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政道会之红尘炼心(12)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四人沿着崎岖山路往那处走去,渐渐看见一片灌满了水的梯田,在云雾缭绕中若隐若现。

    那梯田中忽然传来一声喝,“你们什么人!”

    抬头望去,是一个穿着蓑衣短须汉子,裤腿高挽,赤脚踩在水田里,腰间挂着鱼篓,手上还拿着鱼叉。

    靳修朝他道,“朝廷新法,为免敌国奸细潜伏,人人需照身帖,以明户籍编录,你们这里下山不易,我等亲自上山给你们登记。”

    那汉子听了,不疑有他,大乾明汤对峙以来,苍岩山就封了,外人不能随意进出,连忙一路小跑下来,“劳动各位大驾,外面还在打吗?”

    “马上就要结束了,”靳修见他还想问什么,先道,“不让我们进去歇歇吗?”

    “瞧我,”他一拍额头,笑声朗朗,“贵客,诸位贵客,快快随我来。”

    路上这汉子自称阿福,还一一将那七八户人家介绍过去,老老少少如数家珍。

    从他一人身上,便能瞧见这山中古村的质朴纯净来,易长生问道,“别人都搬走了,你们怎么不走?”

    阿福搓搓手,“唉,从这里生,从这里长,离不开。”

    临近人家,他便大嗓门地喊道,“有客人来了!”

    在自家院子洗衣择菜的,在屋里做饭刺绣的,在路旁堆泥人玩耍的,俱都抬首望来,随即热情笑语溢向他们。

    “客人从哪里来,仗打完了?”

    “快来我家坐坐,正巧要开饭呢。”

    “嗳,这可是件高兴事,我得去杀只鸡。”

    阿福拨开凑热闹的大爷大妈,引着他们往自家走去,“好久没见到外人了,村人有点失礼,莫见怪。”

    “阿福,”一个美貌少妇从屋内出来,手搭着门框,好奇地看着易长生等人,“他们是...”

    “几位是府衙里的大人,娘子你快些去其一壶好茶来。”阿福笑着说道。

    方凿看看二八之龄的青春女子,又看看老态已显的阿福,拍拍他的肩调侃道,“你这名字果真好啊。”

    阿福眼角缝着笑意,竟如少男一般显露出腼腆来,“那是我娘子,唤她芸娘便可。”

    他让几位客人让进屋,“先在我家歇息,等吃完了饭,我便让他们来弄什么,什么...”

    靳修:“照身帖。”

    “对对对,不过这到底是做什么的?”

    “便是一方竹板上贴了牛皮纸,画着你的头像,记载着你的籍贯职事,盖有官府大印,今后没有这东西,就不能住店,不能出所在郡县,不能入其他郡县。”

    阿福觉得不关自己什么事,反正他们是一辈子窝在这座山里的,只是好奇道,“新法哟,以前还没听说过。”

    靳修语言深意,“东部六州已经实行很久了,现在该你们青州了。”

    易长生留靳修应付村人,自己同缘觉方凿出门逛圈,其实七八户的地方,一眼便能望尽,鸡笼猪圈.菜圃小院,每一处平凡又安逸,而这恰恰,是他们觉得最不对劲的地方。

    缘觉慈和地问一喂鸡的大娘,“施主,你们这里可发生过什么怪事?”

    “哎,怪事?”大娘摇摇头,“没听说过。”

    她儿子从屋里出来,听见缘觉的问话,神色一愣,眼中划过一丝戒备,“你问这个干吗?”

    缘觉没有错过他的变化,“贫僧只是...”

