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政道会(35)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巡逻也是寻找机缘,众神留下的机缘可能散布在不周战场上的任何一处,其中神庙是机缘出现的高概率地点。

    不过青福神庙一眼望去,一览无余,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一个两个对巡逻更积极。

    湛长风探了遍天官印后,失去了兴趣,把它给留守神庙的修士保管,对他们来说,这可是一个查看青福区域特异之处的好机会,待会儿轮到自己去巡逻,说不定能有额外收获。

    而湛长风最感兴趣的是这个天官印是怎么做出来的,通过它,竟能以意识化身巡视领土,若运用到国家中,岂不是高坐大堂便能将领土中的一切纳入眼中?

    她能这么想,先辈们肯定也这样想过,不知这种印在现实中是不是已经被创造出来了。

    藏云涧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诸侯,山海界倒是有一位东临王,但无从知晓他的治国手段。

    镜子是帝君,答应引她入帝道,却需她自己通过祂的考验,才能一点点接触到成王成帝的要穴。

    在青山墓通过的第一关也仅告诉了她百官体制和各类国家形态。没有实质的内容。

    湛长风又拿起天授神箓,它给她的神玄之意更重,它跟天官印相似,不能带出神庙,不能据为己有,应与天官印一样是掌管这方土地的证明。

    她盘坐着沉思了长久,见无人注意自己,悄无声息地将一缕神力弹向天授神箓,天授神箓一震,居然把神力吸收了,与此同时它空白的背面密密麻麻地显现出大段文字。

    意思是她被正式任命为掌管青福的天官,她顿感有一股庞大而威严的力量降临到了她身上,整个青福仿佛跟她融为了一体,地气的流转,气运的聚散,万物的生长死亡,皆在掌握之中,此刻,她就是这方空间的天地。

    原来是这样吗?

    真正掌握神庙,是要得到任命!

    众神纪元,每位神灵使的都是神力,拿到天官印和天授神箓自然便真正意义上地接管了这方空间。

    但现在,想要有神力,除非与她一样得到神眼,通过神眼试炼,拥有神力的修炼之法,她的神力来源于地狱,只要地狱不灭,她的神力便永存。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修炼图腾,间接获取神力。如被她赐予图腾的青鸟使.狂战士就能使用神力。

    藏云涧除了尊王府传闻是信神.修炼图腾的外,其他好像没听过有人能用神力,否则于慎不会说出天授神箓没什么用场的话。

    出了藏云涧就不一样了,王侯帝君那么多,肯定有不少人知道不周战场的隐秘。

    九榜上,可有部分霸主名将拥有六道之眼了,如崂荒天朝的崂荒帝君,就修炼着一枚人道眼,他定也会将自己得到的图腾流传下去。

    只是图腾之物应当是某个圈子内的秘密,所以平常听不到关于它的消息,她也暂不肯定风云界本土的三大王朝有没有神图腾,若有,此次也许能一见端倪了。

    湛长风把玩着天授神箓,它背后的空白全被填满了,她不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唯有装作自己修炼过图腾,拥有神力。

    她自然地将天授神箓放回石桌,没有特意声张,因为她尚不知图腾.神力在界外修士眼中是什么样的存在,也不知道他们晓不晓得神力者能正式得到任命。

    先随缘吧,看他们会不会没事翻看天授神箓,注意到背后的变化。

    湛长风现在对青福有绝对掌控,便松了一分神,巡逻去了,这里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动植物叫她好奇呢。

    她一路过去,妖兽恭让,妖植伏首,仔细倾听,竟能听懂它们递出来的意思。

    湛长风又路过那一丛挂满了鸟尸的荆棘,问道:你们为何对鸟类这么情有独钟。

    荆棘丛传递出欢喜又敬畏的情绪,对她的问题却懵懵懂懂,有的说“天经地义”,有的说“喜欢”,一株苍老的荆棘道:曾经有一只奇特的鸟,羽毛像是燃烧的火焰,它千里迢迢找到我,一头扎在我的身上,和着血泪放声高歌,那惊天地泣鬼神的绝唱让闻者沉迷,我想再听一次,可惜来了那么多鸟,留下的只有惨叫。

    湛长风恍然,原来它们是普通的荆棘丛,只是有了自己的意识,所以变得独特了,这意识还跑偏了。

    “也许是因为其他鸟,都不是那只奇特的鸟,自然唱不出以生命为代价的歌,你如果还记得那只鸟的样子,为什么不等它飞来呢。”

    湛长风留下一句,继续去探别的地方了。

    她寻着万物的指引,又回到了神庙前,它们说这里最尊贵的,除了神庙,就是神庙外的十二根浮雕圆柱,它们管这叫图腾柱。

    十二根浮雕圆柱高达二十丈,每一根都需三人合抱才抱得过来。

    湛长风细瞧了会儿,并没有看出究竟,只觉它们仿佛老了。

    身为神庙的掌管者,她静下心,轻易读取了图腾柱的信息。

    图腾柱的苍老是破落而不是远古,没有人祭祀,让它成了块石头。

    在那个以图腾为主的神道兴盛时期,神道修士自称“巫灵”。

    巫灵沟通神的残余意志,修炼神图腾,也能将神图腾赐给使徒,图腾烙于其身,使徒不仅能从中领悟神力法术,还能得到巫灵加持给他们的力量。

    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使徒,这里面关乎信仰和信仰深浅的问题。

    简而言之,一个百人部落里,能成为使徒的,至多一人。

    于是为了扩大信仰,强其部民,神力高深的巫灵会将图腾镌刻在图腾柱上,并融入法术精髓供更多的人专研学习。

    此举大大提升了图腾师的数量。

    烙在身上的图腾是对使徒而言的,伫立在部落里的图腾柱是大家的。

    久而久之,图腾柱成了一个部落的象征,它上面的纹路成了部落徽章,无形间信仰也在增多,这些信仰反馈给图腾柱,磨砺图腾柱的灵性,使它成为广大部落民和神之间的介质。

    用那时的话说,古老的图腾柱比生灵更通灵,犹如神在世间的分身。

    而图腾柱一旦失去祭祀,就会慢慢失去灵性,变成普通的柱子,要领悟上面的图腾,就难上加难了。

    湛长风感应着图腾柱上的纹路,以神力慢慢描绘着,心中几起共鸣。

    这图腾可以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