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朝天祭祖(9)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藏云宫主厅中,悬着两方水镜,一方水镜里是闯关景象,一方水镜里是朝天观的广场。

    预想中十五人的乱斗没有出现,一触即发的激烈氛围竟变成了对留影石里战斗场面的研习,一众人看得牙疼,灌了一杯酒后,请求长老把战斗场面放大,也让他们看看界外天才的比斗。

    上席,明睿问长老.诸侯.祭酒.府君,“诸位认为,此次苍莽斗法,本界会有何等名次?”

    元亨道,“不求他们进前百,全都安全回来即可。”

    不是元亨心慈,而是现实。

    其他世界能随随便便派出几十人.几百人出去参加危险的争斗,死伤几个纵使心疼,也坏不了根本,可对小黎界来说,这十五个顶尖天才就是这新生一代的全部,不仅因为他们身怀道基或道种,个个独一无二,更因为他们在各方中身居要职,是各方重点的培养对象,对将来藏云涧的格局变化有重要影响。

    长老会议和六院治世之初,便对年轻天才十分宽容,强调他们是时代的中坚,承上启下,所以即使到如今诸侯倾轧.长老会议危急的局面,老一代头领也不会轻易杀对方重要的筑基天才,这大概是整体意识尚存的老一代的最后的宽容。

    “这一次的人,数量虽然少,比三百年前那届却是好多了,说不定会有意外之喜。”白痕说道。

    苍莽斗法为何截取筑基这一层,只因筑基是道途的起步,也是变数最多.最容易比较的阶段。

    因为是道途起步,斗法胜者赢下升龙令后,更易在升龙塔获得新的传承。

    因为变数最多,才能在斗法中考校心境.道理。

    筑基一层,没有脱凡天才的各类灵骨体质,没有生死境高手的本相影响,没有神通真君惯常使用的神通。

    中大世界的天才多数都拥有不俗的传承,但在筑基阶段,这些传承发挥的效用不明显,对没有传承的修士来说,也是一种另类的公平。

    在这种情况下,从各界筛选上去的修士被划分了三个层级,第三层级比的是修为.技巧,第二层级比的是修为.技巧.秘术.域,第一层级比的是修为.技巧.秘术.域.道种天赋等。

    能在道途起步就掌握域.道种天赋这种由自身形成的连高阶强者都不一定掌握的手段,才是真正的不出世天才。

    之前,大部分人对新秀筑基榜的天赋修士们雾里看花,具体也琢磨不准他们的天赋到底是何层次,然众目睽睽下,左逐之用道种显化的弓射穿僵族真灵,得以上榜第九后,基本能估摸出,榜上前十的天赋水准了。

    这些人,有能力去和中大世界的顶级天才争。

    水镜中,闯关者一个个失败,有人叹气,“这就是榜上前十和榜后天才们的区别吗?”

    “拂衣,你是第十一,不上去试试吗?”莫情摇着团扇,指指周围一个个空的座位,“你看,他们都忍不住去了。”

    柳拂衣淡淡摇头,“不好代替。”

    不好代替,是不能代替,还是不可以代替,莫情掩唇问,“你怕他们代表的各方势力?”

    “不是,我和这届苍莽斗法没有缘分。”

    “......”莫情点了她一下,嗔笑,“你怎么也学起和尚那一套了。”

    柳拂衣微笑不语,这时众人哗然,她和莫情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水镜中,有一人正在闯第四关。

    “这是谁,榜上前百有他的名字吗?”

    “竟然是筑基小成,区区筑基小成也敢去挑战前十?!”

    几个长老目色微凝,是得到天眼白虎后裔青睐的那小子?

    为了给挑战者腾地,蒲团都搬到了朝天观的廊下,十五人看过数场界外修士的战斗,倒是淡了相互争斗的心思。

    “强中自有强中手啊。”

    “好厉害,此人竟一招破了对方的域。”

    “等等,又有挑战者要上来了,先停一下。”

    “怎如此麻烦。”

    “快到亥时末了吧,这应是最后一个闯关者了。”

    “估计又是要挑战我的。”霓唐转身望向阶梯口,她是战力榜末位,已经被挑战过三次了。

    新秀筑基榜中,不太露面的青辞也是多数挑战者的选择对象,然从尊王府出来的青辞善使图腾秘术,功法诡谲,出手一次后,就没人敢选她了。

    巫非鱼.余笙上榜后没和人比斗过,但她俩名次太靠前,没谁会去赌她们空有天赋没有实力。

    何云天登上阶梯,面对朝天观前的十五人丝毫不怯,“何云天,前来讨教。”

    “你要挑战谁。”于慎公事公办地问了句。

    何云天扫过一众人,心中已经有了选择,“我挑战李雪然!”

    最先不悦的是公孙峦,战力榜上,李雪然在他前一位,此子分明是个筑基小成,两榜上都没有名气,怎敢挑战战力榜第六,“你榜上第几,不考虑换一个吗?”

    何云天笑意一沉,“某不才,新秀三十六,败你却足矣!”

    公孙峦面目冰冷,眼神讥诮,“所以这是要挑战我了?”

    那看跳梁小丑的眼神让何云天起了燥意,胸中火熊熊,迫不及待地想将这种自以为天才的人拉下来,“我连第六都敢挑战,何况你一个第七。”

    “好大的口气。”公孙峦走下石阶,“出手吧。”

    李雪然无奈,“我这是被截胡了吗?”

    “这种小修士,一两招就能搞定,你不下场还省了功夫呢。”白前问其他人,“半宿都用来看别人的比斗了,着实手痒,我们趁着还有时间,来过几招?”

    “等他们打完吧。”湛长风可知道这何云天有气运之轮傍身,身边还有白虎和某个神秘存在,敢挑战第六第七,应有对策。

    何云天见公孙峦袖手挺立,俊朗的面上冷冷然,分明是看不起自己,“不用你让招,来斗就是!”

    让招?

    高修为者不主动攻击是基本礼仪,公孙峦懒得与他周旋,握住腰间刀柄,雪亮刀刃露出那瞬,如银瓶乍破水浆迸,空气中掠起寒意,他拔刀而起,霸天白练撕裂空气,随着地上不断扩裂的刀痕吞向何云天。

    何云天一瞬以为自己会被那强悍的刀意啃噬,他抽出黑不溜秋的生锈铁锏,挥出一鞭,空中一声炸响,抽散了刀意,“今日,我定败你!”

    何云天一鼓作气,冲上前与公孙峦缠斗。

    廊下,湛长风等人各有惊疑。

    “他是怎么破解公孙峦的攻击的?”白前懵然,难不成他跟不上他们的战斗层次了?

    李雪然对这个差点与自己战斗的修士还是比较关注的,“奇怪,何云天明明没用多少力,那根铁锏上也没有力量波动啊。”

    按理,以他的修为实力,是躲不过公孙峦的拔刀术的,更不可能抽散他的刀意。

    “是那把铁锏。”湛长风用神魂捕捉到了瞬息即灭.瞬息即生的力量,“那把铁锏有点特别。”

    同样注意到了的于慎.余笙几人面色肃然,公孙峦今日搞不好会马失前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