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政道会之红尘炼心(11)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现世的人已经能够听见亡者的动静了,且十多天前的亡者早该消散了,却偏偏还在这里。”湛长风指点着眼前的战场,“你看,他们不再重复最后的行为,开始有另外的举动了。”

    被她指点的那处,士兵的英灵摒弃长矛,狰狞着脸将另一个魂灵吞噬。

    这些亡者记录着战场的最后一刻,而现在,秩序混乱。

    “它们要转变成鬼了。”易长生心有疑虑,是有人在作推手,还是这个地方本身出了问题。

    所有事情都不可能突然出现,在此之前应该有了蛛丝马迹。

    天黑了,他们先入石门关休憩,易长生对靳修吩咐道,“去问问近一年这边哪里死的人最多,诸如村镇之类的地方。”

    石门关所在苍岩山,村落几乎都是依山而建,掩在绿树云烟之后,往来极其闭塞,要找他们的消息并不容易,但因战火累及,绝大部分人迁了出来,离开了石门关,一些消息也就有了迹象。

    “三个月前,苍岩山北麓一带多死伤者,我辗转找到一个留在军中作伙夫的村人,问他事情详细,其语焉不详,神色惶恐,追问之下,他道...”靳修顿了顿,“他道那些死者去得悄无声息,身上遍布青痕,目不闭,留有恐惧之色。”

    易长生思量道,“他们多半是被吓出石门关的......方凿。”

    她下半句只叫了个名字,屋外两列亲卫中,一人踏出,“殿下有何吩咐?”

    “给我带个消息给缘觉,让他明日中午前过来与我去一探鬼祟。”方凿应是,“属下这就去办。”

    方凿修书一封,飞鸽没入无星月的漆黑苍穹,暗道弟弟啊,咱可是公事公办,不过话说回来,殿下使唤起刚刚还和自己作对的敌人来也太顺手了。

    飞鸽落在林中小屋的窗台上,这间小屋里亮着炉火,墙上挂着鹿皮熊头,角落里还堆着兽夹铁锹之类的用具,像是猎户在山上的暂居之地。

    细定方位,这小屋竟也在苍岩山脉上,只不过是在无几人能攀登的东麓,直面对岸千仞之壁。

    炉火的光透过窗,爬过外廊,翻过栏杆,照映出一方光亮,细雪在光里飘忽飞舞。这边无风,雪也不大,也许是古木太高太密,也许是风水好。

    风水好的地方,适合伊人凭栏观雪。

    岁清寒站在那一方光亮旁边的清寒里,像是在看雪,又像是漫无目的地发呆,目光没有特定的焦点,直到一只意外肥肿的鸽子落到窗台上,跳了几脚,又飞上她手边的栏杆,两只爪子在薄雪铺就的莹白上落了污脏的印,然后一滑,啪叽掉到了廊外的草丛里。

    “...缘觉,你们的飞鸽。”

    “我寺不用飞鸽,施主想必搞错了。”屋内传来一道声音,“是找施主的罢。”

    岁清寒斩钉截铁地说,“玄隐宫养不出这么蠢的鸽子。”

    缘觉只好出来将那在草丛里兀自挣扎的鸽子捞起来,捻出纸条,靠着窗台看上面的内容,半响才道,“太子邀贫僧去除鬼。”

    岁清寒一副飘然物外的模样,似乎什么也没听到,缘觉捏捏纸条,“你俩的仇还未消么?”

    “莫管。”

    “贫僧先前对她也有误会,但是现在解开了,就事实而言,贫僧认为她对天下的治理并不比徐为先差,骨子里是个贤明的人。”缘觉不喜不悲地说道,“施主莫执着,于己无益。”

    “与此无关。”岁清寒手一翻,戴上斗笠,“别忘了七日后的事。”

    清影入寒林,只见雪迹不见踪,缘觉念了句佛号,回了信,拔身而去。

    轻如燕,身走游蛇,恰恰在中午赶到了太子所诉的地点。

    那是一个村寨,屋子以山势排布,像是梯田上紧挨的庄稼。只是太空太寂,缘觉沿着老旧的石阶从两侧木屋间穿行,哪里吹来过堂风,一扇未关紧的门来回开阖,啪嗒啪嗒,于这空寂中添上了一抹让人寒毛倒竖的诡异。

    “大师!”远处岔口传来一声高喝,铁塔般的人挥挥手,“殿下在上面等你。”

    缘觉擎着降魔杵,拾步朝他走去,“敢问施主,此处发生了什么变故。”

    “大师!”那人高喝一声,挥着手,“殿下在上面等你。”

    缘觉步伐不变,白袈裟在晨光的照耀下偶有金光闪过,他念着心经,手中降魔杵重重往地上一顿,那幻影迎风消散。

    方凿施主可是个固执的家伙,怎会叫贫僧大师。缘觉观望着岔口,此处房屋高低错落,小路往上往下往前往后那儿都通,他没有想着去找太子,只思忖道这幻影既然特地指了路,那么不妨去看一眼,兴许能探得异样之源。

    这里似乎长久没有人居住,连挂在屋前的肉都风干变了颜色,枯皱漆黑一团,还有晾衣的架子,一端搁在木叉子上,一端戳在泥里,零星几件衣物掉在地上,像是褪了色的破布。

    缘觉清楚,那是腐朽的样子。

    “和尚看出什么了?”

    淡漠之声传来,缘觉回头望去,便见了小院篱笆外.青灰旧阶上的易长生。

    那人难得着了身白袍,山川河府绣成暗纹,金丝银线作日月,一根青玉簪子冠发,居高临下地觑着他,无端让人觉得,古今云烟压不过她一瞬的绝世风华。

    缘觉双手合十,“无主之物易枯。”

    “三月,何以致如此程度。”易长生信步走向了一条小道,湛长风道,“这里太安静了,我听不到任何声音,若不是刚才的鬼打墙,当真以为这只是个空村。”

    她知此行人事不易,所以只带了靳修方凿两个人,这两人也知道可能碰上的东西非武力能解决,此时小心谨慎地观察着周围,只向缘觉点了下头,不发一言。

    缘觉也不多话,默默地跟着他们在这座空村里行走。

    他们选在日头最烈的中午进村,却不知是冬末春初还是山中的缘故,青冥薄雾始终将散未散地笼着村子,驱不去凉意,但要说奇怪,又找不到确切的起因。

    易长生只知,此处定藏着一头大鬼,在暗中窥伺着他们,而依鬼打墙的迷惑程度,此鬼尚在可应付的范畴内。

    忽然前方探路的靳修喊道,“殿下,有炊烟。”

    众人的脸色顿时古怪起来,踏上他所在的那处高地望去,确实见远处半山腰的位置有八九户人家,屋顶上也正冒着炊烟。

    方凿,“莫不是还有人家没有迁走。”

    “看看便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