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朝天祭祖(6)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两人罢手,天地渐复初,箱子上的禁制在打斗的威压下失效,在众长老聚过来之际,跃出一头威风凛凛的苍猊兽。

    任谁也没想到,箱子中竟是一头苍猊兽!

    伐檀面色微变,直视着它的眼神,那部分真灵居然跟它相融了,这苍猊兽也有传承僵族真灵的资格?!

    “咳,能否与贵族坐下好好谈一谈?”明睿率先问道。

    “我族只要找回全部真灵,今后与你们井水不犯河水。”

    独臂道人说,“我这里就有一部分真灵,想要可以商量。”

    ——

    “伐檀获得两部分真灵,与长老会议立下互不侵犯盟约,带领僵族远走安居,也算是个好的结局。”白痕浇着花儿,心情不错。

    湛长风疑道,“请问长老,那独臂者是何人,灰衣人和蒙面人又都属于哪几方?”

    “灰衣.蒙面两方还没查出来,左不过是诸侯势力假扮的吧。”白痕搁下水壶,踱了几步,“那独臂者名甘孜,是散修联盟的大执事,散修联盟是下面一个闲散组织,近来发展不错,很受散修追捧,他献上僵族真灵,是想散修联盟正式得到长老会议承认,进驻恒都。”

    “我们慎重考虑过,散修联盟是送到嘴边的鸭子,将散修联盟纳入羽翼下,对拉拢散修,招揽散修强者也有好处,没拒绝的道理。”

    “希望如此,底细还是要探清的。”她总觉有点巧。

    “这是自然。”白痕笑道,“你现在是墨院客座导师,又有替水麒麟搜寻药材和抵抗僵族的功劳,实力方面我们这些长老也有数了,所以祭祖后,我打算将你举荐为军机巡察使。”

    她最初受公孙家追杀,加上点将台验出的天赋太惹人注目,所以才想将长老会议当做临时靠山,一个荣誉巡察使的名头足够了。

    后为了人丹.气运之轮之事与白痕的牵扯越来越深,竟深到这个地步了吗。

    是随着理想成长,还是成长后去完成理想。

    她没要神州的权力,没想占据长老会议,她曾推开一切,只想亲手堆砌出自己的蓝图,明知自己活在一场看不清目的的局里,还自以为按着自己的规划走就能变成执棋人,最后弄丢了本该深镌在灵魂里的珍宝。

    他们带走了易长生,却不知道,易长生是她的命。

    没有命的约束,她的那一分克制也将失去意义,她终将利用一切成全自己。

    “多谢长老,如果可以,我想要旗岭流域的军机权。”

    “这是为何?”白痕以为自己听错了,“旗岭流域大多是公孙.宗政两家的私城。”

    “七世家合一,推出了明兆侯后,虽然核心力量迁往了曾经柏云侯的疆土,但旗岭流域内,两家的势力尚根深蒂固,长老会议驻守在那边的军队向来有名无实,纯属混日子的,你过去,要人没人,要钱没钱,还不如现在这个虚衔。”

    湛长风道,“以前因为两家势大,军机巡察使管不了他们,形同虚设,现在他们的核心力量都不在,正好供我们施为。”

    “你能压制他们在旗岭流域的力量,也是一件好事。”白痕抚须而思,“我再考虑考虑,如果你要去那边,投下的精力可不小。”

    “不瞒您说,我最先发现人丹的踪迹就在旗岭流域。”

    “......”白痕叹了口气,“你高兴就好。”

    湛长风离开藏云宫,时间不早不晚,恰好去赴赤耀两人的约,之前他们就交换了姓名,某种意义对彼此都有所耳闻。

    藏云涧有不受长老会议管辖的三府,地位超然,分别是信奉神明的尊王府.铸造神兵利器的赤炼府.以符文禁制见长的天都府。

    赤耀是赤练府的弟子,还有一位是天都府的霓唐。

    三人不熟,只在交易之际,浅谈了自己擅长的炼器.画阵.符箓禁制。

    湛长风对自己能接触到这两府的人还是抱有一定期待的,毕竟器具.符箓禁制是军队建设的重要一部分,等时机到了,可以让工部的人想办法与这两府建立合作关系。

    三人利索地完成交易,离去时,赤耀腼着脸道,“湛道友,你的天罡石能不能匀点出来,不用太多,我想用它打造一套兵器。”

    “你想要多少?”

    “十斤八两!”

    “可。”

    她那天罡石总有六十多斤,分出去点也没关系。

    赤耀摸着大块的天罡石欣赏了一会儿,手起刀落,切下一块,称了下正好十斤八两,“得嘞,灵石给你。”

    “道友技术不错。”

    “熟能生巧罢了。”

    霓唐未提前离开,环臂在一旁看着,嘴角轻翘,“天罡石坚硬异常,顺着纹理规律才能切下来,赞一句技术不错不为过。”

    “哈哈哈,那二位的夸奖我就收下了,干咱这几行的,可不得把技艺练高超一点嘛。”赤耀挠挠自己的寸头,“不过我不如二位,还能兼顾修为实力。”

    “我是两者并行,湛道友也许是兼顾画阵?”霓唐不含恶意,是真的好奇,久前听过这个点将台零分.战力榜第五如何了得,然昨夜站在赤地外圈,真切感觉到那种凌绝的力量,才是真正的震撼,仅凭那单薄的战力榜第五,已经不能概括了。

    湛长风收起天罡石,“算不上兼顾,这只是我的功法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两人:咦?

    ——

    某处宅子

    伐檀抚了下僵尸苍猊的脑袋,苍猊昂头舔了舔她的手,尾巴摇得很欢快。

    “以后你就叫苍猊吧。”伐檀擦了擦手,按住它的脑袋,眼神些微凶残,“别卖蠢,不然我会想替僵族清理门户!”

    一旁似虎似豹的陆获默默地藏起自己的尾巴,“那个,它本来就是苍猊兽,你再给它取名叫苍猊,是不是......”

    “你有意见?”

    “没有!”

    “呵,你们一个个真是麻烦。”伐檀斜倚着扶手,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案几,目光幽幽。

    陆获问,“我们现在该去哪里?”

    他们现在总共也只剩十一位族人,一不小心就会灭族,是不可能赤手空拳跑出界门去其他地方的。

    “当然是等他们都打起来,我们好收些尸体培养族人,先去找找有什么养尸地吧。”

    “甘孜那边?”

    “呵,他给我带来了真灵,我也配合他演了出戏,两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