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朝天祭祖(7)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祭祖是全天活动,从子时——一天的第一个时辰开始进行一系列礼仪,故将临时决定的演武安排在了前一天日落到亥时末这段时间。

    乾坤山下至朝天观,漫长的山道上,设立了五关,凡两榜前百者,可在日落后来闯关。

    第五关由十五人共同守候,闯关者可选其中一位挑战,胜则取而代之,获得政道会资格。

    最后这十五人,将于子时,随长老.诸侯上头香。

    这日申时,藏云宫内先来了一场大聚会,各方人物纷纷登场。

    硕狱作为两榜上都有名的前十,也受到了邀请,与湛长风一道去了藏云宫。

    这次聚会,上有十长老.祭酒.府君.诸侯等大人物,中有各级官员,下有世家.名流.英才,共八千席位,囊括了藏云涧的风云人物。

    随着侍从的唱名,参加宴会者一个个进入宽阔的主厅,被引入相应的席位。

    硕狱被带去了英才那一圈席位,湛长风则被引向了巡察使们的区域。

    她多数时间在外面,和这些同僚不熟,只相互见了礼,便安坐下来,案几上灵酒佳酿俱全,右角上还搁了一小盏绿釉旋转式镂空香炉,清香丝丝袅袅安神定气。

    “湛道友甚少露面,不知平日里都在干什么?”

    军机巡察使多数是脱凡高手,只有少数几名是筑基,他们主管一个地区的外交内政,战时有指挥驻城军队的权力,辖下一般有一到两座城,甚至更多。

    说话这人面白无须,笑意盈盈,正是杳山一带的军机巡察使沈河,辖下有数城,其中之一是于慎进驻的白山城,还有曾与湛长风挑战过的车元子的秦城。

    白痕之前提醒过她,此人虽名义上是杳山一带的头把手,但随着于慎进驻白山城,他对当地军队的控制越来越弱,他不采取措施,反而与于慎等将军交好,连政事上的事情都会与他们商量。

    湛长风单指摩挲过纹理凹凸的酒樽,散漫道,“我不过一虚职,闲云野鹤,比不得沈道友。”

    “湛道友实在是过谦了,我等也只是瞎忙,不如道友有自己的私岛和兵团。”

    沈河的话引得好几个人侧目,且不论他话里的意味,湛长风本身就挺迷,忽然以点将台零分之姿出现在众人视线里,在所有人以为她是底层冒出头的小新人时,用短短的两三月,成为荣誉巡察使,建立兵团,拍下珍珠岛,挑战数名榜上脱凡,又随之销声匿迹。

    然她的名声因摇光兵团的壮大,一直未曾削弱。

    何况,谁都没想到,摇光兵团会出现一个跻身两榜前十的硕狱,这名天赋实力具备的能才,上位的长老.诸侯都要眼红。

    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也确实被撬过很多次墙角,但没一人撬得动。

    在无数传言中,她被硕狱赶走了二十一次,被死亡了十八次,还有一种到现在仍在盛传的说法,说她只是傀儡,摇光和瀛洲其实是白痕长老的。

    且她虽没跟于慎有多少交集,但在大部分人眼里,两人已经注定是对手了。

    即使巫非鱼取代了于慎的第一,也不能转移这种说法。

    巫非鱼只是单纯的榜上第一,然于慎.湛长风比的是背后的两方长老,以及权势.地位。

    论长老会议中的人脉势力,她目前是肯定比不过于慎的,明眼人乐得看戏,瞧瞧她,被于慎那边的将军们怼,倒是情有可原,竟然被自家军机阁里的同僚找茬了。

    湛长风对沈河特意点出的私岛和兵团表示赞赏,淡淡鼓励道,“沈道友不必羡慕,你努力努力也会有的。”

    ......沈河笑意微僵,化作郎朗大笑,“借湛道友吉言,可我听闻长老有意将道友举荐为军机巡察使,道友有得忙了吧。”

    军机巡察使?

    众人暗道,果然是要她掌握实权跟于慎这一挂人杠了吗。

    要是白痕长老那边把沈河调离,将她封为杳山一带的军机巡察使,那乐子就大了。

    怪不得沈河会出头跟她交锋,原来是快被撸掉位置了啊。众人以为得知了真相,各种心思转开了。

    此时湛长风撇首,似乎在寻他的方位,认真道,“沈道友慎言,我未听过此事,也未听过诸位长老讨论此事,还望道友休要道听途说,况我身体有疾,某些事,着实心有余力不足,但长老会议如果需要我一瞎子出山,我义不容辞。”

    沈河硬生生听出了一丝壮烈,什么时候需要一个瞎子出山任职,还不是因为在位的都是些完蛋玩意儿。

    他听出来了,竖着耳朵的众人也听出来了,瞧着用布条绑覆眼睛的修士,愣是不知道怎么接话,哈哈了几句,纷纷推杯换盏,一副其乐融融样。

    湛长风清静了,信手拿起酒樽浅饮了一口,灵力很充沛啊。

    只要有心,谁都可以听到这方的谈话,另一区域的于慎漠漠垂下了眼眸,“此人确实能言善辩。”

    “还不太要脸,你都分不清她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输不起坐在于慎身后,类似随从的位置,他见沈河吃了哑巴亏,就想到了当初的自己,也是被她说得找不着方向,不仅任她带走了硕狱,还真心佩服了她好长一段时间。

    直到听说她建立兵团,清理珍珠岛,快速地建起了自己的势力。

    那个说着“一愿上天入地,驰纵千古,二愿规矩方圆,公理常在,三愿安身立命,无愧于心”的人呢?!

    那个说着“这泱泱大世,何其广阔,我也不过是济济苍生里的一员罢了,我无法干涉别人,唯一能做好的只有自己,高兴了我能散尽家财,遇到知己挚友我能舍命相陪,累了便饮下一壶酒,睡它一个千秋大梦”的人呢?!

    都是假的!

    这就是一个野心家!

    输不起最后悔的就是让她带走了硕狱,也不知她有什么好,硕狱到任何一方大势力中都会得到重视,却偏偏死也不挪窝,还数次声明他只效忠一人,一度带着整个兵团跟谣言湛长风已死或兵团易主的修士干架。

    可他不能否认,湛长风的实力叫人侧目,他也不确定,在两榜前十的这十五人中,她到底会排在什么样的位置。

    若比起焦虑,没人能比得过于慎,他这两年内也许是犯了邪祟,在天赋实力上,突然被冒出来的巫非鱼挤掉了,在事业上也连连受挫,还有湛长风这样一个隐形对手在旁边虎视眈眈。

    他本来只注意到湛长风对白痕的意义,但那晚的雷霆就像一场惊梦,劈得他定不下神,他竟觉他全力对上她,会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