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政道会(23)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宁栖梧拿到了先手,凝出一枚棋子落到棋盘上,余光打量着湛长风,这副棋盘是他的一位先生特制的,落子需心.神.意.力凝于一线,方可安然将其放在棋盘中。

    这绝不是一件简单事。

    他苦练了一月余才能将棋子置于上面,又三月,才可控制心.神.意.力的巨大消耗,完整地下完一局棋,唯一的技巧就是反复练习。

    宁栖梧不信湛长风仅试落了一子,就能掌握下棋方法,他看着湛长风随手凝出一枚棋子,落子姿态倒是风流清举,却无半点郑重,心底不禁摇头,虚有其表,她这子是落不上去的。

    啪嗒一声,惊醒了宁栖梧。

    “该你了。”湛长风道。

    宁栖梧眼有不可置信,抿直了嘴角,再落下一子,仔细盯着湛长风的动作,她的动作依旧行云流水,还被他莫名地看出了几分写意,但他完全没看出她用了多少力,上了多少心。

    特制的棋盘和盘上局势都在消耗心力,宁栖梧渐渐顾不得去想她为什么仅第二次就能落子,他的心思全都被灌注到了棋局上,他拿到了先手,这一局对他有利,以他的棋术,完全可以牵着对方走。

    一子又一子落下,湛长风也不得不承认宁栖梧棋力了得,粗窥应是走自然流的,灵活多变,应付能力很强,即使有时候她的落子出乎了他的意料,破坏了他的布局,也能快速反应过来,加紧挽回。

    然挽回的次数多了,本身就是一种失败。

    宁栖梧迟疑落下一子,啪嗒一声,湛长风的棋子紧跟着就落下了,他额上渐生冷汗,几乎对自己的棋术产生了怀疑,闭目冷静了几息,重新审视棋局,竟发现他之前救下的棋子成了占地方的鸡肋。

    宁栖梧好似被困缚的野兽,左突右撞,艰难地寻找出路,湛长风不催他,慢慢等着。

    风云界的修士不由呆愣,宁栖梧有号称棋仙的强者教导,棋力惊人.智慧卓绝是他身为王朝继任者的标签,竟然在此遇到了让他寸步难行的对手吗?

    宁栖梧提出以棋为战,在风云界修士眼中一点也不足为奇,风云界现在有三大霸主王朝,十余路诸侯,虽各自占据一方朝着其他中世界扩张疆土,暂时没有起战,争夺这大世界的主控权,但平日里的摩擦也不小。

    逐渐,含有军事意味,又不损伤兵卒的棋,就成了各王朝.各方国彰显国威的手段之一,各国都设有棋待诏,外交时来一场,展示国之尊严。

    另还设有棋手段位考核和比试制度,排有棋榜。

    宁栖梧在风云界的棋榜上名列第十,以他二十几的年纪,这个成绩已然不斐。

    宁栖梧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在此举棋不定,落不了子。他明明感受不到湛长风的棋风,就像是在随意落子,东一扫帚,西一耙子,偏偏能将局势翻转。

    他凝思之下,终于将子按下。

    这时他看着湛长风将一枚棋子放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心中有点莫名的不安,前半局他顺风顺水,眼看大局就要成了,却遭突然反转,陷入困境。

    他仔细回顾那半局,揣摩出,她看似随意的一子,在十余招后,遇上另一子就连在了一起,顿时改变了盘面局势。

    宁栖梧死死盯着这不起眼的棋子,要防范它吗,怎么防范?

    他推测着盘面上可能会发生的变化,殚精竭虑,半刻后才落下一子。

    啪嗒,紧随的落子声让他浑身一震,头疼欲裂。

    安静的观战室中有人看出了火气,拍着大腿就狠道,“天尊在上,换成我,宁愿跟她打一架,早死早超生。”

    看不懂棋局的修士光见宁栖梧皱眉就脑袋疼,识棋的脑袋也疼,这局到底该怎么破!

    藏云涧的社学制度,让藏云涧绝大部分修士都接触了琴棋书画和六艺,对棋多少识得一二,如朔旦,他就明智地没有顺着去落子破局,只要看出湛长风现在占了优势就行了。

    余笙看着看着,又想起了社学里发生过的事,当时易湛布的残局可是叫她和于之淮头疼了一天一夜,最终也没解出来,后来那残局还被教授棋术的先生收录去了。

    这两人,那么巧,都擅下棋?

    宁栖梧对着那枚棋严防死守,湛长风但笑不语,几招后,局势再次大变,她一下子胜了十二路。

    宁栖梧大惊失色,看向棋盘另一处,为什么这里的棋子会连起来!

    至终局,湛长风已经胜了二十一路,宁栖梧投子认输。

    宁栖梧大受打击,这比斗法输了还让他难以接受,不甘心地问,“道友习棋几年了?”

    “十年吧。”

    倒是和他相差不多,他好受了点,又问,“道友以前也用过这种棋盘吗?”

    “第一次见。”

    宁栖梧默然无语,惊得不知该怎么接话,棋术高他,他没话说,可为什么她第一次见,就能将棋子安然落在棋盘上?!

    落子需要的是心.神.意.力的统一,难道她这四方面已经融在了一起吗?

    所以.....她的功力才能那么深厚?

    这四方面不单单是用来落子下棋的,当初,他跟着先生习棋,首次在先生的要求下达到这点后,对力量的操控就进步了许多,修炼的速度也快了几分。

    “道友,是如何落上子的?”宁栖梧冒昧问。

    湛长风袖手而立,对他的问题很是无语,“下棋的基本功底就是眼到心到神到力到势到,从手到脑都浑然同步,如果我没看错,这棋盘是用来锻炼专注度的,会下棋的人都能在上面落子吧。”

    ......吧。

    宁栖梧被这个“吧”字砸得有点疼,它明明就是修炼力量.控制力量的良器!

    不,他要回家向先生问问清楚!

    湛长风看了眼时间,已经到午时末了,这宁栖梧倒是成功将她的约战时间都拖延了。

    她面南道,“因为个人原因,错过了与后面几位的约定时间,所以各位想挑战也行,不想挑战也行,我随时恭候,然午时末的道友,可以上来切磋了。”

    宁栖梧.陆沉.柳章烽.白寻沙,前十已经有四个败在她手上了,斗武斗棋都完败啊,他们着实不想上去送战绩。

    当时手快向她约斗的吴天门顾翰星神色复杂,他也算是好斗的人,还是第一次没了战斗欲望,他本能地感觉到了那雷对他的压制,体内的魔道真气都颤起来了。

    顾翰星远远朝仙门的方筹道,“道友,你的时间不是错过了吗,我的给你啊~”

    众人被荡漾的语气吸引,齐刷刷的视线转向两人,噫!

    方筹冷冷看了他一眼,“转移视线,怕了吧。”

    ......顾翰星站起身,咱魔门还没有怕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