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政道会(48)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何云天见白脸的看着铜人发呆,一铁锏将他再次弄晕了,伸手拿起了铜人,远远跟着湛长风三人。

    三人察觉到了,却也随他去了。

    湛长风无言,想提醒他别乱碰东西也晚了,他身上杂夹了好几种声音,这些声音还渐渐和他的心声融在了一起,他的部分意识也许已被改变了。

    三人在中途碰到了陆沉.妙玄.岁清寒,细一问,都是寻着神力共鸣来的。

    “我们约莫在走神路,这条路要么通向出口,要么通向众神让我们去的地方。”沉默寡言的陆沉道。

    但他们走到一半,路断了,堵在他们面前的是累累尸骨。

    这些尸骨一具一具垒在一起,如一道不能翻越的屏障拦在了他们面前。

    “这些是什么尸骨,骨骼怎那么大,头上还长着角骨。”

    “是壁画上的部落民,人形,高大,头上长羊角。”

    昏暗的残破废墟中,众人仰望着这一堵白骨墙,一筹莫展,玄诚化出太极,欲将它破掉,忽然黑暗中响起一阵声音,有人在说话,语言却不是他们能听懂的。

    那声音叽里咕噜了一会儿,又变了变,仿佛找到了合适的语言,再出口就是可以听懂的灵语了,“你最好不要这样做。”

    玄诚问,“你是什么人?”

    “我在这里,再凑过来一点,我是蛮异族的预言者。”

    众人闻声在白骨墙前寻找。

    “啊,你踩到我了,快把我翻过来,高高捧起,小姑娘!”

    童颜的妙玄对“小姑娘”这个称呼很嫌弃,瞧了眼脚下薄薄的石板,“是这玩意儿在说话。”

    “我能听懂!你胆敢对我不敬,我诅咒你永远长着张小孩脸!”

    妙玄面无表情地将石板碾了碾,顺脚将它踢进了白骨墙的缝隙里,“这玩意竟敢挡在神路上,肯定来路不正。”

    “一个部落用尸骨和诅咒占据神庙,想也不是好物,不如一起破了它。”湛长风道。

    那石板哇哇叫骂,只是一时激动用了它的土著语,众人都听不明白。

    然这石板的脾性也真是不好,几人相视一眼,看它如此重视白骨墙,就用毁掉白骨墙来刺激它,其实个个作壁上观。

    石板可能意识到这次来的人与以前闯进来的修士有点不同,愤愤转了灵语,“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我对你们了如指掌!”

    它气势汹汹,但并没有人搭话。

    “你们不信吗,你们这是在亵渎预言者的尊严!”石板大吼,“那就别怪我一个个点出你们的秘密了!”

    “就是你,这个踩到我的小姑娘,你最恨自己长得年轻!”

    妙玄冷笑,“你可真厉害啊。”

    “还有你,这个最先企图对白骨不敬的无情人,你有累世福报,却因一世劫而消耗殆尽,如今的模样,真是你的本愿吗!”

    玄诚不动不摇,置若罔闻。

    石板冷哼,将矛头指向岁清寒,“让我看看你的秘密,哈哈哈,真有意思,你,准确地说,另一个你与在场的某人有一段未开始就夭折的姻缘,明明前尘已逝,却还念念不忘。”

    在场?

    这话让几人惊了一下,在场的就陆沉.玄诚.方筹.湛长风,哦,还有慢慢走近的何云天。

    他们之前都不在一个世界,也不认识吧。

    岁清寒面对他们好奇的视线,仅是撇了下眼,“你错了,他不在。”

    “真的吗?”石板戏谑而笑,叫岁清寒暗了眼神,泛起疑惑。

    石板继续道,“还有这个苦行者,你曾在世间走过,在饿死的.冻死的.被杀死的生灵旁沉默路过,在争吵.抢劫.谋害种种场景中穿过,你是不是在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是对的,难道苦行,就是不言不语,心无外物,不去理睬过眼的不公和苦难吗!”

    陆沉依旧沉默以对,看不出他的真正想法。

    石板感到气恼,它提高了声音,“刚刚过来的小兄弟,你有种种奇遇,有贵人相助,但有没有想过,什么是公平!”

    何云天,“你什么意思。”

    “这要你自己去思考,别让你的脑子生锈,每日在耳边响起的声音未必是善言!”

    何云天嗤笑,神神叨叨,装腔作势。

    “最后这个修士,你的人生实在是无聊,从出生就被带到门派中修炼,一路顺风顺水,对此我不想多说了,但如果你想知道你的今后,可以来问我,不过要付出代价哦。”

    方筹摇头,“我不想知道,而且,我想提醒你,你漏了一个人。”

    “哈哈哈,我已经说过了,你们没听见吗,那我再点一点!”

    湛长风徐徐道,“你预言我们的过去,不用付出什么代价?”

    石板诡异地沉默了一会儿,尖声大叫,“你是不是怕了,妄想打断我,告诉你,我不会屈服的!”

    “......”这智障哪里来的。

    “你们中某些人的命运确实被人遮掩了,但难不倒我!”它的声音陡然一沉,“你有点不一样,你的命运本身就在不停变化,然而过去不会变,啧啧,跌宕起伏啊。”

    啧完就没了,竖起耳朵的几人黑了脸,宛如被欺骗了感情。

    湛长风见它说完了,道,“我要过这条路,你要是没足够的理由说服我,我就要破障了。”

    “你怎听不懂人话,我是预言者!”

    “所以?”

    石板道,“这就是路的尽头,我就是你们的机缘,你们难道不想预知未来吗,错过了这一次,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你们就没有想改变的,想挽回的,想提前知道的?”

    知晓未来是极具诱惑力的事,谁都会心动。

    何云天最先耐不住,谨慎问,“真的什么都可以知晓吗?需不需付出代价?”

    “你们要想知晓自己的未来,自然要代价,代价便是离开神庙,不要再来打扰逝者的安息了,若你想问第二个问题,就要拿你身上的珍贵之物来换!”

    何云天犹疑不定,他身上揣着好几件宝物,待久了,难保不会被他们夺去,再者,这怪东西挡在此地,哪怕后面出现机缘,他也争不过他们。

    何云天权衡再三,“我要问,其他人不能听。”

    “那你布下隔音吧。”石板道。

    何云天郑重问出一个问题,神色渐喜,高高兴兴地离开了。

    石板对剩下的人说,“你们没有想问的吗,尤其是你,你以为你过了情劫就没事了,你还有一生死劫呢,不想知道怎么化解吗。”

    玄诚平静如枯井的目光终于发生了变化,师尊从没说过他还有一场生死劫。

    生死劫一旦遇到就危机缠身,十死无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点点耗死,想破解十分困难。

    玄诚晦涩地望了望白骨,罢了,就算这条路后面有神道的机缘,也不是他一个仙道之人能拿的,道果业位不会允许。

    “你说。”

    “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个你的生死劫是什么,一个怎么化解,你要哪个的答案,两个都要,便需留下你身上最珍贵的一物了。”

    “我身上什么最珍贵?”

    “你的无情道啊。”

    玄诚黑了脸,“你告诉我怎么化解。”

    “哈哈哈放弃你的无情道。”

    “不可能。”玄诚也甩袖离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