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政道会之红尘炼心(13)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三人亦是见了那影子重重的景象,此时已经离得近了,可以看见一二。

    这一二可够惊悚的,一具惨白骨架子上挂着布条,一具半腐不烂的尸体上有什么东西在流脓的皮肤下蠕动。

    在易长生和缘觉眼中,便是被鬼魂驱使的躯壳缠着若有若无的森森黑气。

    这些东西许是闻见了人气,疯狂冲上来。

    “你们两个,辅助他。”易长生经过三人时,淡说了一句,持剑杀入尸鬼之中。

    鬼怪可不能用武力硬拼,缘觉刚想出言提醒,便住了嘴,只见易长生削下一个尸鬼的脑袋,这尸鬼就倒地不动弹了。

    靳修方凿见此蠢蠢欲动,各自一刀砍上尸鬼,铿锵,刀像是划在坚固铜铁上,以他们先天初成的功力竟也只留下一道小口子。

    两人对视一眼,震惊,乖乖,看殿下切豆腐一般,还以为如何容易,结果这容易是对人而言的。

    恰时被触怒的尸鬼一掌抓来,这一爪指甲漆黑尖锐,末端还泛着青幽的黏液。

    缘觉叫喊,“它们身上有尸毒,千万别被抓到咬到。”

    两人听闻便猛然后退一步,然后方凿挥刀斩向它的手臂,靳修宛如灵蛇,从它腋下绕过,直刺其后心。

    尸鬼前后受敌,又无暇顾及背后的靳修,气得双掌抓住了方凿的刀,将这个铁塔般的人冲撞得连连后退,靳修哪能放任它不管,见手中刀再也无法刺入半分,果断拔出了匕首,真气附着其上,将这尸鬼的脑袋切掉了一半。

    尸鬼蓦然一顿,还不及两人松口气,便爆发出了更大的攻势。

    “操,怎么还不死!”方凿大惊。

    数十头尸鬼涌上来,在只能防不能攻的情况下,还如何打。

    这时易长生叫了声,“缘觉。”

    缘觉将降魔杵立于一旁,双手合十,朝靳修方凿道,“请两位为我护持。”

    说完念念有词,嘴巴无声,梵音却愈来愈烈,最后竟如隆隆雷声一般。

    尸鬼在这梵音中变得焦躁不安,行动渐渐缓下来。

    有缘觉加持,易长生杀起来更流畅了。准确地说,是易长生.湛长风两人。

    若有人能看见,便会发现两人之身几乎重叠,举止无二致,实体的易长生挥剑破尸鬼的身,意识化的湛长风同样挥剑,却是斩断了鬼气。

    鬼气是操控躯体的推手,是鬼魂的本体。斩断鬼气,自然是彻底杀了尸鬼。

    于外人眼中,瞧到的就是太子在这狰狞恐怖的尸鬼群中,一步一杀,冷酷如魔神的样子。

    靳修大感振奋,咱家太子就是上得了战场掌得了朝堂,干得过活人,杀得了死人。

    靳修方凿极快得明白了自己的定位,护在缘觉左右,替他挡住攻上来的尸鬼,好让他安心诵经。

    尸鬼在几人配合下,渐渐有退缩迹象,然易长生却掠起了一丝惊意,目光四顾,兀然和一双血浊的眼睛对上。

    那是一头极为健壮的尸鬼,外表完好如人,只是肤似铁青,外露獠牙,悄无声息地趴伏在屋顶上。

    那处屋顶恰好是之前易长生站的那处,她不由想起当时背后阴惨惨的冷意。

    易长生突见这尸鬼露出个血腥的笑容,暗道糟糕,“小心!”

