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朝天祭祖(8)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热热闹闹中,输不起提醒流年不利的将军,“那两人到了。”

    厅门口,进来两人,似在低声交谈什么,氛围不怎么好,但也不能掩饰她们的风华,一人身穿司天监议员的星月文袍,峨眉淡扫,红颜如玉,清丽舒徐,娉婷端庄。

    另一人双眸各异,蓝银辉映,仿佛缀满星光的漩涡,让人沉溺又抗拒,她的脸,一半如蝶恋花,清美绝世,一半黑纹交错,丑恶诡秘,此时正漫不经心地笑着,妖妩而游离。

    于慎看着她们被侍从引向不同的方向,惊讶道,“她们怎么会一起来?”

    这两个就是突然上榜,一前一后,将他夹在第二名的巫非鱼和余笙。

    输不起分析道,“听闻余笙是从青白山来的,巫非鱼是凤凰沟高天族的,可能是因为那件事。”

    “血案?”

    “两年前,青白山发生了血案,一年前,凤凰沟也受到了袭击,死了很多人,似乎是同一伙人干的。”

    于慎举杯饮酒,这两个地点正是可能出现气运之轮且情况特异的地方,他意外从一个人手中得到了木德轮,却不知道其他气运之轮在何处,或许可以从这里下手寻找,“那伙人可能与气运之轮有关,你去找找哪些地方还发生过类似的惨案。”

    “我过后就去查,只是,这伙人每次都是事后隔了一年左右才现身杀人,不知有何用意。”

    “这种手法,不像是要夺宝,像是血祭之类的。”于慎摇摇头,“先查了再说吧。”

    钟鸣三响,大厅安静下来,众人向大门方向注目,以明睿为首的十长老先一步进来,紧接着是司天监祭酒卢一山,最后还有一人,步履徐徐,气势内敛,但光是看着她,就感受到了比十长老和祭酒更强大的威能,她脸上遮了半张银质面具,单薄的长袍穿在身上,像是一缕青烟。

    生死境第一人,北非烟。

    也是司巡府府君,长年不露面的人物。

    除了闭死关的辜寒子长老,眼下这十一位代表长老会议的头领穿过大厅,在上首的席位落座。

    约莫半刻,诸侯们陆续进入大厅,六大诸侯都亲自到了,唯齐北侯缺席,令属下代替。

    湛长风注意了下新上位的明兆侯公孙正龙,七世家的利益达成一致,推出一名诸侯,这是许多人都想不到的。

    这次聚会也无大事,名义上是国宴,顺带着给远道而来的诸侯们接风洗尘。

    临至太阳完全落下,明睿道,“再过十天,藏云涧就将遣派十八名修士前往小鱼界参加政道会,其中十五名会在两榜前百诞生,任何两榜前百都可以闯关,向现在的十五人挑战,天色不早了,要守关的就去守关,想闯关的就去闯关!”

    聊清凡.将墨.白前.湛长风.朔旦.李雪然.公孙峦.硕狱.左逐之.霓唐.巫非鱼.于慎.余笙.镜时.青辞十五人从席位上起身,朝上首一拜,在众人的注目下,离席前往朝天观。

    夜风习习,一路无话。

    从山脚到朝天观有五关,他们守的第五关就在朝天观大广场上。

    偌大的广场上,空无一人,唯四周的篝火和中央十五个蒲团。

    那么,问题来了,十五个排成一排的蒲团,要怎么坐?

    是随意坐,还是按照实力,坐该坐的位置。

    他们都是两榜前十,然要论综合实力,还真不好说。

    白前笑道,“诸位,宴上吃得有点多了,要不要消化一下?”

