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政道会之红尘炼心(16)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是夜,麻仓城北,四野茫茫。

    一条条黑影陆续聚到开阔之地。

    “拓荣城败,但还是要感谢诸位的鼎力相助,今日我请下升天路,凡心境无漏者,皆可通过升天路的考验,飞升上界。”徐为先祭出一道黄符,破云除雾,引下璀璨天光,似一条天梯,直通天上。

    曾为明汤助战的武林高手们难掩激动,争先恐后地踏上天梯,这天梯哪是那么好上的,有的人一踏上去就踩了个空,有的人坚持走上了半空,身形摇摇欲坠。

    “丞相,为何我上不去!”根本踩不到天梯的大汉粗声粗气地质问,怀疑徐为先在忽悠他。

    徐为先摇头,“心境无漏者,自能上。”

    大汉面红耳赤,不死心地再次踏天梯,依旧踩了空,看着其他好歹能走一段距离的人,他恶声道,“我为明汤险些身死,难道连上去的机会也没有吗?”

    升天路本就是考校道心的,能顺利走上去的,会被宗派接去栽培,岂是随便就能通过。徐为先敛目安抚,“兄台许是一时失手,不妨好好休养一段时间,明汤也愿意以将军之位请兄台为官,待他日有机会重开升天路,你再试试。”

    大汉的脸色好了点,没有接着抱怨。

    另一边缘觉.岁清寒观望了升天路上的情景,也准备上去。

    忽然,夜空中一只胖鸽子怼着缘觉的脸就来了,岁清寒认出这鸽子是上次那只,鬼使神差地没有先一步上升天路。

    缘觉抓住胖鸽子,取下信条,眉心渐渐紧蹙,“青州爆发瘟疫,太子要冰心雪莲。”

    岁清寒漠不关心似地睨了他一眼,“找你做什么?”

    “冰心雪莲原本藏在寺内,他若要救民,我合该请师父慷慨解囊,可是.......”缘觉面色难堪起来,“小僧幼年体弱,师父将冰心雪莲给我吃了。”

    “不行,小僧得去问问清楚。”缘觉告别岁清寒,连升天路都顾不得走了,发足赶往青州。

    岁清寒垂眼,青州要是被瘟疫所扰,会不会对他的步伐造成重创?

    可这又关她何事。

    岁清寒自嘲一笑,进入升天路,升天路中的特异让她无暇去想其他。

    升天路中种种声音叩问本心,种种异象对峙心障,岁清寒一一破之,越走越高,来到了天顶,仿佛只要再跨出一步,就能飞升。

    结果这一步,让她跌入了经年不得勘破的魔怔里,阳光洒落梅花盛放的枝头,傲霜斗雪,她随着母亲穿过御花园,忽抬头望向湖心亭,惊鸿一瞥,对上他的视线,心里便掀起了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息。

    后来,她知道,那是太子,是她未来的夫婿。

    年少慕艾,来得那么不可理喻。

    她至今都不懂这是一见钟情,还是对命运的妥协和执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她自幼在为成为合格的太子妃.合格的皇后做准备。

    那时她叫赵离忧,是镇国公的嫡女,十岁起就时常进宫,聆听先皇后的垂训,先皇后是名优雅通达的女子,身上有着世间难见的飘然清举,随心随意,偶尔还会亲自下厨调羹做糕点,若恰逢太子领着几个世子郡主逃课过来,几盘点心三两息就没了,先皇后也不恼,等他们吃完了,再让侍卫将他们抓回学堂。

    “你怎么不吃?”

    面对少年的询问,她张惶无措,顺手拿起离得最近的椰蓉雪花糕小口尝了起来,甜得有点发腻了,她不太喜欢,只是太子许是看她吃得认真,以后每每遇此情况,就将一碟雪花糕先端到她面前,省得被其他世子郡主们哄抢光,世子郡主们见此也不敢伸手去拿,她只得一个人将那碟雪花糕吃完,渐渐竟也喜欢上了这味道。

    那些世子郡主其实是各诸侯寄养在皇宫的质子,年少时玩得再好,到了某个节点,也会出现裂痕,那年冬,景帝不知为何,突然大发慈悲,允许他们回去与亲友团聚,也是那年冬,先皇后仙逝了。

    对外称病逝,可她记得先皇后弥留之际吐出的黑血,还有握着她手,似悲似叹的那句,“离忧,若是可以,不要进帝王家。”

    她回头看见太子冷着脸,目光如深渊,从此她再也没有看清过他眼底的情绪。

    局势陡然紧张了起来,各地出现异动,她不知道朝堂上的风云,只知道那段时间,父亲总是匆匆出门,又很晚回来,直到某一天,父亲叹着气对她说,“太子要亲征了。”

    城门口,太子一身黑色的储君冕服,看上去那样威严凌厉,又是那样的不近人情,好像会带着他的军队永远离开帝都。

    她从父亲那边探听太子行军到了哪里,打了几场战役,有没有受伤,终于在两年后,太子班师回朝了,帝都内万人空巷,去迎接凯旋的储君。

    他坐在骏马上,像是九阙之上的神祗。

    听说大乾的儿女为他如痴如狂,听说民间流传着一句话“一见太子误终身,不见太子终身误”,她听丫鬟说着,穿上了凤冠霞帔。

    南方局势还不稳,太子回朝,仅是因为朝中催促他快点成婚,为皇族留下血脉。

    那一年,她十六。

    大婚那夜,她满怀期待,换来的却是绝望。太子牵着另一人的手进入他们的寝宫,告诉她,他爱的是身边这人,想要身边这人成为赵离忧,成为太子妃,望她成全。

    “孤,可以为你寻一处安居之地。”

    她攥着喜帕,用尽力气回答“不需要”,她让外祖将她接回了玄隐宫,改名岁清寒。

    她以为今后伴她左右的唯有山上孤雪,以为再也不会见那人一面,结果四年后,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撞到了前来玄隐宫挑战的太子,她拼下全力拿剑刺去,在他愧疚的目光下愈发肆无忌惮。

    这个人当真是她的劫。

    岁清寒在最后一步败了。

    徐为先哑然,他认为最有可能通过升天路的缘觉和岁清寒,一个中途离开,一个仅差临门一脚,这算怎么回事。

    月至中天,能通过升天路的,已经去了上界,不能的也已离开,徐为先心中犹疑,缓缓踏上升天路,往常能如履平地的升天路,今日竟走得有点颤抖,他身体冰冷,难道是他的心境出现了问题吗?

    他有惊无险地到了升天路的尽头,见到了师门尊长,作揖问道,“明汤王身死,大乾似乎气数未尽......明汤真的可以为天下主吗?”

    “大乾必须亡。”

    徐为先下拜,“我知晓了。”

    他拧眉深思许久,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去太子的治下看一看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