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邪气入体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愈高愈寒,山雨云海遮住了前方的路。

    湛长风披着细雨云雾登上山巅天坛,辽阔的天坛在云雾中愈发显得没有边际。

    它的中央立着一尊三足青色圆鼎,没三两人环抱不过来。

    但她记忆中的是九尊黑玄方鼎。

    没想到找土德轮会找出这种事来。没找到土德轮不说,还新添了疑惑。

    湛长风在天坛转了一圈,毫无发现,只能下山去。

    她在日照境内查探了一遍,此地邪风较盛,民众多羸弱,她借当地医馆和官府之利,用却邪丹碾粉和水,于街上施发下去,羸弱者基本喝下一碗就能祛除体内邪风。

    将后续施药事宜交给官府后,她前去查探邪风的来源,邪风一般有两类,一是战场上尸体没处理干净,导致疫病爆发,感染活着的人,一是沾上了作祟的鬼怪。

    目前她在日照境内查到的邪风多半是疫病引起的。

    日照曾发生过多场战役,死伤众多,会出现疫病,也是情有可原。

    但她走访了几处掩埋尸体的战场和乱葬岗后,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这些地方不仅滋生了病菌,还滋生了邪气,邪气可是养出恶灵坏妖的大补之物。

    这日湛长风来到一处乱葬岗,察邪气四溢,地下不少尸体长出了黑毛,有起尸的现象,照旧布却邪阵.念往生咒打散了此地邪气,然后去往附近的村落。

    村落中二十来户人家,正当七月农闲,农夫村妇或蹲在谁家门口聊天,或在河边洗衣淘米,小路上几个赤脚的孩子追逐打闹,没一会儿又消失在田间。

    有人注意到一身道衣的湛长风,露出一口黄牙,“嘿,哪来的女道长!”

    湛长风微微凝视,见他面颊凹陷.头发泛黄,眼底有青黑,精神头却是十足,身体中斥着一道黑色邪气。

    他见湛长风没有应他,竟跑过来伸手就要拉她,“走走走,去我家喝一碗水!”

    湛长风一眼慑住他的神,“带路。”

    他眼神空茫,僵硬点头,“好嘞,跟我走。”

    这一路过去,不少村人盯来,一些农夫更是露出了让人不舒服的笑意。

    湛长风一路观察,跟他走到东边的一座大瓦房,篱笆院里,一个皮肤黑黝的矮胖妇人正在打骂儿子,她一手钳住小孩的腰,一手拿着藤条往他屁股抽,青红交加,都带起了血珠。

    那小孩也是能忍,竟然一声不哭。

    “干啥呢,别打了,客人都来了。”

    “呸,这狗娘养的竟然偷吃肉!”妇人啐了一口,才接男人的话,“干啥来的?”

    湛长风收回对男人的摄魂,男人顿时恶狠狠道,“多事,就来讨口水喝!”

    妇人翻着白眼嘀咕了半响,松开了手,她八岁的儿子提上裤子,眼中满是仇恨的凶光,一口咬在她手腕上,痛得妇人尖声惨叫,对他又推又打又骂,“快松开,快松开!死东西,还不快把这畜生拉开!”

    男人毫不在意地冷笑一声,“你崽子不是要吃块肉嘛,你看你不给他吃,他现在就要咬下你的肉!”

    “那些肉是他可以吃的?!松开松开!看我不打死你!”

    男人看了眼湛长风,好像觉得丢了面子,大甩手走过去,一掌拍在小孩头上,“兔崽子,别闹事!”

    那小孩被拍得眼冒金星,张着血口凶光毕露,“等我长大了,我就要把你们剁了!”

    “还敢犟!”

    小孩被结实揍了一顿,像小兽一样呜咽跑掉了。

    “快进来坐!进来坐!”

    湛长风进到屋中,男人就推着妇人往厨房走,“我去给她敷点草木灰,包包伤口,再给你盛碗水。”

    到了厨房,那男人就从缸里舀了一壶水,宝贝似的挪开灶台下的一块砖,拿出一纸包,往壶里抖了些粉末。

    妇人自己抓了把草木灰敷住涌血的伤口,骂骂咧咧了几句,看到他做的事,痛喝,“你连个出家人也不放过了啊!”

    “别吃醋嘛,留着还能赚钱呢。”他余光瞧见窗外有几个人在他家附近游荡,恶狠狠骂了一句,“这些狗东西,那么着急来分一杯羹啊。”

    “你先把水送出去,我去稳住他们。”说着他从窗户翻了出去,小心望了眼屋子的门,猫腰越过篱笆,“你们干啥呢,都过来,别让人发现。”

    “行啊狗子,你不地道啊。”

    “就是就是,一个人想独吞。”

    那边妇人拿起水壶,努力笑和善,不过她尖酸刻薄惯了,笑得不伦不类,“喝水吧,道长来我们这穷乡僻壤干什么?”

    “这位嫂子,稻快长熟了吧,今年收成应当不错吧。”

    “估摸着就那样。”她看湛长风不碰水壶,连忙伸手倒了一杯,端到她面前,“喝吧,咱井里的水甘甜着呢!”

    湛长风目光深邃,沿路过来,她看见的稻田里只有稀稀拉拉几株野稻,这村子里的人靠什么活着的。

    且这村子的人比其他地方更严重点,邪气入体入心,仿佛人间的恶鬼,好勇斗狠,力气偏大,心思还歪到没边儿,成了十足十的刁民。

    “你快喝啊,走那么多路不渴吗!”妇人失去了耐心,抓起水壶就要硬灌,湛长风一指虚点她的额头,她便被定住了,一段段记忆纷纷展现。

    这妇人早几年前竟是和善朴质的女子,村子的风气也比现在干净多了,直到战争波及这里,燕侯的军队为了补给粮草强收走了村子里的存粮,他们便只能吃树根挖野菜,吃到最后没得吃了,就偷偷去搬打仗留下的尸体,割尸肉吃,嫌尸肉难吃的,就交换子女吃,或去远处的村落劫掠。

    战争停止,他们却吃得停不下来了,邪气盈满了心。

    日照这边怎么那么容易滋生邪气,有了邪气,有了缺漏的心,才有入邪的人,循环助长邪气。

    是的,这些人已经邪魔化了。就算祛除了他们身上的邪气,也无法改变他们的态度。

    湛长风闪身消失,男人带着几个同村的人进来,一看妇人趴在桌上,啪啪几巴掌把她打醒,“人呢!!”

    妇人不知所措,“我不知道啊。”

    “呦,兄弟,不带你这样骗人的,你就是想独吞是不是!”

    “马德,今天你要不把人交出来,我们就把嫂子带走!”

    “我哪里来得及藏,她肯定听到我们说话逃了,还是快点抄家伙追,我不信她能跑出这里!”

    “信你一次,追!”

    湛长风在村中一口公用的井中投了祛邪的药末,又以整个村落为布,画下却邪阵。

    因为她的消失,一传十,十传百,村落的男女老少都出动了,找了整整一天半夜,凌晨左右才全部回到了村子里。

    夜深,湛长风启动阵法,替他们祛除邪气,极多人在睡梦中感觉到了不舒服,撕心裂肺似的。

    对却邪阵,反应越大,说明入邪越深,重则会被当做邪魔直接处死在阵中。

    晨曦,湛长风记录下这个村子的位置,从安静的村中离开,她得查查邪气究竟是怎么产生的。

    入邪的人越多,暴民就越多,对神州的危害很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