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政道会(20)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第一轮比试进入最后十天,众参赛者的层次也开始浮现,榜下杰出者大多已是庶长,战绩点维持在几十万上下,难以寸近。

    榜上三百人则都拿到了庶长军衔,战绩点俱在百万以上,在第四十七.八名左右出现了一道沟,上是五百万者,下是三四百万者。

    前十人却已进入另一个臻境,战绩点全都高达千万。

    同阶相斗,以战绩多的那方的三成的战绩为比注,千万的三成就是三百万,跟他们打一架,基本就会将自己的战绩点输光,所以轻易是没人会去挑战他们的。

    他们相互间也僵持着,输一场,排名就会直降,再赢一场,说不定可以进一个名次。

    不一定非要挑战目前的第一位才能取代,战力榜是战绩点.功勋还有隐藏的胜负率的综合考校,综合够强,就会自行进位,然经前人对战力榜的探索研究,挑赢排在自己前面的人,确实也会给综合考校增加一些权重。

    现在的第一位是不语阁陆沉,胜114场,败零,战绩点一千四百三十万。

    第二位是南江公子宁栖梧,胜113场,败零,战绩点一千一百十二万。

    在前一天,宁栖梧还是第一。陆沉挑战了第十位的盛半子,险胜。盛半子掉到了第二十三位。

    眼下第三位是长泽公子柳章烽,胜112场,败零,战绩点一千一百万。

    第四位青云门方筹,胜112场,败零,战绩点一千零九十八万。

    第五位玄天剑脉妙玄,胜110场,败零,战绩点一千零八十一万。

    第六位白沙族白寻沙,胜109场,败零,战绩点一千零七十三万。

    第七位便是湛长风,胜108场,败零,战绩点一千零七十万。

    第八位赤昌国公子明耀,胜106场,败零,战绩点一千零二十万。

    第九位吴天门顾翰星,胜104场,败零,战绩点一千零十一万。

    第十位山海界宰飞星,胜102场,败1,战绩点九百九十四万。

    陆沉挑战同前十的盛半子就像一个信号,纵使诸人有这样或那样的顾虑,但都不重要了,能被记住的唯有第一,唯有最强的那个!

    战力榜上再次硝烟四起,达到新的约斗高峰。

    一些自知无望前一千的修士做起了专职看客,在各个观战室来回跑,想了解对手情况或者预选兵团的修士则会抽空观战,各类消息也因此腾飞了起来,名气出众者将更出众。

    险些被遗忘的会方在这关头首次干涉比试的进程,建议零一号斗技室为争夺前十的专用场地,这也促使一直各自挑战,甚至没见过面的前十们,在同一个观战室相遇。

    魔门顾翰星的黑焰淹没公子明耀的的拳势后,一名柳眉杏眼的女修从观战席上站了起来,清风徐来,旷达通透,“湛道友,该我们了。”

    白沙族,白寻沙。

    白沙族是风云界传承了数千年的世族,比某些新兴王朝强得多,就如长泽.吴曲.南江这三大霸主王朝对它也多有忌惮。

    王朝与世族.门派之间的关系总是有点微妙的,她甫开口,宁栖梧和柳章烽就移去了目光,过了几息,才去想她邀战的是何人。

    湛长风,虽在第七,却是最不被看好的,固化的印象中,小界之人在底蕴方面绝对比不过中界大界。

    风云界域三千小世界,能修炼的,且连接了星途,有资格参加政道会的,也不过六十九。

    这六十九个小世界,七百多人,差不多都垫了底,近半已经是负战绩。

    纵使小黎界有二尊立下的六院当招牌,然明眼人都知道六院只是给了他们去往宗派的台阶,提供的功法.秘术.道理等各方面资源远远不及王朝.世族.门派。

    湛长风能杀进前十,对某些人来说是挑战观念的事,还有人认为她是专挑弱者挑战,投机取巧才将战绩点刷到了这么高。

    不过跟她对战过的一百多人可能不会同意,曾看过她对战的人也不会同意。

    被前边战斗破坏的斗技室恢复一新,湛长风和白寻沙一前一后进入。

    白寻沙一身红边云雷纹白袍,容貌昳丽,英姿风发,仿佛河岸边踏马而歌的名门高士,一举一动皆是随性,皆是优雅。

    她眼中之人模样普通,风骨独特,即使蒙着眼,也有一种被注视的感觉,疏冷有礼,似高置的寒玉。

    因家族的关系,她几乎一眼看出她身上带着某种古老的文明礼仪的特质,心下略有好感,“这场比试,我们点到为止如何?”

    同一层次的对手战斗,若要以其中之一趴下才算结束,那接下来几天,两人可以在疗伤中度过了,第一轮已到末尾,浪费时间就等于是浪费机会。点到为止,是损失最小的战斗方式。

    “最好不过,白道友请。”

    “何必这么严肃,我有几个问题,你回答得上来,我就认输。”

    白寻沙笑着说完,观战室先炸了,“什么意思,回答问题就能赢?”

    “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吧。”

    “我怎没遇到这样的好事。”

    温和的人,湛长风自然温和以对,“白道友有何指教?”

    白寻沙意气风发,“指教倒是没有,我有七问予你,可论?”

    “论。”

    “第一问。”白寻沙负手而立,右脚踏前一步,刚刚修复好的地面瞬时开裂,重重气劲排山倒海般砸向湛长风。

    柳章烽肃然,“白氏七步诀,不死也枉然!”

    另一头的宁栖梧也低声道,“外力加灵魂攻击,躲无可躲啊。”

    她问,“何为仁?”

    湛长风以单手扣印,结界起,“推己及人,仁者爱人。”

    她问,“何为义?”

    第二步踏出,这方空间的威压又重了几分,似乎所有活物都被困压在无形的大手下,身体和精神受到了莫大的挑战,观战室中有些受到影响的修士神识几欲昏沉,不知所以。

    湛长风:“义者宜也,明辨是非。”

    她问,“何为礼?”

    湛长风:“示人以曲,斋庄中正。”

    她问,“何为智?”

    湛长风:“一叶知秋,道不远人。”

    她问,“何为信?”

    湛长风:“言辞由衷,始终不渝。”

    五步已出,白寻沙上空有一执剑之影若隐若现,宝相庄严,似乎随时都会挥剑而下,斩尽敌手。

    “何为战!”

    白寻沙的七步七问有直叩道心之能,迟疑了会露出破绽,说偏了怕是会被问出心魔。

    湛长风拢袖而立,沉吟,“众生枯骨,成君道途。”

    掷地而有声,沧桑又血腥。

    白寻沙气稍滞缓,神色凝重,以此前五问看,这该是光明磊落,具君子之风的坦荡之辈,为何这第六问,问出了如此答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