    果然这尸鬼迅雷般跃下屋顶,直冲诵经的缘觉而去。

    方凿在缘觉身后,听到易长生的声音,下意识地转身格挡,正好那尸鬼几跃而来,五指跟淬了毒的刀似的,狠厉拍下,那刻方凿只觉整个手臂都碎掉了,喉咙哑得发不出惨叫。

    猛然他被后拉,靳修上前挡替,此时易长生也闪身过来,与这东西斗到一处。

    红眼尸鬼尚未通术,却是手能裂石.尸毒侵骨,一身阴冷黑气中更是百般滋味叫嚣,哀怒怨恨扰人心神滋其恶念,可惜湛长风早就听腻味了。

    恐惧.恶毒.痴怨.愤怒,当从你降生那刻开始,源于人间又不属于人间的低喃便时时入耳,若不疯魔,就只能百毒不侵。

    显然,湛长风做到了后者,至于易长生,这厮本也没有心,不用指望她皱下眉头。

    不过红眼尸鬼已列大鬼,灵智已开,颇为狡诈,喉间发出磨砂般的刺耳吼声,十几头尸鬼听令欺上来,将易长生等人重重围困,而它徘徊在外,阴邪的眼睛始终锁着这几个人类。

    一朵乌云遮住了本就不透亮的月光,夜色更为暗沉,周遭叶子像是被固定在了枝条上,纹丝不动。

    易长生将将清理出一圈空地,陡见那红眼尸鬼抓过一个小尸鬼,生生地将它对半撕开,腐烂的内脏黏糊糊地流了一地。

    “怎么还闹内讧了?”靳修惊道。

    什么闹内讧,这红眼尸鬼分明是在吞噬同类的力量,它的鬼气更盛了。

    易长生怎能给它机会,欺身上前斩去它一臂,又顺势抹其颈,红眼尸鬼终于怕了,捧着断了一半的头就要逃。

    “别叫它逃了!”方凿急急大喊,喊完恭敬补道,“缘觉师父提醒我喊的。”

    正念经的缘觉嘴角差点抽了,他这是多怕太子啊,连对这太子喊句话,都要想办法补救情急出口的“指使”。

    那边易长生已经拦住了红眼尸鬼的去路,电光火石间一剑将它彻底斩首杀灭。

    剩下的几头尸鬼没了主心骨,慌不择路地朝四周奔逃,有几头还砸破了门墙,闯进人家里。

    “全部杀。”

    “喏!”

    靳修和方凿奋力杀向尸鬼,使了劲儿要把它们都留下来。

    此时传来一声惨呼,“不要啊不要啊!”

    是那阿福的声音。

    易长生神色莫测,提剑走进阿福的家,这门已经被撞坏了,屋内凌乱一片,她环视一圈,走向阿福的卧室,只见一头尸鬼趴在木板榻一边啃噬着芸娘的躯体,一边恶狠狠地挥开阿福,龇牙向他示威。

    再说那芸娘不哭不闹,死了一般。

    易长生挑剑将尸鬼摔飞,眸光微沉,卧榻上的芸娘,显然是一副死了很久的样子,枯发.烂脸,浑身散着尸臭,一被窝都是虫子。

    “嗷!”

    她将扑上来的尸鬼一剑补掉,看向哀哀戚戚的阿福,“这是怎么回事。”

    阿福哪里管别人说什么,扑到卧榻上呼喊着芸娘的名字,眼泪扑簌簌掉下来,痛不欲生,“芸娘,芸娘,我救你,我救你!”

    他手忙脚乱地从怀里摸出一块东西,夺路冲出门,跪在家门前,以头抢地,磕得梆梆响,“菩萨快显灵,天老爷快显灵,快显灵!”

    “殿下,他是......”靳修担心太子有危险,赶过来一看,这村夫搞什么呢?!

    “这边的村民,估计就他是活的,问清是怎么回事。”易长生交代一句,去追其他尸鬼了。

    就他是活的?

    靳修心里一跳,匆匆闯进各户人家,一个个掀开被窝,让尸臭熏得找不到北,竟竟全都是死人?!

    他寒毛竖起,倒吸了口冷气,白天那些是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