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政道会(33)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硕狱绕开荆棘丛,转眼又遇到了一头在湍急河流中捞鱼的黑背熊,这里的生物长相凶狠,性子也凶狠,它抽着湿漉漉的鼻子偏过头,咧嘴露出尖牙,抓鱼的前爪一着地,怒吼着冲撞过来。

    大地在它的四爪奔腾下震颤不已,细碎石子上下颠簸,又被熊掌踏地时荡开的气波碾碎,俨然有着堪比脱凡的力量!

    硕狱身上原始的野性不比它少,抬手凝成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将它抡得翻滚了一圈,黑背熊立起来,龇牙逞凶,伴着地动山摇,要来一个抱杀,谁要是被它那两条比大腿还粗的前肢勒到,脊骨得断裂。

    “这畜生不知好歹!”硕狱三步冲上前,一手掐住它的下颚向后拗,一胳膊勒住它的后颈朝前勒,同时黑背熊如陨石坠落般的两掌也裂空拍到他的后背,要将他揉碎在怀里,结果硕狱纹丝不动,仿佛后背上的绝命熊掌是在给人挠痒痒。

    黑背熊怒然,尖利的爪子刺啦划破了他的无袖背心,留下四道裂缝,背心后的皮肤却是什么事也没有,只留有淡淡的白色痕迹。

    黑背熊终于有了恐慌,双掌如锤头般向他的后背擂去,然而咔嚓一声,黑背熊的脖子先被折断了。

    “团长,要不要留着当储备粮?”离开家乡后,他已经很久没有痛快狩猎了,不禁有点兴奋。

    “你扛得动就先扛着吧。”不周战场拒绝一切外力,除了事先揣在身上的东西,另外的物品是不能从储物袋里拿出来的,包括灵宠。

    如湛长风,也早将文渊笔挂在了腰间,选了些用得着的丹药拿普通袋子装了,藏在宽袖中。

    一些修士不辟谷,食物就可能成为问题,尽管事先说过要带足辟谷丹,但惯常从妖兽灵植中汲取能量的修士,还是更喜欢食肉喝酒。

    硕狱舍不得丢掉这头熊,扛起来背在背上,继续跟着湛长风往东探索,这头熊外表无一点伤痕,不露血味,没有引来其他妖兽的觊觎,反而因它残留的气味,震慑了一些妖兽。

    湛长风的神识比筑基强得多,铺展开去,方圆十里的动静皆知晓,但这范围内没有建筑的存在,她一边传音让众人扩大范围寻找,一边沿河而下,中途抓了几只鸟,种下清鉴魂印放飞。

    找到神庙.占据神庙,是这场团战的核心。

    神庙没找到,将进酒.岑熙那边先碰到了遭遇战。

    两伙人都是隐了气息潜行的,转过一个山包就直接撞上了,二话不多说,都是先下手为强的意思。

    江敏越身边伴着三人,将进酒.岑熙只有两人,二对一怎么也能重伤了他们,还有什么好等的,她祭出镇山印就轰然朝他们压去。

    “呦,怎连吱都不吱一声。”将进酒刺出八宝磐龙枪,枪尖似龙舌,枪势如龙息,倏然将镇山印打翻了。

    “让我会会你!”禾双子抽出盘在腰间的长鞭,鞭如灵蛇,缠住了枪身,他臂力奇伟,让将进酒生出要被拉一跟斗的错觉。

    但这怎么可能!

    将进酒挑枪而起,反将禾双子在半空抡飞了一圈,三人一看,暗叹不好,碰上硬茬子了。

    要战,怕他们有援手。

    不战,浪费了这天赐良机。

    禾双子松鞭凌空翻到一根横长的树杈上,急怒道,“你们还等什么!”

    “别急,慢慢来。”这四人没什么默契,岑熙抓住了他们犹疑的空档,一篇经文脱口而出,威能赫赫的金色蝌蚪字划出了一个大圈,要把他们困在里面。

    江敏越秀目大睁,再次打出镇山印攻向即将闭合的环形,蝌蚪文与她皆是一震,趁着环形滞缓的瞬息,她夺路跳出环外,另两人却没要么好运了,随着环的闭合,身上好似被加了一层又一层的枷锁,力量运转都不顺畅了。

    他们各自使力撑着马上要全然闭合的环,气急败坏地喊道,“你俩干什么,还不来救人!”

    江敏越与禾双子一对眼,一个攻向将进酒,一个攻向岑熙。

    将进酒为了护住与环内两人僵持的岑熙,立在他背后,长枪横扫,与江.禾二人斗在一起,“既然遇到了,那就都给我留下吧!”

    黑龙盘身,他如无坚不摧的武神,以无可匹敌的千钧之力将江敏越扫落,枪身刚挨到江敏越,她便觉腰骨都被抽断了,翻砸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惊然掐诀逃遁。

    禾双子心里大喊遭,即刻也逃了,将进酒没有追赶,一枪将环内两人串了串子,伤的不是什么死穴,然也足够他们失去行动力。

    这两人身上揣着的护身令里钻出混沌气,朝将进酒.岑熙的护身令里钻去。

    “还真有那么回事。”将进酒挑眉看了眼自己的护身令,问二人,“来,说说,你们是哪个兵团的,现在人都在哪里?”

    “要杀要剐随便!”都是天之骄子,哪个还没骨气了。

    “送他们出去吧。”岑熙道,再耽搁下去,就怕逃走的两人领救兵回来。

    “行嘞,说说你们的印记在哪里?”

    换了两人的冷眼,将进酒只能自己扒他们的衣服找,幸好一撸起袖子就看见了,这印记是进入光门时,自动烙在身上的,自己抹去或者别人动手抹去,他就会被送出不周战场。

    他们的印记是雪川二字,便说明他们是雪川兵团的人。

    送走了二人,将进酒.岑熙立时就把雪川兵团的消息传递了出去。

    此时,禾双子.江敏越也找到了大部队,兵团长肖毅惊道,“你们遇到哪个兵团了?”

    “不清楚,一个使枪的,一个像是儒道弟子。”一千人的姓名谁记得全,记全了也不一定对得上相貌,更不知道他们入了哪个兵团。

    肖毅却是一个聪明人,他掏出最新版的繁星录,每个人后面基本都被他仔仔细细备注了几句话,“使枪的有好几个,儒道的可能是岑熙,那他身边就是将进酒,千人聚会时,这两人可是跟湛长风打过招呼的,站得也近,十有八九是湛长风的兵团。”

    “这怎么办?”禾双子拧眉问,“此时大战不好吧。”

    “连根据地都没找到,不好开战,白白上去送人头。”肖毅果断道,“先撤,避过了他们再说。”

    他强调道,“这不是怕,是战略性撤退,等我们找到神庙,得到神庙里的资源,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行,听团长的。”

    肖毅是被强行推上兵团长的位置的,委实是临至后期时,九个兵团已经满员,还有三个兵团没满员,三个兵团长失了信心,你推我我推你,推出了肖毅,合成了这一支“杂牌军”。

    他们兵团中一个也没有上过战力榜,团员们都自嘲是去陪跑的。

    好歹肖毅瞧着靠谱,决心带他们好好打一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