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政道会之红尘炼心(15)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殿下。”

    “殿下。”

    这几日太子昏迷的消息被封锁着,但太子长久不露面,难免惹人怀疑,青衣文士为首的东宫属官们急白了头发,然每日还是做足了去议事殿议事的假象,今天他们依旧准时前往议事殿,半路却又惊又喜地看见了太子!

    紧接着他们心里一咯噔,低头垂立,委实是太子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一如在暴怒边缘。

    大乾太子眉目冰冷,浸着深寒,像是刚下榻,未来得及换靴穿袍,仅着长裤和一袭绣着四爪龙纹的杏黄丝绸中衣,中衣松垮系着,行动间还能看见锁骨和不经意露出的精瘦腰腹,她周身似有雷霆萦绕,气势汹汹走来,风吹起披散的墨发,静放张狂。

    寻常人如此作风难免被安上衣不蔽体.成何体统的闲话,东宫属官们却被震慑得升不起一点念头,险些还要感慨他们殿下就算不好好穿衣服也是如此霸气侧漏.风华绝代。

    湛长风有鲛人纱遮掩体征,根本不在意自己穿得怎么样,易长生都不见了,她哪有空管这些,但一想到易长生注重仪表,稍稍拉回了一点神志,抬手从急跑上来的总管手中拎起外袍,披在身上,运功消失了。

    这回不止总管急了,东宫属官们也急了,纷纷拉住总管,“殿下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出事了”.“谁惹殿下生气了”......

    “哎呦,各位大人还是快去将殿下找回来!”总管焦虑地直跺脚,“对喽,殿下醒来就问一个叫易长生的人在哪里,你们快去找找啊!”

    “易长生,没听过啊。”

    “是不是明汤那边的?”

    “江湖仇家还是那些奇人异士?”

    “快让靳修将军调人马去寻!”

    行宫兵荒马乱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太子回来了,将自己在寝宫关了一天。

    第三天,如旧召集东宫属官和州牧.郡尹议事。

    湛长风以少有的正经姿态安坐在案几后,喜怒不形于色地听着他们的汇报。

    “殿下,这几日的公函已经在您的案上。”

    “殿下,明汤及其联军退至麻仓城,明汤丞相徐为先似欲扶持明汤王宁栖梧的弟弟宁山河为王。”

    “殿下,要不要让征西将军继续进攻?”

    “殿下......”

    湛长风一件件一桩桩地做了决断,眸底深处潜着一丝倦怠,目光从这些臣子身上掠向殿外淡远的天。

    苍黄翻覆,人间的百年千年,算得了什么,纵使名垂千古,改换了一代历史风俗,如果不能抓住自己想要的东西,那还有什么意义。

    “殿下!”凌虎面色沉重地出列,“疫病之事,恐有大变。”

    “讲。”

    “这几日,疫病扩散得很快,症状也越来越严重,患者身体呈溃烂之状,临时疫所配制的多副药方均没有起到作用。”

    凌虎小心观察了太子的脸色,无甚表情的模样让他压力倍增,“日前,有两名道士找到臣,说是有治疗之法,但想面见殿下。”

    “宣他们进来。”

    “喏。”

    来的两人正是千禧.柳悦然的师兄们,白齐.辽源行了个道礼,白齐先开口,“贫道白齐,想与太子殿下单独谈谈。”

    在场的官员们对道士可没好感,听到他还想跟殿下单独谈,全都不高兴,他要是搞个突袭,让殿下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是好?

    湛长风无视异议屏退了众人,“你想与孤谈什么?”

    “此疫病蛰伏得久,症状少见,一旦爆发,怕是会祸及百万民众,贫道潜心研究许久,又得师长开示,侥幸知道了化解之法,愿将其献上,只是还请太子成全贫道的一个心愿。”

    白齐不想拿世人的性命当筹码,可如今也唯有出此下策,不然他想不到其他办法可以从太子手中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湛长风凤眸深邃沉冷,“道长来自真正的道门?”

    “是。”白齐顾及尚被这人羁押的两个师妹,自报家门,“贫道乃崆门座下,崆门为仙脉之一,隐于缥缈处,不涉人间事。”

    “仙脉。”湛长风半阖起眼,“何为仙?”

    “肉身成圣,功德圆满者,超脱生死,跳出因果轮回,是为仙。”白齐不知道太子为什么这样问,斟酌道,“仙难寻,多的是修道人。”

    “可知过去现在将来,可无所不晓无所不能?”

    白齐抬眼望向上首,正好对上太子的视线,如静寂之渊,似茫茫宇宙,要将他吞噬了,他宁心守灵,回道,“大道有成者,或可如此。”

    他只闻一声不明意味的冷哼,心中大跳,不敢再扯下去,“化解疫病之法,需二,一是您手中的千宝琉璃盏,二是一株冰心雪莲,贫道恳请殿下在疫病解决之后,将千宝琉璃盏赐予贫道。”

    “千宝琉璃盏孤倒是知道,冰心雪莲在何处,仅一株能救得了城南几十万人?”

    湛长风叩着案面,缓慢而沉重的声音力透耳膜,让白齐一凛,他不知道如果太子知晓了千宝琉璃盏的作用,会不会放手让给他,可即将受难的百姓在那儿,他又怎敢隐瞒。

    “冰心雪莲乃珍奇灵物,有治愈百病之效,贫道打听过了,它在一百年前被古道寺意外所获,珍藏至今,而千宝琉璃盏,是一件至宝,无论何水倒入其中,都会变成能延年益寿的灵水,最重要的是,叫它认主之后,它还能化一滴水为无穷,是以,一株冰心雪莲制成粉,和成水,便能有无穷药水。”

    “怎让它认主?”湛长风问。

    “需修道者以法力祭之。”

    湛长风望着淡漠垂眼的白齐,忽笑道,“道长有没有听过一个词,叫空手套白狼,你这是吃定孤只能将千宝琉璃盏交给你了?”

    “贫道不敢。”白齐面不改色。

    湛长风也不跟他废话,“天下修道者不见得只有你一个,将我皇族的宝物拿出来几样,总能召来一些,孤给你一个选择,以此宝盏,换你护大乾三百年,可否。”

    “......贫道需要考虑。”

    “孤给你一天时间。”

    湛长风宣了靳修,“缘觉在何处?”

    “尚逗留在石门关。”

    “跟他说明疫病始末,大乾愿用重金向古道寺买下冰心雪莲,若古道寺不愿,再行动武,此事尽快在三日内完成。”

    “喏。”

    湛长风又召了一名东宫属官,予以书信.令箭,“回帝都,向皇帝索要千宝琉璃盏。”

    “喏。”

    殿中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蹙着眉头翻开往日里瞧一眼都觉得伤神的公函,心里冷冷一笑,呵,平素说得好听,什么“有我在”.什么“我会解决的”,最后还不是没了影子。

    她冷笑着冷笑着,便又感无力,那些鬼影絮语全都消失了,为什么连易长生也消失了,是那两块令牌搞得鬼,还是......这本就是一场镜花水月。

    十年前一声天意亘在心头,成了刺,她不折手段,她杀人如麻,终于走到今日,快要破了这天意,为什么......她怒然将案上的公文扫到地上,为什么只剩下了她!

    “殿下?”见白齐等人离开后,赶忙进来伺候的总管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喊着上首的人。

    湛长风阖目静心,大乾的江山还没有收拾完,她没有任性的资格,“捡起来。”

    “喏。”总管连忙将散乱在地上的公文捡起来,重新工整地放在她的案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