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政道会(3)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忆起分开时,余笙那明显轻快的告别语气,湛长风有种微妙的愉悦。

    呵,她什么时候堕落到靠捉弄别人放松心情了,定是早上那跤给摔的。

    湛长风在休息区的角落位置坐下,魂印传来的画面中,众修士多穿道袍.长衫,但也不乏某些特异的着装,比如现在从她面前走过这人,上衣下裤分开,十分紧身,头上戴着一个单边有沿的黑帽子,耳朵上还挂着根线。

    远处几个,只裹了重点部位,裸露出来的皮肤上满是图案。

    除了普通人族,不乏特别人族.妖修.鬼修.魔修。特别人族外表与人无异,但在血脉.骨骼方面会区别于普通的人族,有些会明显表现出肤色.发色另类,或者五官特异。

    据她观察,硕狱应属于特别人族中的一支,他骨骼.灵魂皆不同于常人。

    暂闭灵语,各种语言汇入耳朵。

    她是喜欢这种多样性的,不同的文明下有不同的潮流趋势,这才是宇宙生灵。

    但在某个高度,又有统一性,例如适合交流的灵语,例如因道途聚在这里的众人。

    治理一个世界和治理一片界域,应当是两回事。

    治理一片界域和治理一个宇宙,又应当如何?

    她现在勉强算一个小势力主,如果瀛洲是她的疆土,她设下三司六部是为规范秩序,建立昼族是为培养兵将.为摸索军道,然瀛洲的秩序,不一定适合藏云涧,不一定适合小黎界,也不一定适合其他世界。

    什么才是秩序,秩序应该怎么分类,侯.王.帝.皇,也许走到最后,才会出现她想要的答案。

    湛长风起身,走入人群。

    有些人和事一眼就能看穿,那就没了言语的必要,所以成了她的沉默,然当她开始说话,她可以与任何人成为朋友,变成最受欢迎的人。

    交流确实是快速获知对方所处生存环境的措施。

    晚上,枸桔召众人到他的房间议事,他是生死境强者,一人住一间房。

    君问酒不理事,也不知醉哪里去了,除她外,其余人都到了。

    枸桔从岩华先生那里要来了政道会的流程,一人发了一份,“会议和玲珑交易会随你们自己做主,要注意的是,苍莽斗法在点将台举行,第一阶段是海选,为期一月,你们得先到点将台察情殿中,把战绩和功勋清空,然后通过这一个月在点将台与其他人的约斗,将战绩和功勋重新提高,会方最后会截取排前边的一千人进入第二轮比试,第二轮比试项目暂且保密。”

    “战绩和功勋清空?”朔旦道,“这也太狠了吧?”

    “没办法,想要参加这种斗法,怎能不付出点代价。”枸桔接着道,“除了每过一关,自身会赢得会方奖下的资源外,他们还会根据你们的总体成绩,决定下届政道会小黎界可以有几个名额,所以我希望你们能以小黎界的共同立场去完成斗法。”

    聊清凡.将墨.镜时.白前.李雪然等诸侯方面的人被重点关照了一眼。

    “我们自然以大局为重。”

    “嗯,今日就说到这里,有什么不了解的,可以留下问我。”

    何云天排斥这里的人,尤其是里面的某个人,等枸桔话说完,立马走了。

    陆续只剩下身居官职的湛长风.于慎.余笙.朔旦四人,枸桔见状,顺势叫住了巫非鱼。

    巫非鱼身为新秀筑基第一,却是最游离的,常常没个人影。

    枸桔没有特别对她说什么,而是对剩下的人道,“名次还是要争一争的,给你们发的流程上也说了,进入前百名,就有去往琳琅洞府的资格,进入前五十,就能获得一块琳琅令,一块琳琅令能带十人进去,琳琅洞府物资丰富,是份大机缘,有能力就要抓住。”

    小黎界对他们十五人的要求不高,有一两个进前五十就是历代先祖显灵了。

    几人应下,于慎踯躅了下,问,“长老能否详说升龙令?”

    于慎当初可是被司天监批了霸主命格,对升龙令感兴趣不奇怪。

    枸桔沉吟了会儿,扫视众人,“你们都知道政道会的由来吧,三千年前的玄天,有一场席卷整个天域的大乱斗,期间名臣.名将.王侯.霸主.帝君死伤无数,元气大伤。”

    “后来为了他们的传承不至于失传,也为了恢复玄天修道界的生机,六大圣地联手辟出了荒界,将这些名臣.名将.王侯.霸主.帝君的传承.宝物置于其中。”

    “一些核心传承和宝物则被放置在荒界升龙塔里,然后将能够开启升龙塔的升龙令,交与各个天朝,由天朝选拔合适的修士进入。”

    “咱风云界域尚无天朝,圣地便着人创下了政道会,一来缓和各星界的关系,二来就是主持苍莽斗法,选出一批人,授予升龙令。”

    “此次升龙令会发放多少枚还不知道,你们要是想争升龙令,也随你们。”枸桔眉间有隐忧,似不知如何开口。

    旁边的温辰横着他,“婆婆妈妈,我来说吧。”

    “我跟你们讲,你们有上进心,咱做长辈的自然高兴,但是升龙令不好拿,听清楚了,是不好拿,不是不能拿。”

    温辰语带怒气,“有些人,会为了升龙令不择手段,专门在比试中挑小界小派之士下暗手,手法五花八门,三百年前.六百年前.九百年前......咱小黎界都有天赋实力出众的修士被暗害,害得都没地方说理,只能哑巴吃黄连。”

    “所以你们谁要是准备争升龙令,就做好心理准备,比试中被暗害或者比试完被暗杀,不要寄期望于我们三人,我们三人的首要任务是将大部分人安全带回小黎界,不会专门保护谁,也不会为了你们中的谁跟大势力血拼!”

    温辰的话掷地有声,几人一时都没发声。

    枸桔叹气,“莫怪我们无情,只因升龙令带来的教训实在是惨痛啊,就说三百年前那次吧,那个时候,咱小黎界有五人进入了最后一关,具备夺得升龙令的实力,结果,除了最强的那人,全折在里面了。”

    “最强那名叫沈言,他拿到了升龙令,为了不连累当时剩下的参会者,决定独自离开,一人前往荒界,结果刚踏上星途,就被杀了。”

    “小黎界的参会者义愤填膺,加之其中一人是沈言的亲属,便以血作术,追杀残害沈言的人,此一去,带队的生死境和斗法的筑基,三十人全军覆没。”

    “长老会议遣派强手去寻找,在他们曾住过的客栈中,找到了他们预先留下的包裹,才拼凑出了当时发生的事。”

    “沈言带出了在最后一关中,暗害五人的凶手的信息,可那又怎样,没有证据,能拿他们怎么办,而且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杀了沈言,覆灭了包括生死境强者在内的一队人。”

    两位长老提起此事便心有戚戚,他们那个时候也是筑基,与死的修士都相熟,差一点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现在因局势关系,各位榜上者关系有好有坏,然当时,他们这些榜上前百的,大部分都出身六院,不说亲如手足,至少算得上惺惺相惜,所以才有为了沈言,全体血拼的举动。

    湛长风疑问,“最后一关很残酷吗?没有人监管?”

    众人看向她,煽情突然变现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