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政道会(7)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打开房门,空无一物的房间内化出一件件家具,红梁黑木.轻纱幔帐,当中放着一座鼎,后边是金丝楠木案几,上置笔墨纸砚。

    她将手移开门框,变幻就停止了,东西墙空空如也,看着有点不伦不类。

    侍从提醒过屋内摆设能随心设置,原来是这个设置法。湛长风重新将它改成了一间幽闭的净室,四四方方,只有中间一个蒲团。

    静修了两日,第三日夜,走出会馆,夜空中千道流光飞入无垢宫,无垢宫灯火通明,悬在云端,犹如一轮金月。

    及辰时,会馆内的传送阵全部开启,湛长风寻到温辰等人,一起走进传送阵中,转眼置身新天地,似位于无垢宫中庭,南北三千步,东西六七里,数万参会者丝毫不显拥挤。

    钟鼓齐鸣,彩凤双飞,前殿高阶上,席位已设,一名黄袍老者威势甫出,全场皆静,他开始高声唱名,“请,政道会会长子山真君!”

    “请,吴曲王朝大明王!”

    “请,长泽王朝和光王!”

    “请,南江王朝宁鹤王!”

    席位上已有一真君.三王落座,威能赫赫,身形不能直视,仅能感其意浩瀚广博。

    按照往届,唱名该结束了,但这回,黄袍老者顿了半息后,声音微不可察地带上了更深刻的敬畏,朗朗道,“恭迎广平天朝尊使,弘方真君!”

    “恭迎万星天朝尊使,飞章真君!”

    “恭迎崂荒天朝尊使,高卓真君!”

    底下数万人有的懵懂,有的已在心底掀起了惊天巨浪,怎会有天朝尊使来参加这届政道会,难不成,风云界域的天要变了?

    湛长风忽然想到了拿取帝星碎片时,一刹那的被窥视之感,又想到了镜子提醒她小心广平天朝,不禁凝色,复又松开,任它瞬息万变,反正她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会长子山真君与三王依次祝贺词后,宣布政道会正式开启。

    对筑基来说,会议以及会议上的勾心斗角是长辈们的事,他们只需顾好苍莽斗法就可以了,而对小黎界众人来说,会议也不关他们的事,只要专注斗法便可。

    然在点将台还没开放前,湛长风按照大会流程表,寻了几场公开会议旁听,有的是两界共争一个秘境,久久不得到解决,请求政道会协调,有的是正在打仗的两界,一方要求和谈。

    风云界域三百中世界,三千小世界,纵使大多小世界是平凡世界,没有连接星途,无法参加政道会,但总的前来参会的人数依旧很可观,要政道会协调的矛盾也多如牛毛。

    湛长风听了几场会议,意外遇到了余笙,两人便坐一道了。

    余笙心有疑,“道友也喜欢旁听会议?”

    “此事何来喜不喜欢,为长见识罢了,道友难道不是吗?”

    “自然是。”这些政治会议在寻常人眼里可是枯燥得很,要在这方面长见识,所图不小啊。

    余笙亦从卢一山那里得知白痕长老有意将身边这位扶持成长老会议的后盾,直言便是类似最强供奉之类的存在,但现在想想,人家可能不想当打手。

    她言语行止皆坦荡,似乎不在意自己透露出来的东西,余笙因此也没有产生恶感,只是想到她曾问自己“升龙令值不值得拿”,不由浮起种种猜测。

    她是想招揽自己,还是试探自己?

    于是余笙走神了......她回过头来会议已经结束,捏了捏眉心,这样一个有实力有前途的人若有掌权的想法,对长老会议不知是好是坏,在没弄清她的目的前,还是保持距离吧。

    湛长风听完全场,跟余笙告辞,余笙的语气显然多了几分疏远。

    湛长风早有预料,笑笑便走了。

    此时天近黑,点将台前的守卫让了条道出来,络绎不绝的修士进入点将台,清空战绩点和功勋,为三天后的第一轮比试做准备。

    湛长风得空到点将台察情殿清空了战绩点和功勋,就一直留在房中修行。

    四天后,她手掌一抚,拿起点将台铭牌,空空的战力榜已然更新,目前排在第一位的是郝庆元,七场连胜,战绩点一万二。

    点将台斗技的规则是高修为向低修为挑战,不管输赢都是没有战绩的,低修为向高修为挑战,则以战绩多的那方的五成的战绩为比注,同阶相斗,则以战绩多的那方的三成的战绩为比注。

    第一轮比试为期一月,现在才过一天,众修士的战绩点普遍还很低,两者相斗,赢的战绩点有限。

    湛长风打算半月后进行挑战,先将对手们都养养肥。

    像她这种策略的不在少数,这种策略能奏效,还是因为会方规定,凡被挑战的,不能拒绝,除非挑战者太多,排不到。

    不然要是没人愿意接受实力高超者的挑战,那些实力高超者岂不是连第一轮都过不了?

    但还存在一个隐患,若一个人的挑战者太多,可能到比试结束都轮不到自己。

    又隔了一天,湛长风再次观察榜上排名,以及所有参赛者的名字,比照曾在山海界三皇宝树上记下的人名,向十几个最有可能走到后期的修士预约挑战。

    她发现这第一轮还是有点斗智斗勇的,一不小心可能会落到无人能挑战或轮不到自己挑战的窘境。

    铭牌微闪,陆续也有人向自己预约挑战,看样子广撒网.未雨绸缪的不少。

    隔了数天,玲珑交易会开始之日,湛长风方出门,出门便碰到了形色匆匆的左逐之。

    左逐之惊讶,“嗨,我说你怎连日不见人影,不会全窝在房里了吧。”

    “嗯,你这么匆忙是干什么?”

    左逐之一时无言,半响才道,“有些人找我们的麻烦,巫非鱼.余笙.聊清凡他们都被连续约战了,我也收到了多条约战信息,又不能不答应,这会儿正要赶去呢,你没收到吗?”

    “我统一将约战时间排在了十天后。”湛长风问,“你怎知道是有人找麻烦,而不是正常约战?”

    “船上的时候,巫非鱼不是被找茬了吗,余笙便拿到了山海界参赛者的名册,这几日来回都是山海界的人在挑战我们。”

    “是么。”湛长风看了看铭牌上的战力榜信息,巫非鱼.余笙他们还没输过,便放心了,“那你去吧,别让人等急了。”

    左逐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