也没有兴起,否则离天庭.妖庭破灭解散都九万年了,九天仍旧征战不休。

    湛长风仔细推测,原因大致有三,一创世太难,非寻常道者能做到的,二就算创造了一个世界,也不等同于能完全掌控一片界域,一片天域。

    三是最现实的,其他道统不可能会待在一个被人掌控的世界中,也不会愿意看着神道者控制各个星界,打压遏制是必然的。

    打压遏制的方式,无非将自家的道法传得更远,若一个星界的生灵都信仙道或佛道.魔道.人道,那必然不可能出现神道者,或者干脆自己来管辖界域.天域,当初的天庭不就是这样出现的吗。

    而神道者为了扩大自己的生存空间,必定也会干相同的事,循环往复,九天之争更烈。

    湛长风的麻烦便是,她一个要走神道的人,被人道天尊盯上了。

    不过人族的种群和数量在九天占得分量极大,仙道.魔道.鬼道.佛道中,至少有一半是人。

    可见人族的战略位置有多重要。

    谁得到的人多,谁胜的概率就多一分。

    再细想,仙道的宗旨十分明确,就是要超脱,人道则泛泛地提倡守护人族,为人族的繁荣昌盛努力。

    人道实际与神道没有太大的矛盾,或许可以吸收借鉴?

    再观这些道统,是以全部人之力成全一道。

    相比之下,神道因为太艰涩,更像是小部分生灵会走的路。但神道者一旦大成,整个世界中的生灵.法脉都会在其中。

    所谓一人成,则天下定,便是如此。

    可成不是无缘无故能成的,在这个过程中,必然得先去历经世事,破除一切迷障。

    湛长风离开了神林,离开了皇族心中的归葬林,她面前的危机尚未解决,谈其他还太远了。

    说来,渊明帝君能成为渊明帝君,与大祭司有一部分关系,神州如今的劫难,未必不能说是大祭司当年之举带来的果。

    因果因果,果然是最想让人逃脱的。

    各道统的理念和道法不同,有一个目标却相似,都是跳出因果,就是人道,也是说要先济世,再出世。

    唯神道,对因果没有明确的说法。

    约莫是因为神道最初的搭建者本身就站在万物之上,不畏因果,偏偏神道牵涉到的因果是最大的。

    湛长风若有所思,回头看向黑压压的神林,不畏因果,不也被因果所左右,落到了这个地步吗。

    因果,秩序,生命。她感觉自己抓到了什么。

    神道不应该只有创世.秩序.功德.气运,她要借帝道神道探索构建起宇宙的无尽真相,就不能被困在因果的牢笼里。因果或许是她立起神道的关键。

    远离了神林的荒凉压抑,景致明朗起来,一阵暴雨后,天色初净。

    再有十三天就是八月半,她一边沿途查探邪祟的踪迹,一边往煌州去,地下邪气被封后,各地情况好转,只要再将除邪示法的行动维持一年半载,小问题基本不会有,大问题便是被镇压在泰皇山下的渊明帝君和外界的大明王人马。

    某种程度上,湛长风确实低估了王朝的行动力和实力,此时神州看似已经平静下来,勾连着神州的藏云涧却要掀起风浪。

    离湛长风回到小黎界一月多了,其他去参加政道会的人也终于回来了。

    海上泛起风浪,终年如标杆般站在侯天亭,遥望着云水台和界门的守台人眼微微凝起,僵硬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讶,就像白瓷不期然地裂开了一道口子。

    那是一艘大船,不走他开的通道,明晃晃地驱着船驶了进来,“停下!来的是什么人!”

    守台人挥起法杖,结成一道天幕般的屏障,挡在了大船前面,大船停下了,他眯眼望去,看见船头走上来一些人,是这次去参加政道会的。

    “别误会,我们刚刚参加证道会回来!”

    他认出喊话的是一个叫何云天的后辈,“全都走下来!”

    那些人只好走下来了。

    守台人疑惑地看着他们,他们个个都不弱,最低也是脱凡,踩在海面上如履平地般走来。

    但除了十三个后辈外,同去未回的枸桔.温辰长老不在其中,在旁的是另外一群陌生修士,他们的修为高深莫测,光能肯定的生死境就有二十个!

    “你们是什么人,来做什么!”

    “我们乃吴曲王朝的使者,前来造访长老会议。”为首的道人长着三络须,和气地说。

    守台人余光见一姑娘朝自己摇摇头,心里凛然,“原来是上国造访,请稍等,容我请长老们前来迎接。”

    那道人不置可否,立那儿不动,果真像是在等人迎接。

    守台人匆忙给藏云宫送去传音,半点不敢耽误。

    “我等不是长老会议之人,先告辞了。”聊清凡.镜时拱手请退,得了道人一点头,立马就走了。

    见状,将墨.李雪然.白前.霓唐.青辞.左逐之.白前也都被狗撵着般匆匆告辞。

    留下余笙.于慎.朔旦.何云天四人。

    守台人扫了他们一眼,发现他们神情各有不同,余笙喜怒不表,但她平素是温文带笑的,这番无喜无怒,似更有问题。

    于慎跟平常无异,只是目光回转间,露出一丝复杂。

    朔旦本像悬崖劲松,沉稳坚韧,这会儿却垂着眼,眉头微微隆起。

    反倒何云天最是自然,眼神明亮极了,仿佛很高兴回来。

    此时朝一个地方离开的霓唐.左逐之两人快速祭出了一个长老会议官员特用的传音符,做完,才沉着脸松了口气。

    “白痕长老应该能联系到湛长风。”左逐之摸摸脸上的冷汗,一咬牙,“不行,照余笙所说,他们是冲瀛洲去的,湛长风和硕狱兄弟跟我都有交情,我不能不管,我这去瀛洲一趟。”

    “这次来了两个真君,恐怕长老会议也顶不住,你让她们小心点,做最坏的打算。”霓唐自认做不到坐视不理,却也不好不管不顾地去帮湛长风,此事牵涉甚大,她需要回府向父母禀告。

    两人分道扬镳,各自离去。

    藏云宫,白痕接到两份传音,脸色奇差,吴曲王朝竟然那么重视气运之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