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政道会(24)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无垢宫

    宽阔的宫殿中,金玉做柱,白玉铺地,一张方形雕龙刻凤的桌案长达十米,陈设在殿中央,案上数十幅景象瞧得人眼花缭乱,两侧十二名没在第一轮比试中出现过的裁判严肃又忙碌地做着记录。

    “真不知道该说是惊喜还是变故。”披着羽衣的蒙玥先生瞥了眼即时呈现的一副画面,又打开另外几个已经看过一遍的留影石,眼有深思。

    “岩华先生,她真的是小黎界之人?”

    当初负责在星途灵船上接引的曹岩华也是裁判之一,这会儿翻着资料应道,“是的,她是小黎界长老会议的荣誉巡察使,名下有一个兵团和一座私岛,没有任何家族门派的背景。”

    “她用的功法十分高深,初步可以肯定到达了大乘的地步,奇怪的是,圣地和说得上来的散修大能中,没有这一道传承。”蒙玥支着下颌,有点想不通,难道是什么没出世的古传承?

    “这倒与我们没多大干系。”岩华先生瞧着画面中顾翰星向湛长风提出叩心之战,“只是她有点强了,若她将榜上前十五都斗败了,那后面两关还有什么悬念?前几届也没听说出现过这么虎的人啊。”

    叩心即挑战心魔,凡生灵都有恶的一面,魔道修的是自在由心,释放自己心魔的一面,然后降服它,这才算真正入道。

    画面中顾翰星拿出了叩心镜,两人进入镜中面对心魔,谁先出来谁胜。

    这人连续斗败了名列前且素有强名的白寻沙.柳章烽.陆沉,以至于其他人对彻底打败她不抱多大希望,转而希望从另外的方面击败她,无论是宁栖梧的斗棋还是顾翰星的叩心魔,已经表明他们对她的忌惮了。

    岩华先生感叹间,湛长风已经从叩心境中出来了,他掐指一算,这都不到小半刻吧,她的道心难道没有任何瑕疵吗?

    实力.心境.能力,竟都如此高,堪称完美,蒙玥心下赞叹,面上不露分毫,顺着岩华上一句话道,“那也未必,斗技室的场地毕竟有限,对某些人来说施展不开,而且不排除有人为了进入后两关选择稳妥做法,保持现今的排名和战绩,不去和她争。”

    “升龙令本就是要选最强的一批人,管你悬念不悬念,你还以为看戏呢。”

    岩华先生也不恼,“我不看戏,我想的是三大天朝的使者来看什么戏,他们那边的苍莽斗法也在举办吧,怎还万里迢迢跑到这里来。”

    “只要不做戏就行了。”蒙玥心有郁郁,虽她是会方裁判,但也不能不承认,在苍莽斗法上表现出色,很容易被王侯忌惮,招来杀身之祸,除非被他们所用,或者没有出道的意向,安分做个化外之人。

    说到出道,她调出了另一副景象,“太上灭魔宗的弟子,怎会刚筑基就出道了,这是冲着荒界升龙塔来的?”

    出道意味着出师,自身所为一切自己承担,与宗门没有关系。

    不过他出道出得光明正大.人尽皆知,不乏有将太上灭魔宗当其后盾之意,出道后便以一界榜上者的身份参加苍莽斗法,难免让人深思。

    “难说,上面的事,谁知道呢。”

    蒙玥摇摇头,“暂且看看吧。”

    十二名裁判将出众的修士进行筛选,必要的话会收入政道会,给予保护,毕竟他们设立苍莽斗法.成立政道会的目的是为荒界的功法.宝物找传承者,以此恢复玄天修道界的生机。

    背景弱小.实力强大的修士是他们的首要观察对象,蒙玥先生已然将湛长风排在了头位,然又因她的传承心有迟疑,有这种高深的功法,背后当真没有师门吗?

    不提其他,胜过顾翰星后,此时她的排名已经至第一,累积的战绩高达三千多万,按照以战绩多的那方的三成战绩为比注的规则,这意味着后面的人和她比一场就有可能将战绩点全部输光,无缘第二轮。

    她也对近两轮没有人直接跟她对战感到诧异,若她真的实力太高,倒有种逼迫后面的人上来送战绩的嫌疑了。

    咄咄逼人.力大欺人可不是好词。

    但三千多万还不够,离第一轮结束还有九天,某些修士努努力也能达到这个战绩,且这时是她势最盛的时候,唯有一举达到顶峰才可将胜利带来的影响最大化。

    所以她是不能在这时终止挑战的。

    正当湛长风打算挑战一下极限,找个合适的理由让后面的七人一起上来挑战时,有人先在敞开的石门前邀战了。

    “某弧昊山丘仲浮,前来会一会你!”

    顾翰星将将要把放于石门上的铭牌拿出,一人便风风火火行至身边,开口就是一记响亮的呼喝。

    他瞥头看去,近在身边的修士身长七尺,身材精廋,穿着件蓝色道袍,扎着一个松垮的道髻,好像一不留神就会散开,一张脸好看是好看,却有山野之人的质朴和不谙世事的轻浮。

    “道友,人家还没挑战完呢,你得排队。”顾翰星挑着眼提醒。

    这名叫丘仲浮的修士大笑一声,直白道,“磨磨唧唧真是麻烦,待我将她打败,自会替她挑战剩下的人,早输晚输不都一样吗?”

    观战室里的众人看不到石门口的情景,却听得到声音,当下哗然,这货是谁啊!

    湛长风不喜不怒,侧首看向门口,“你若要先挑战,就去观战室和其他挑战者商量,我不会因你与他们失约。”

    其他挑战者:算了,你还是失吧。

    “有道理,你等着!”丘仲浮跑到观战室前,一拍大腿,又跑回来了,“我没战绩点,你要不帮我将观战室的门刷开,或者让他们出来一下?”

    ......

    这人竟到现在还没有战绩点?

    是想要一鸣惊人,还是有信心在最后几天能闯进前一千?

    顾翰星瞧着有意思,“走,我帮你去刷。”

    他极乐意给湛长风添点堵,居然连叩心境都降不住这人,没点心魔,比仙门的人还仙,他看不起她,这种没有心魔的人生她是怎么过下去的?!无聊不无聊!

    正好助这“意外”一臂之力,希望这傻乎乎的修士别叫人失望。

    伴随着众多议论的“谈判扯皮”后,丘仲浮终于如愿“争取”到了先挑战的机会,大步走进斗技室。

    他现在是零战绩,如果赢了,将直接获得千万战绩点,如果输了,他的战绩点就会刷成负数,湛长风仍旧能得到点将台替他支付的战绩点,自也不亏。

    只是他敢在这时激流勇上,让众人好奇又惊诧,到底是一山更比一山高,还是螳臂当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