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政道会(46)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何云天见湛长风走入神庙,目光微闪,大步跟了进去,“我去帮忙。”

    众人拦不下,只能看他进去。

    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声,“里面说不定有众神留下的机缘,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余笙寻不到说这句话的人,然部分人已经因为这句话骚动了。

    “我愿去帮团长!”

    “里面那么险恶,一两个人怎么够?”

    “对啊,我们应该一起进去!”

    各兵团都躁了。

    余笙跟顾翰星传音,“顾道友,里面的情况尚不清楚,人多了反而添乱,你是副团长,先安抚下团员。”

    顾翰星屈指挠了挠脸皮,杀人他会,安抚还真没学过,他想了想道,“寒山的都安静,等团长将里面的人解决了,神庙都是我们的,到时候慢慢探,大家都相处那么久了,都知道团长不是会独吞的人。”

    寒山:好有道理。

    寒山安静了,其他兵团更乱了,通源这边就有人蠢蠢欲动,“怎不是我们团长将他们解决了。”

    “不行,这帮家伙叫人好恼火,能不能先送他们出战场!”

    通源的副团长月摇轻飘飘道,“这场的胜负在那三个兵团长身上,我们只管等着,别忘了,我们是在参加苍莽斗法,别因小失大,没事都坐下念一遍清静经,谁要是实在忍不住,那尽管去吧,是死是活别找我们。”

    某些人犹豫了,某些人还真就一施礼,进神庙去了,去的不多,七九个。

    明耀道,“我们怎么办?”

    “反正我们跟寒山结盟了,他们怎样我们就怎样。”白寻沙颇为光棍地说。

    ......明耀觉得宁栖梧跟湛长风结盟后,他们都不用脑子了,啧,算了,湛长风应该会帮团长,他们就不要动了吧。

    而且其他几方兵团中,有好几个厉害人物在此坐镇,他和白寻沙要是去神庙了,最后指不定怎么输的都不知道。

    雪川兵团一直躲着藏着,这会儿也安安静静在通源兵团旁边待着。

    另一方泽烟兵团只剩下陆沉.妙玄六人,之前跟从通源行事,现在有人就坐不住了,“我们没有胜的可能了,不如进去找找机缘。”

    “还是有胜利可能的,比如找到这座神庙的天授神箓。”

    说来说去,多数觉得进去闯一遭更划算。

    陆沉与妙玄稍加商议,领着泽烟兵团残存的几人进入了神庙。

    “他们会不会对团长不利?”康子真冷声道。

    月摇看了一圈,实力较强的也只有岁清寒了,“清寒道友,你能不能进去一趟?”

    岁清寒微微颔首,站起来就进去了,这下康子真就有点坐不住了,随即又觉自己进去是拖后腿的,安分下来。

    “等等,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方寸兵团和擎苍兵团的残余势力呢?”

    这两方失了兵团长的兵团在远处观望着,此时见有人提到他们,提神戒备。

    沧浪是山海界沧海派的剑修,认识通源兵团中的康子真.岁清寒,也认识寒山中的岑熙.管安山,就出来道,“看情形前三之争已经没我们的事了,要不要先留我们一段时间,如果神庙里出了事,我们也好帮忙啊。”

    月摇.顾翰星.白寻沙等也不想在兵团长不在的情况下开战,就叫方寸.擎苍的修士离远点,不准进入神庙。

    时间静静流淌,硕狱不安道,“玄诚那方进去了好几个人,我们真不用再派几人进去吗?”

    “这......”顾翰星犹疑,要不是湛长风将巫非鱼拦下了,明摆着不让他们进去,他也想进去看看的。

    他玩笑道,“巫道友,团长不让你进去,你就真不进去了?”

    巫非鱼觑他,似笑非笑,“你想进你就进啊。”

    顾翰星能屈能伸,“那还是再等等吧。”

    巫非鱼殇着眼,心中略烦,现在里外的情势都有别人没有预想到的危险,她一点也不想管外面的人,湛长风却偏不让她和她进去,呵。

    她扫了眼雪川兵团的修士,盘坐下来闭目养神,垂地的宽袖中落出一片暗影蛊,蛰伏在各团员的影子中。

    这神庙看着仅有一座小酒馆大小,里面却是另一番天地,湛长风一进去便迷失在了黑暗中,她的魂印像是受到了什么干扰,传不出影像,她只能凭神识感应在这一无所有的空间里走。

    渐渐神识中出现了一堵倒塌的墙,若她看得见,还会看见黑暗已逝,整片空间笼罩在昏暗的光中,像天亮未亮之际的灰色。

    如肖毅所说,这确实是一片废墟,断掉的墙,坍塌的石屋,圆石垒成的柱子,半隐半现的诡异图案,漂浮在空中静止不动的灰尘,宛如被封藏在时间一角的绝密之地。

    但它又是那样乏善可陈,除非废墟还是废墟,湛长风试图将神识范围扩大,寻找前边进来的两人,然神识受到了限制,仅能感应一米内的事物。

    她打开了心觉,这一开却是不得了,垂死般沉重的声音远远近近.高高低低,冲斥了心间,好像在这没有任何活物的空间里,到处都是人,拥挤不堪。

    不过她能确定这里没有鬼,这是一个地魂修炼者的笃定。

    元力.纯阴力.神识在这里似乎都不靠谱了,她用神力.世界之力护体,以心觉感应着那些声音,找到了它们的来源。

    它们随处可见,在柱中,在墙上的图案里,在碎石下,在任何有可能的物体中。

    它在诱使人拿起它。

    湛长风意识到这里有无处不在的危险,将找前两人的首要目标换成了找出口。

    一小粒石头滚到平整的地板上,玄诚蓦然回头,盯向残墙之后,“是你?我想这个地方不是决胜负的场合。”

    “我以为胜负已经分了。”出口没找到,还是先找到了一人,湛长风感应到他的身后有一面尚且完整的壁画,“上面是什么?”

    玄诚确定她是真瞎了,转过头来继续看着画壁,“应该是一个部落的诞生.发展,他们的图腾似乎跟水有关,画中出现了很多水纹。”

    他又平平叙道,“但是说不通,这座神庙的内部情况应该是众神时代就如此的,怎会出现后代的部落图景。”

    “没准是后代某个部落的人进不周战场留下的,又或者......”湛长风随意道,“某个已经死掉的世界,被划分成很多块,当成了不周战场。”

    说到水,湛长风想到了青福神庙周围的十二根图腾柱,还有禄斐神庙中的十几块石板,难道真有那么个部落,将自己的图腾.痕迹留在了这片战场上?

    她更在意的是覆在各处的声音,还有从那些雪川团员身上,感觉到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能量。

    是那些声音的主人,附到了他们身上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