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朝天祭祖(2)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乌晓那边,明面上开了一家书斋,还专门推出了一本异闻录,专讲榜上者的故事。

    乌晓也凭着这本异闻录渐渐有了名气,接触到了一些文化圈子里的人。

    湛长风叫行随一去他那边帮忙之余,也从他那里获知了一个消息,恒都黑市里将举行一场拍卖会。

    黑市拍卖会,向来不会提前透出拍卖的是何物,但据说有人放话,这次拍卖会的压轴之物,是从某个秘境里带出来的,将震惊藏云涧。

    黑市惯常给自己披着神秘面纱,安安静静地待在无人注意的角落,极少会大放厥词,哗众取宠,既然它说了会震惊藏云涧,那十有八九会出现重要的宝物。

    拍卖时间就在祭祖的前三天,湛长风打算去看看,在此之前,她需把自己的修为提一提了。

    湛长风早有突破之感,因为想不好该如何洗骨,就一直压着,现在她对洗出至阳骨隐隐有些想法,然还缺少实际论点支撑,所以考虑再三,决定暂时将灵骨放一边,先让自己修到筑基大圆满,以便应付苍莽斗法。

    她进入点将台,早前百连胜时,她获得了使用二等洗髓池的资格,这次正好用了,为突破巅峰做准备。

    点将台依旧沉冷肃杀,暗橘色的火光照映着甬道,好像行走在地下世界。

    “湛长风?”有人驻足,“你似乎很长时间没出现在点将台了。”

    湛长风侧首“注视”着他,“是朔旦道友啊,难为你惦记,可还想与我一战?”

    “战就不必了。”朔旦微微一笑,“近来出现了不少新的高手,湛道友想要战,演武大会上有的是机会。”

    “演武大会是一个演字,点到为止不见血,有什么意思。”

    朔旦从那温凉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危险,尤其那一个血字,直入心底,他忽地想起当日俩人在斗技室一战后,她先走了一步,后车元子进来扶自己,貌似抹走了地上的血迹。

    他虽疑惑,却也没多问,难道他们利用那血迹干了什么?

    “都是共事的同袍或诸侯友人,要是在祭祖前杀得你死我活,岂不是失礼?”朔旦颔了下首,与她交错而过。

    她中诅咒一事的缘由并不明确,暗问了朔旦一句,见他避过不应,就没再提。

    湛长风进入二层的洗髓池,伸出手指试了下池中之物,池中物似水非水,雾态与液态共存,触之酥麻,继而疼痛,像是在经脉上扎针,再运元力,经脉仿佛增加坚韧宽阔了。

    她整个人沉入洗髓池中,一边洗髓伐毛锻炼身体,一边运行元力,趁此将诸脉诸穴畅通。

    及洗髓池对她的效果越来越弱,经脉足够坚韧宽阔后,她纳天地元气入体,开始冲击筑基巅峰的关隘,半日后修成筑基巅峰。

    湛长风没有急着突破大圆满,将修为稳固,待来日再破。

    她把购来的装备分与摇光兵团和昼族,顺带检查了它们的运行情况,很快就到了黑市拍卖会的那一天。

    这次黑市拍卖会的地点在城外一座废宅里,它不同于正常拍卖会,它不需要准入资格,换句话说,能得知黑市拍卖会,且知道它的具体地点时日,就算有资格了。

    湛长风在接近废宅时就感觉到了阵法的波动,这大概是一种幻阵,进入其中,就算身边有乌泱泱一群人,也看不到他们的存在。

    宅子在少有人涉足的林中,沧桑又破败,高墙上仿佛被人泼了墨,是一种发霉的痕迹,门前杂草有半米高,腐朽掉漆的斑驳木门开了半条缝,依稀可见青苔蕨草疯长的石头路。

    空气中混合着令人沉重的味道,好像坍塌的.久不见阳光的坟墓。

    “妈呀,可真想得出来,上次是在毒蛇窝里,这次改走闹鬼风了吗。”

    “我怀疑黑市的老大有什么毛病。”

    “大大哥,你在哪里,为什么我看不见你了,这真的是拍卖会吗?”

    “哈哈哈小子,瞧把你吓的,不瞒你说,其实我们都已经死了。”

    “呦呵,净瞎说大实话,别吓人家啊,好不容易来个活人。”

    长满了杂草的院子里,高低.粗细各不同的声音凭空响起,有几十个看不见身影的人在窃语,似乎因幻阵影响,所有的声儿都格外缥缈,像在另一个时空说话。

    此时天将黑,湛长风踏进幻境范围,便有一团小指大的幽火从土里冒出来,飞到她身边。

    这幽火应是避免众人推挤用的,一朵幽火,就代表旁边有一个人,太阳完全没下那刻,黑暗的林中亮起了幽火的潮海,将废宅挤满了。

    湛长风独身站在院中,表面上周遭只有她一人,却仍能感觉到身边的熙熙攘攘。

    院子井盖忽动,倏然掀开,尖利的手爪扒住井沿,随着阴惨惨的一阵风儿,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从井里钻了出来,她头顶还扣着一只青瓷碗。

    废宅里霎时寂静无声,一群装神弄鬼的,被一真鬼唬住了,要不是看她身上没有怨气,恐怕得群殴了她。也不一定能群殴得过,这是生死境鬼修!

    “呵呵,真热闹,我这里好久没来活人了。”女鬼双手拢在袖里,幽幽笑了两声,“本座王清子,应会方之邀,此次将由我主持拍卖会,都要乖乖的哦。”

    诸人在那渗人的鬼声下起了鸡皮疙瘩,偌大的废宅竟再无声响,只剩点点幽火摇摆飘荡,浑然如鬼域。

    “规矩就不多说了,你们能找到这里来,当对规矩有数,现在上第一件拍卖品——天罡石,天罡石用来布阵.炼器都是极好的,起拍价一百万。”她拍了两下手,四个小鬼抬着一块巨形坑洼石头上来。

    这位拍卖师的介绍实在敷衍无趣,某些个年轻人都不知道天罡石是什么玩意,但没人敢嘘她,而经验丰富的高修为者不用她介绍,就已经两眼放光了。

    天罡石可是稀少的上品布阵.炼器之物,在藏云涧能找到一块手掌心一般大的就是幸运!

    “一百二十万!”

    “二百万!”

    这黑市拍卖会的质量出人意料,第一件就是少见的高阶材料。

    用它炼制阵盘或者当做法阵的阵器都是可以的,湛长风跟着报价,“二百六十万。”

    立马有人跟上,“二百八十万!”

    “三百万!”

    湛长风旁观了几次报价,终于再次出声,“三百二十万。”

    若非本身是阵法师.炼器师,或者家中有擅布阵炼器的人,不会追着天罡石不放,渐渐其他声音息下,只有一人紧追着她。

    价格已经到了五百万。

    湛长风报了最后一次价,“五百一十万。”

    在她的预估中,这个价格是天罡石的最高价,超过这个价格拍下就亏了,如果那人再跟,她就放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