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政道会(42)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一丝云遮月,夜半风又高,幽幽溪水被吹起的褶皱里映着两岸的篝火,宁栖梧.赵无明围着西区的三座神庙已经打了数起战役,宁栖梧胜了一筹,这会儿正与赵无明对峙在两方地盘的分界线上,意图在休养一夜后,拼力拿下对方。

    赵无明则守在神庙中,身边的成员将他团团保护了起来,面对宁栖梧的逼迫,他们只有死死守在自己的地盘上,才能维持主场优势,不至于惨败。

    突然轰鸣炸了耳,白光夺了眼,窗外划过的雷炮,让赵无明险以为宁栖梧攻上来了,冲到门口一看,是河对岸遭了敌袭!

    “这......”

    监视天官印的修士大喊,“是寒山兵团来了!”

    赵无明猛然一抬头,就见树上有一道人影,轻缓笃定的声音在两岸响彻,“赵无明,加入我这边,一起攻打宁栖梧,成则分你一座神庙。”

    宁栖梧差点跳脚,“湛长风!你是不是闲得慌,好好守着你的地盘不行吗!赵无明,唇亡齿寒,我一败,下一个就是你!”

    湛长风一面以世界之力护着己方人员能如常在宁栖梧的地盘上作战,一面屏蔽了宁栖梧的声音,“赵无明,他是一定要败了你才有进前三的胜算,我是已经有了胜算,不缺你这一座神庙,我给你三息时间想清楚到底要不要与我合作。”

    “我怎知道你会不会调头来攻打我!”赵无明眸光不定。

    “你可能有点误解,我不是在与你商量,只是给了你一个选择,看来你是不愿意。”

    湛长风神色漠漠,双手结印,月色彻底被遮住了,黑云疯狂汇聚,滚雷炸响,千百道紫金雷电如游龙,自九天俯冲而下,方圆十里内被白光笼罩,撼天动地,似山崩地裂。

    赵无明僵着脸色,拼力调动世界之力,此方空间极力削减着雷霆的力量,不至于她一雷劈死一个,但湛长风携着三个区域的世界之力已经到他面前。

    面对陡增的压力,他只能聚起世界之力对付湛长风,没了他对此方空间的控制,雷霆将他的成员劈得七零八落。

    赵无明顾此失彼,冷汗淋淋,这雷法,恐怖如斯,生死境怕也要避让三分,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我跟你合作!”

    “晚了。”湛长风一指雷霆压下,将他打入地下,躺在漆黑坑底的赵无明很快就被转移出了不周战场,只留下一方天授神箓,她将其融合,第四道世界之力也降临到了她身上。

    湛长风吃下一片玉菩萨,消耗的魂力迅速恢复,她调动世界之力,束缚了剩余的汉霄兵团成员,望向河对岸,“宁栖梧,你想与我合作吗!”

    那雷的范围可包括了他这边,宁栖梧全力削弱着这方空间的雷电,怒然,“合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但我看不到你的诚意。”

    宁栖梧简直要翻白眼,“你想怎样!”

    “玄诚要攻打我这边,与我联手将他打回去。”

    “那你的诚意呢!”

    “如果我是第一,想办法让你拿第二。”

    真够可以的,带了那么点来人,竟真把他威胁到了,宁栖梧咬牙,她现在有四方世界之力,再加本身的实力,确实很稳,不能与之强行抵抗,“好,我答应你!”

    雷霆渐消,宁栖梧也让手下人停手。

    那厢明耀等人看到西边雷霆的光芒照亮了半边天空,心中一焦,这跟渡劫似的动静,不会是湛长风搞出来的吧,她怎还有精力去攻打西区!宁栖梧那边岂不是要遭!

    “柳道友,湛长风势大,如果我们不联合起来,很难胜她,先将她的地盘瓜分了,再来争谁高谁低如何?”

    柳章烽见到山河图上,湛长风已经占了赵无明的神庙,脸黑得如锅贴。

    他本来想将东区的两座神庙都收了,谁想碰到了玄诚,两方拉锯到现在,结果一回头,旁边的湛长风已经将禄斐收了,他被夹在了湛长风和玄诚之间,想要扩大地盘,要么跟玄诚死磕,要么如明耀说得这样,与玄诚,甚至另外的兵团联手,先破了湛长风的地盘。

    “玄诚说不定不是这样想的。”

    明耀听出他的动摇,“现在的情势就是如此,所有兵团联合起来,才能将湛长风这个大头拔掉,玄诚定也看得出好歹,我和白道友愿意当说客。”

    柳章烽抬起头,看见白寻沙从林中掠来,她刚刚去找玄诚了,“结果如何?”

    “玄诚那方早通过法术手段监视到湛长风带人去西边了,他们已去青福趁机削减湛长风的兵力,说我们若想合作,便去帮忙。”

    “可湛长风那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他们很快就会回来支援的。”

    白寻沙道,“玄诚只是想要你的一个态度,削减兵力这种事,湛长风前脚一走,他后脚就上了,哪里要等你去。”

    “好!”柳章烽拍桌定下了,“叫人迅速集合进攻青福!”

    此时青福遭到了巨大破坏。

    “第一二层结界都被破了!”

    “布下的阵法也被破了!”

    “又有人受伤了,药呢,还有药吗!”

    神庙中,掌着天官印的元莘瞥眼瞧见一个一个被架进来的伤者,不好的预感加深,意识再沉入天官印中,忽然看见边界上,柳章烽率着四五十人冲来了,立马化身出现在二里外的战圈里,通知正在抵抗敌袭的团员们。

    “本以为团长说的死守是随便说说的,没想到还真有人趁机袭击。”

    “这些人可真难缠。”

    “嗬。”硕狱突然握住手臂,上面莫名出现了一道伤痕,血都涌了出来,但周遭又没人切实伤害到他,“是谁!躲躲藏藏!”

    “他们的兵团中有许多修士能隔着百里施法伤人,不一定在现场,注意御气护周身。”余笙提醒道。

    “隔百里?我也会,等我去抄了他的老巢。”

    余笙面色一变,转头就看见巫非鱼化成一只蝴蝶消失了......你先把这里的人清干净啊!

    “道友,你很不专心呐,你的对手在这里。”干干净净的声音似雪琉璃,年轻的女修明眸善睐,素裙之外披了纯白的纱衣,像是住在月光里的仙子。

    她手掐印诀,隐秘的力量与天上的玉盘相连,乌云乍破,摇曳的清辉如同一场带着刀光的大雨倏然下坠,天空被割得支离破碎!

    “美则美,却太危险,还是呆在天上吧。”余笙引下星力,星芒聚成璀璨银河卷向清辉,两股力量在天空碰撞抵消,灿如烟火盛放。

    感受到上空威力的修士却心悸不已,恍要被震趴下,妈呀,法修要是发起力来太可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