    “无聊之人,无趣之事。”将墨一个纵身落到一个蒲团上,“想要这个位子的,自己来抢。”

    一排十五个蒲团,如果以正中间那个蒲团为分界线,向两边数,那么,他坐的是左边第三个位置。

    啧,说什么无聊,说什么无趣,明摆着就是要以实力坐位置。

    李雪然挑起胸前的一缕发,颜色淑艳,戏谑道,“东道主们还不落座,客人们怎好坐下。”

    “李道友说得是,于道友.巫道友,你们要坐哪个?”公孙峦神情冷峻,撩的火可不小,上来就挑了前新秀第一的于慎,现新秀第一的巫非鱼,要他们争一争正中那个位置。

    他们争了,平白让人看戏,还会得罪聊清凡,因为聊清凡是战力榜第一,按理也是有资格坐这个位置的。

    他们要是直接定下归属,将他忽略掉,可不是得罪人嘛。

    聊清凡模样似谦谦君子,他本想随意坐一个,这下坐不下去了,暗火都烧到他身上了。

    他这时随便坐一个,就是瞧不起正在争座位的人,等他们争完第一,自己怎么看都是被忽略的那个,左右都是尴尬。

    他也不好突兀出声,敛眉看着于慎和巫非鱼应对。

    于慎呵呵了一声,瞥向巫非鱼,这人竟是一副事不关己的看戏样,要他朝这样的人示弱,屈居第二,做梦。

    他余光看见不远处,九尺莽汉垂首说着什么,还有一人被他和花坛植株挡着。

    “公孙道友可能不了解长老会议的情况,我与巫道友还算不上东道主。”于慎寥寥出声,“湛巡察使,客人问你座位该怎么坐呢。”

    从官职看,他这个驻城将军,确实比荣誉巡察使低一级,这东道主,还是让她去当吧。

    众人纷纷看过去,说到实力,将墨.镜时这几个在那晚现场的人,对她颇有忌惮,说到天赋,点将台判定的零分,无疑是非常强大的。

    余笙也默默望向她,祭酒曾说她对长老会议的气运有帮助,然祭酒占卜了好几次,都占不到她的运势,且她的个人信息太少,很难给她定位,如今被祸水东引,倒是可以看看她的处事能力。

    湛长风正听硕狱讲半年前的不周战场乱斗,冷不丁被扔了话儿,静了瞬息,抬步走出硕狱的阴影,“抱歉,见到诸位如此斗志昂扬,我十分欣慰,亦十分忧愁,忍不住找人诉说。”

    莫名成为倾听者的硕狱:不,明明都是我在说。

    但他不好拆团长的台,配合地点头。

    虽然没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一点忧愁,然作为同僚,余笙也配合地问,“巡察使在忧愁什么呢?”

    湛长风“望”了她一眼,笑道,“难为有人关心,那我就说一说,还请诸位不要觉得烦。”

    她袖子一荡,十五个蒲团围成了一个圈,随意盘腿坐了一个,“诸位请,我给你们看些东西。”

    ......这真的是......

    都成一个圈了,他们还怎么争座次。

    她一坐下,硕狱,以及和她有过短暂交集的霓唐.左逐之也跟着坐了下来。

    左逐之嘀咕,“还以为今晚都坐不了呢。”

    其他人见状,也只能坐下来,公孙峦略不满,道,“巡察使要给我们看什么?”

    “别急,我这一年多,去了界外一趟,有幸目睹了山海界的盛会,山海界是中世界,传承无数,人才济济,在他们的赶海大会上,战力榜.新秀筑基榜,一众天才相互比拼,决出九十九人参加苍莽斗法,那些人,都是我们之后可能会遇到的。”

    中世界的天才!去的还是九十九人!

    众人不由肃穆,白前急问,“他们的实力如何?”

    “实力如何,我给你们看看便知。”湛长风拿出在一页岛随手拓印的留影石,“这是他们的比试影像。”

    一幅场景在中央展开,她顺势点了句,“我只截取了有价值的二十场战斗,这场是管安山对战川断,也是第四第五之战。”

    朝天观前篝火摇曳,香炉生烟,一幅幅战斗画面看得人入迷,除了留影石中的声响外,少有人言。

    直到第一个闯过四关的人,走上阶梯,登上广场,不确定地看着背对他围在一起的守关者们,“那个......我能挑战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