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政道会(22)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除白.柳二位道友,我希望与榜前十五位讨教,如果不想武斗,文斗我也不会拒绝,比试内容可以商量,诸位来此苍莽斗法,不应该释放自我吗,我是期待能与各类高手交战,弥补不足的。”

    说得客气,却不给他们退路啊。这战已然不应也得应。

    陆沉复又看了眼邀战信息,这上面分明还显示了斗法的时间——午时一刻。

    近在咫尺的时间叫他知道他是第一个被约斗的。

    陆沉快速分析她的战斗方式,只要抗住了她的雷,他就有信心败她。

    抗,却是他最会应付的。

    宁栖梧余光看见他走出观战室,心中一惊,难道自己是第二个被约战的?

    这人是想从第一位开始往下挑战吗?

    自己的约战时间是午时三刻,她认为她可以在两刻内败陆沉?

    还是说她必须在两刻内败陆沉,才能保证有时间应付接下来的挑战?

    十二个挑战者,算它每人两刻就是三个时辰,她的雷法坚持得了那么久?

    宁栖梧若有所思,如果是打着节约时间的策略,那她就要失算了,万不该将陆沉排在第一位,陆沉形似木讷,沉默寡言,看似丢人堆里也找不出来的路人,却为不语阁的嫡传。

    不语阁向来推崇苦行,工于身体和道心的磨砺,他们的功法连着他们的人,都极为坚韧,就像是沉默不语的磐石。

    要将这块磐石击碎,花费的精力与时间可得不小。

    陆沉踏进斗技室,满身戒备,时刻准备抗击雷法的威能,然斗技室内的雷霆没有一点威力,致使他能安然走入,并有空见礼。

    他心有疑惑,但本身不喜说话,不善言辞,便只点了下头,“道友,请。”

    “请。”

    危险之意持续掠过心底,将他笼罩,雷霆之威瞬息复苏。陆沉不敢大意,她对雷法的掌握竟如此炉火纯青,能随意控制它的强弱。

    “不动如山!”陆沉周身擢升起玄妙的气流,形如不可摧毁的坚石,又比***甚,似历经沧桑.百载不移的岩山,他可能不够崔巍,不够崇峻,但绝对坚挺。

    雷落到他身上,他震了三震,心潮澎湃,仿佛面对着不可抗拒的天威。

    这雷法的威力比他想象得还要大,如果不能在一刻内击败她,他只能任人鱼肉!

    那人的身影仿佛与雷光一起融在了黑暗里,突兀,又被雷光遮掩着,行踪不定。

    陆沉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他坠腰下蹲,双手握拳,好似面前放着一面无形的大鼓,“呔!”

    拳擂落之际,空中泛起了凝如实质的波纹,从上至下,从前至后,层层叠叠,整个斗技室宛如被困在动荡的水中。

    湛长风感觉到了一种从身到心的凝滞,连雷声也像被蒙在了鼓里,变得模糊不清。

    她甩出一道剑意直袭陆沉,陆沉眸含清光,拳擂似疾风,波纹纷纷炸裂,于此同时,这方空间内的一切力量开始崩解,剑意湮灭,雷光停滞!

    观战室屏息以待,心脏剧烈跳动,经脉也要逆流,快炸开似的。

    “把屏障加厚!”有人急促喊道。他们也受到了陆沉的影响!

    虚神域护在周身,管他有形无形的攻击都得被消磨,湛长风守持灵台,双手结印,雷霆大盛,突破凝滞的空间,劈下惊雷。

    陆沉咬牙擂拳,攻势却未能消减雷电,眼见着就要劈到身上,“不动如山!”

    咔嚓!

    众人仿佛听到了碎裂的声音,似山崩地裂,一如有不可阻挡之势劈在他们心头,惊骇欲绝。

    陆沉,输了!

    宁栖梧注意了下时间,还不到一刻。

    他与陆沉曾经斗过一次,实力不相上下,且他不善防御,很容易被她克制。

    但要他不战而降或者找借口不应战,那是做不到的。

    宁栖梧安心等到午时二刻,施然进入斗技室,“道友功力高深,我不做无谓之争,敢问道友棋艺如何,能不能来一局?”

    她既然自己说了文斗也行,那就别怪他了。

    雷霆消失,斗技室又是一片清明。湛长风淡然颔首,“道友开心就好。”

    “......”什么意思?!

    “好,我们就来下一局,以此为战!”宁栖梧沉了一口气,拿出一张白玉棋盘,倏然涨作一丈长一丈宽,“棋盘就在这里,棋子,需以自己的力量凝落。”

    “很有意思。”湛长风注意到这张不是普通的棋盘,上面还有无形的禁制,仅仅凝了力,是很难将棋子放上去的。

    宁栖梧垂眼,“道友要不要试落一子,免得我不战便胜了。”

    “那我就试一试。”湛长风以元力凝了一子,下于棋盘上,甫离手,棋子就消散了。

    “那是什么棋盘?”余笙刚出斗技室就听人说湛长风在邀战前十五名,赶来一看,倒是见两人打算下棋决胜。

    已经看过一场比斗的巫非鱼冷笑道,“只要棋盘不出问题,她这局又是稳胜的。”

    余笙略感怪异,巫非鱼有时轻佻又妖媚,其实对谁都不冷不热,比照来看,嫌弃.不待见湛长风,反而显得两人有问题了,再加上此时这句话,她们难道以前就认识?

    “湛长风棋艺很好?”余笙没有问,一旁的将墨顺口问了。

    这一处角落比较空,于慎从一开始就占了,其他小黎界的人过来时也坐在了这里。隔着不远还有岑熙.将进酒,岑熙后头有个剑眉星眸的修士,是山海界的宰飞星。

    余笙随意扫了圈观战室里的情景,就听巫非鱼幽凉凉道,“那么会唬人,棋艺能不好么。”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湛长风果然是得罪你了吧。

    场中,宁栖梧微笑,“湛道友,还比吗?”

    湛长风两指搓了搓,嘴角微翘,“猜先吧。”

    “有胆魄。”宁栖梧拿出一颗骰子,“谁摇到的点数大,谁下先手,如何?”

    “可。”

    “这南江的公子可真会玩儿。”廖鹏笑着说道,不过柳章烽一点没笑出来,“宁栖梧有一位师父是风云界有名的棋手,号称棋仙。”

    同是王朝公子,区别还是很大的,宁栖梧一生下来就拥有极高的血脉,铁定的公子.宁鹤王的继任者,所有资源都已经给他准备好了。

    而他作为长泽王朝的王选,却要从几百个人中杀出头,自己争到公子之位,坐了公子之位,还得跟其他继任者拼资源拼势力。有时难免羡慕宁栖梧。

    不过南江王朝另外的王族后裔挺惨,仅凭血脉这点就绝了当继任者的可能。

    如此一想,对这个从小界一路拼杀上来的人有了点感同身受,只有战到最后,才能出头,才能为自己搏出更好的未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