    “他只是太着急了,我们五人上的山,在那处主村落里却走丢了一个,到现在也没寻见。”

    易长生突然接过他的话头,缘觉只能垂着眼,念了声阿弥陀佛,听她瞎说。

    那年轻人闻言眼神一松,转而化为同情,“那里死过好些人,大家都说那里不干净,我们是不会去的,你们也别再去了,办完事,早早下山吧,我可以领你们走另外一条山道。”

    易长生点点头,“有劳了。”

    “哪里哪里。”年轻人摸摸后脑,笑道,“那我先去干活了,到时叫我一声。”

    村人,不论男女老少都对画像上了心,在靳修为他们画头像时,全都新奇地在旁边瞧着,偷偷评论着头像,嬉笑打骂。

    “你看你这边眉毛高了。”

    “真的?!哎呀,你先,我回去修修。”

    “哈,好丑,还不如我好看。”

    “满脸麻子哪好看了,噫,门牙还缺了颗。”

    “李大牛,你给我去洗把脸再来,丢老娘的脸。”

    “来来来乖孩,辫子扎扎好。”

    易长生进去的时候,给了靳修一个眼神,靳修意会,十几个人的头像“精益求精”地画了三个时辰,天早暗了,何况山里昼又短。

    最后一丝天光即将陨殁,阿福看着打算撕了重画的靳修,面上奈不住焦灼,“都散了散了,大人们都累了一天,要歇息了。”

    将村人都赶走后,阿福对他们道,“我这空屋不多,只匀出了两间,四位大人将就将就吧,哦,对了,吃食我已经在厨房备好,要不现在就去吃?”

    “也好。”易长生应了声。

    阿福还为缘觉专门准备了素菜,用完饭后,随意聊了几句,再三叮嘱道,“诸位大人,山里野兽多,专喜欢晚上出来闹腾,门窗千万堵好,早早歇息罢。”

    得了众人的答应,他收拾碗筷,回了屋子。

    “太子殿下以为如何?”缘觉拨弄着佛珠,意有几重。

    “早早歇息罢。”

    缘觉也没看她离去的背影,低念声佛号,“自然,该来的自己会来。”

    方凿站起来道,“虞弟,你得和我们挤一间了。”

    熄了厨房的灯火,几人回屋。

    那阿福提醒他们紧闭门窗,但是易长生一看,屋内窗户已经被木条封起来了,细观截断面的新旧,估摸着是半年内封上的。

    “这几户人家可有问题?”湛长风斜斜着窗框,手中拄着一把意化的剑。

    “过会就知道了。”易长生徒手掰下一块木条,后面的窗格子似乎遭受过什么攻击,几乎损坏殆尽,可以直接看见外面的景象,这夜的天色有点浓稠黏腻,漆黑沉寂。

    一眼望去,家家闭门,没有一点灯火。

    “戌时未至,休憩得过早了。”易长生没再管破了洞的窗户,径自熄了灯,在榻上盘腿而坐,湛长风没动,只是微阖着眼眸,倚窗养神。

    又等了两个时辰,见夜依旧安静,易长生悄然出门,潜进某户人家的院落,摸到门前,触手冰凉,这门上竟挂了把铁锁。

    湛长风眉一挑,“怎会?”这些人不是都进屋了吗,谁把他们锁起来的。

    又查看了几家,屋门俱都被人从外面锁住了,窗户更是封得密不透风。

    易长生轻身跃上屋顶,打开泥瓦往下瞧,黑暗中隐约看见一裹着被子躺在榻上的身影,气机一探,却并无心脉呼吸。

    这时一阵阴惨惨的风从身后刮上来,她转身望去,只见晦涩的月光下,有数十道影子在那通往主村落的崎岖山道上,蹒跚着朝这里来。

    在屋内打坐的缘觉陡然睁开了眼睛,靳修方凿本也无心睡觉,见他睁眼,俱都起身,手牢牢地按在自己的兵器上。

    靳修,“缘觉大师,可是出什么事了?”

    缘觉点点头,率先走出屋子。

    靳修方凿紧跟上。方凿踏出门时不由回头看了下,只见一张画了头像的纸从桌上飘然落下,一瞬间,他竟觉得纸上的人头惨白空洞,带着诡异的笑,再望去时,人头还是那个人头,并无异常。

    许是太紧张了。方凿摇摇头,忙追着缘觉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