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气运之论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长生祠前人流本身就多,那么一闹,顿时堵得水泄不通。有些习武者见他们张口闭口带上“蛮夫”字眼,耐不住上去跟他们理论,渐渐就推搡了起来,围观者也指指点点,大声议论。

    湛长风看着有意思,挑头的青年书生和摊贩瞧上去情绪激烈,眼底却俱都很冷静。

    没一会儿,一队官兵过来了,问明事由,斥责两方没事找事,这时摊贩将柴刀砍在桶沿上,一把扯下身上的衣服,露出伤痕累累的躯体,“此人骂我可以,但不能骂习武这件事儿,我要是不习武,我怎么上战场为你们拼杀,我怎么活着回来!”

    “咱军队里的士兵要是没点功夫,怎么保千家万户的安宁!咋了,战争刚结束,你们就忘了现在的和平是靠谁换来的!”

    “千万牺牲的将士尸骨还未寒,你们就看不起咱退伍的士兵了?!瞧你书生气挺重啊,枉你读了圣贤书,还是非不分,仗着口舌之利煽风点火,难道没有哪本书教你感恩教你好好说话啊!”

    围观的众人看着他满身的伤疤,安静下来,眼神慢慢变化,指责起青年书生几人的不是。

    青年书生面红耳赤,左右言他,“我何曾不敬精忠报国的将士,我是说这放生池实在没必要,将买来的鱼拿去放生,这拿去放生的鱼还不是捉来的,等放生池满了,谁知道这些鱼是会被放归河流,还是拿去卖了!”

    “这是你自作聪明的想法。”有人分开人群走过来,“诸多罪孽中,杀业最重,行武道的过程中,最忌杀意盈心,放生一举,不为鱼,是为唤醒众人心间的一点仁慈,亦是为武者立一颗中正坚定的心,放生时,当怀着不争名利的心,自然而然地去做这件事,体会心灵的宁静,帮了受困的生灵,也帮了自己。”

    众人见他身上的服饰,是长生祠的守祠人,再细想他的话,纷纷点头,觉得很有道理,争抢着买鱼放生。

    挑事的青年再无他话,掩面疾走。人群渐散,大街小巷的热议却不小,气坏了好几个想要限制武风.降低武官地位的人。

    湛长风看完热闹,见有人买下了桶中的锦鲤精带进长生祠,也跟了进去,先是看到了庭中央的功德碑,讲的是她重整煌州,为神州武道做出的贡献。

    她没有进祠堂,转到了放生池,那锦鲤精有了点灵智,但还不能化形,妖气和平单纯,听照看放生池的人说,他们后日就会将池中的鱼放回江河,便没有多此一举。

    湛长风来到了约定好的茶馆,进去便见蓝褂黑裤的老者坐在角落里喝茶,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老先生。”

    钦擅端着茶盏的动作微顿,讶然打量湛长风,眼中气运显现,“湛,你长大了啊。”

    “老先生依旧神采奕奕。”

    “哈哈哈,快坐快坐。”他促狭道,“进入神州,有没有感觉到一点不同?”

    “是有点,我正想向老先生请教什么是气运。”湛长风接过钦擅倒好的一盏茶,“我入职长老会议那天,看到了长老会议的气运树,从其他地方也听到了国运天运之论,但不太明晰。”

    钦擅若有所思,“你能看到长老会议的气运树,说明你在气运方面得天独厚啊,我来给你从小到大讲讲吧。”

    湛长风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嗯。”钦擅娓娓道,“我们先讲,人运.家运.国运.地运.天运。”

    “人运,是个人的生老病死祸福吉凶,出生智力完善.身体素质好,长大了事事如意.挫折小,就是好运势的一种体现,比人运大的是家运,若你个人运势好,家运却潦倒,你的运势就会被家运拖累,如有的本可以干出一番功业的人,因为家庭无法给他提供出路,他只能务农养家,为生计发愁,多好的先天素质都会沦为平庸。”

    “但也不一定,有的人运强过了家运,反而能带家运一飞冲天。”

    “而比家运强的是国运,富足的家庭生在战火连天的国家,随时都可能倾家荡产,反之,落魄的家庭,可能因为强大的国运变得富足。”

    “国运之上是地运和天运,地运是山石倒塌.洪水崩堤又或锦绣山河,天运是干旱大雨又或风调雨顺,地运天运国运也会相互影响,有的国家将亡之际,不是会出现地震.旱涝吗,那就是天运地运的警示。”

    钦擅道,“我今次在神州,为你谋的是人道气运,人道气运是人族气运的凝聚,你对得起他们,他们知道你,信任你,这方世界的人道气运就会偏向你了,你的个人运势将大大增强,此外,获得人道机缘的几率,也会提高。”

    “原来如此,多谢老先生。”湛长风思忖了下,问,“那老先生可看出神州如今的气运是怎样的?”

    “盛而危,如美丽的少女站在崖边,健壮的男儿落入虎洞。”

    “那老先生有什么对策?”

    钦擅沉吟,“无非增强人运,增强国运,殷朝现在重武风,世道渐开明,这对增强人运.国运是有利的。”

    湛长风反问,“教导他们分辨道邪,除邪.示法,使民众有一定自保力,也是增强人运.国运?”

    “没错。”

    “嗯。”湛长风道,“这也是我现今做的,老先生可还记得我提过的气运之轮?已经确定神州困着邪魔了,若外面最后一个镇压打开,神州可能最先遭殃。”

    “难不成这就是神州如今气运现象的根源?”钦擅沉思,“外面能拖多久?”

    “得看情况,有一个王朝在图谋气运之轮,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确实是件麻烦事。”钦擅犹疑了下,“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湛长风抬眼道,“老先生在我面前不用拘束,你觉得当讲就讲,不当讲就不讲。”

    “那我便讲了。”钦擅望向皇宫方向,“我原本思量你的气运如此强大,也许可以救皇族家运,再以皇族家运影响国运,事实也证明,殷朝至今仍存在,神州又重新统一,与你有很大关系。”

    “但是,在我通过现任皇帝,观察皇族家运时,发现.....你跟易裳不是家人,然又有关系。”

    钦擅以为湛长风会惊讶,结果湛长风没有一点惊动之状,像是听到了如同羽毛般轻飘飘的事。不由猜想,她是早就知道,还是冷心冷情到无所谓尘缘。

    事实上却是湛长风的道心已臻太上,看得太开后,没什么事能惊动她了,不过她确实有点惊讶,“老先生此话是,我和皇姑没有血缘关系?”

    钦擅摇头,“我仅是说出我观察到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