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政道会(49)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长宽不知几何的白骨墙隐在灰暗中,每一寸骸骨上都刻着远古的气息,石板突兀的声音仍在这肃穆之地回响,这次它对准了陆沉,“你的师门,将有灭顶之灾!”

    陆沉丢盔弃甲,惊惶无措,沉默地握了握拳,“什么时候,因为何事,何人所为,如何化解?”

    “你们怎都那么喜欢连问几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开始可是要收取严重代价的。”石板笑了两声,“你只可以问一个。”

    “为什么,你想要什么代价我都可以付出!”

    “这几个问题牵扯太大了,天机不可泄露,我不能说出口,顶多提醒你其中一个,好了,其实只要给你一个词就可以了,国战。”

    陆沉试图得到更多信息,石板闭口不言,他只能黯然离去。

    这时方筹问,“如果我们不要预言,可让我们通过此地?”

    “你急什么,你不要,别人未必不要。”石板对岁清寒道,“你不想知道你突破道境的关键吗?”

    “我会自己找,不劳尊驾。”

    它又对妙玄道,“你不想知道能改变你一生的机缘在哪里吗?”

    “既是机缘,该遇到自然会遇到。”

    石板哈哈大笑,这三个人没有太大的欲求,也没有太大的弱点,它不强求。

    它对湛长风道,“你就不想问问吗,我以为你欲问的问题是最多的。”

    “我想问的,你回答不了。”

    “你怎知道我回答不了?”

    “凭你连人家灭顶之灾的缘由都不能具体说出口。”

    “可我能给你提醒!”

    “你知道什么才是提醒吗?”湛长风漠然,“我来推测推测这个蛮异族的过去吧,一个走到末路的部落妄图永生,便想以某种形式躲到永存的点将台中,你们在此准备了图腾柱和各种代表了蛮异族的文化记载,以期用精神意志的附身法寄托在上面,等待复苏,结果意外发现了这座神庙,便鸠占鹊巢。”

    “你看懂了他们留下来的文字记载?”石板唏嘘,“这群家伙早晚还会毁在自大上。”

    湛长风只是在试探所谓蛮异族可能产生的影响,是不是真的会用精神意志在别人的灵魂中复苏,依石板的反应,外面的图腾和这里面的尸骨.诅咒,真是同一个部落留下的。

    她适可而止,没有过多地探问这个蛮异族,“我是想说,比起预言,我更信事实证据带给我的预测,就如我知道,你挡在这里,除了以预言唬走人外,什么也做不了。”

    “预言可不只是会唬人,我已经带领蛮异族躲过一次又一次的劫难,为他们预言到了这个战场,这个与神同眠的机会,他们甘心在此殉道,求得意志的长存,你,或你们,是阻止不了蛮异族的苏醒的,此乃天意!”

    “天意要你们挡在神路上,以伪装的虔诚自顾自地拦下寻道者吗,还是你在以你的预言,买断其他人通向神路尽头的机会?”

    “你若不能让这堵白骨墙自己让开道,我就要动手了。”

    石板笑说,“你以为我是在阻止你们吗,我也是在挽救你们,非蛮异族者,想要过这白骨堆成的路,必然会遭到守灵者的绝杀,到时两败俱伤,谁也得不了好。我送你们一个预知未来的机会,让你们别来打扰逝者的安息,对双方都是好事。”

    “蛮异族的预言者不会说谎,这是最后一句忠告,离开神庙吧!凭你们能沟通的微弱神力,只会在这条路上身死道消,现在从这条路上转身,将安全走出神庙!”

    它的话让几人犹豫起来,她们仅是循着神力共鸣找来的,一点不清楚这白骨墙后有什么,值不值得拼力去寻找。

    “你们还疑惑什么,你们不是修仙道的,就是修人道的,难道以为靠着从图腾中沟通的微弱神力就能走神路吗?”

    “废什么话,今日这路,我非过不可。”神力从她身上腾起,白骨墙似感受到了威胁,微微震颤起来,低沉的呜鸣隔着好几个时空传来。

    方筹.妙玄.岁清寒三人惊异非常,她的神力不是她们能企及的。

    自然不是她们能企及的,她们只是从图腾中学了术,能够沟通神力,走的却是仙道.人道,而湛长风,是修了神力,驱使图腾,要走这艰难曲折的帝道,尚未立起的神道!

    它能预言其他三人会放弃破坏白骨,却预言不到她的下一步,果然这就不是个省心的,石板尖叫,“妙玄,你还不阻止她吗,快把你们的人道之子带走!”

    妙玄忽略它点破自己的名字,磕巴了一下,“那那我不是该帮她吗?”

    怎么回事,她就是来苍莽斗法走走过场,为什么会碰到人道之子,你这样在仙道之人面前,道破人道之子的身份,人道会恨你的!

    石板被气死了,“你再不阻止她,你们老祖将来会恨你的!”

    “可我好像打不过她。”这家伙还有五方世界之力加持呢!

    妙玄拔起一剑,玄妙剑意贯穿古今,像是要将人卷进历史洪流的巨变中,这是她的沧海桑田剑!

    湛长风听到人道之子.老祖这些词,心中一动,降下九霄雷霆劈消了她的剑意,极能适应新身份地说,“别听它胡言,我就是进去看看,这预言者一直说些废话阻止我们进去,肯定有不可告人的隐秘。”

    ......妙玄不知道该信哪个了。她那么一顿,湛长风已经对白骨墙出手了,万钧雷霆携着神力将白骨墙洞穿出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路。

    妙玄眼看着她进去,想要追赶,白骨墙好似彻底活了,橫压亘古的力量如水波纹一般将她们震飞了。

    妙玄从废墟里爬起来,咽下口中血,抬眼便见数以万计的白骨拼成了人形,暴动起来。

    方筹.岁清寒也受到了力量冲击,再见此情形,已然没有她们插手的余地。方筹虚弱地扶着墙,“还真是说干就干,你们这届的人道之子有点冲动啊。”

    “呵呵。”这人道之子用的是元力,绝不是她们剑宗出来的,也不是武宗的,她盘算了一下春秋苦境中的法修宗门,功法好像都对不上,难不成她还没被圣地找回去?

    可惜白骨的威力太强大,她现在也只能干看着。

    人形长角的骷髅浪潮中,湛长风用兵甲术化出一口重剑,辅以雷霆,将前仆后继压上来的骷髅扫开,朝引起神力共鸣的源头驰去,任何有关神的信息她都不会放过。

    从世界之力上,她便能感觉到,神是最接近她寻求的道的。

    创造.毁灭.规则.秩序.真相,那是整个寰宇的核心,是她最终想了解的,而这一切,都跟神有关。

    如果神道未立,那她将不惜一切把它立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