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朝天祭祖(1)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时隔一年多重回恒都,这座都城中的氛围热烈了许多,街头巷尾都在谈论不久后的朝天祭祖,那日长老会议和所有诸侯将前往朝天观祭祖。

    朝天祭祖是藏云涧十年一次的大事,这次提前了两年,说法众说纷纭。

    唯内部之人才知,祭祖,是在诸侯关系紧张.诸侯与长老会议关系紧张的当下,给所有人能够聚在一处的借口。

    在祭祖这件庄严的大事面前,只要诸侯们还没正式脱离长老会议,就得暂时放下兵刃,安安分分地来祭拜立下藏云涧的二尊和历代先辈。

    也唯有祭祖这个名义在前,长老会议才敢放心让诸侯们进入恒都。

    湛长风先去了藏云宫见白痕,了解政道会名额重新分配的事。

    “三个名额留给脱凡.生死境,剩下十五个名额给你们这些筑基,毕竟我们参加政道会,主要是为了苍莽斗法和玲珑交易会,没必要去太多高手。”

    “现在问题便在于,那些诸侯不想自家的脱凡.生死境高手离开藏云涧,但如果三名脱凡.生死境都是长老会议的,他们又忌惮己方派去的筑基会被长老会议打压.暗杀。”说到这里,白痕就气得想翻白眼,他们想得可真是多。

    “还有就是,那十五个筑基名额,各家该派出几人。谁都想着自家能多去几人,争论了一段时间,将将有结论时,两榜变了。”

    “两榜怎么变了?”湛长风听到这里,终于有了点反应。

    “呵,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小年轻怎么想的,一个两个全部隐藏名字,还偏偏在这段时间里陆续曝露了出来。”白痕拿出案几上的一张纸,“这是两榜前十最新的名单。”

    战力榜那边没多大变化,不过长期没与点将台的对手对战,排位会被后面的人挤下去,直到掉出战力榜。

    目前秦无衣的名字已经不见了,新的排位是聊清凡.将墨.白前.湛长风.朔旦.李雪然.公孙峦.硕狱.左逐之.霓唐。

    左逐之.霓唐,这两人早前就是战力榜.新秀榜上的人物,只是一个因为迷路蹉跎了几年,一个因为被当做人丹原材料封存了几年,都掉出了榜单,近一两年才重新上榜,势头比以前还盛。

    战力榜总体没有太大变数,新秀榜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惊呆了藏云涧的修士们。

    湛长风未离开前,新秀筑基是于慎.镜时.聊清凡.将墨.青辞.白前.公孙峦.朔旦.左逐之.霓唐。

    眼下新秀筑基的排行是:巫非鱼.于慎.余笙.镜时.聊清凡.将墨.青辞.硕狱.白前.公孙峦。

    巫非鱼.余笙.硕狱三人是突然进了前十的,没有丁点征兆,他们之前无疑是隐藏了自己的新秀排名。

    不巧的是,这三人湛长风都认识,而且是以不同的身份认识的,巫非鱼在神州时的实力表现就不怎么正常,后又得到了巫蛊传承,上榜在情理之中。

    硕狱体质特异,灵魂中有她不能逼视的火苗,天赋高也是能理解的。

    唯有余笙,是她当年没有看透的。

    印象中,余笙文采出众.善分析政事,性子温婉又清傲,实力方面仅有后天,在社学中是出了名的不善武.法,几次六院招生都没有被选上。

    但照新秀筑基榜只有三年隐藏期看,她当时就快或者已经是筑基了。

    “榜上人变了又如何,两榜前十综合起来不正好是十五人吗,且本来在榜上的人,也都在这十五人中。”湛长风道。

    “话不能那么说,两榜前十大半都有自己的阵营,除去天都府的霓唐,尊王府的青辞,还没定归属的左逐之,剩下都在诸侯和长老会议一边。”

    “目前长老会议有于慎.余笙.朔旦.你,另巫非鱼一族归附长老会议,自也算我们这边的,听闻硕狱是你的手下,站长老会议也没错吧。”

    “剩下是,齐北侯方面的聊清凡.镜时.李雪然,未明侯方面的将墨,折桂侯方面的白前,明兆侯方面的公孙峦。”

    “自锦衣侯.柏云侯陨落,明兆侯上位后,七大诸侯,变成了六大诸侯,要是按两榜前十的名额算,文翰侯.青岚侯那里一个名额也占不到。”

    “就为了这个闹?何不将脱凡和生死境那三个名额匀给他们。”湛长风道,“既然我们界小,去也只是旁听会议,参与不到中界大界的角逐里,重点都放在了苍莽斗法和玲珑交易会上,去的脱凡.生死境实际上是担了保护我们这些筑基的责任,将这名额给两侯,也省得其他诸侯妄想长老会议会迫害他们派出的筑基。”

    “你的想法是最合理的,但现在的情景,合理也抵不过几方的勾心斗角。”

    白痕沉思了几息,道,“其他诸侯见不得长老会议占六个名额,我们也不会放弃这六个名额,所以初步协议就是祭祖前的演武大会上,所有两榜前百的修士,都能挑战你们这十五个人,取而代之。”

    有些人天赋高,实力弱了一点,确实有可能被取代,但几率很小。

    “既要战,那便战,这十五个名额的变动不会很大。”

    白痕抚须而笑,“你去界外一趟,语言中倒是自信了不少。”

    “大概是觉,界外的榜上人也不过如此。”易长生那档子事后,她越来越不耐烦装温良恭俭了,也没必要再装,她自身的实力和势力,已经能保证她说话行事的底气了。

    白痕被她话中的笃定震慑,迟疑道,“你新秀榜上的排名究竟是多少?”

    他可不认为,战力榜零分,又能以筑基杀脱凡大圆满的人,会上不了新秀榜。

    “点将台中,我的资质是最高的,新秀榜上自然也是。”湛长风拿出一个储物袋,“照长老给的清单,我在界外寻到了几味医治水麒麟的药,您看看还缺什么。”

    白痕愣然接过,“你是第一?”

    “你竟然是第一。”他似喜似愁,“好好,你的排名还有多久会显示出来?”

    “约莫三月。”

    “那时你该在政道会上了,你暂时没必要向人透露你的新秀排名,免得被人当靶子。”

    白痕看了眼储物袋,又是大喜,“算上我这里的一些东西,药材基本齐了,我瞧瞧能不能让水麒麟在这次祭祖上出现,若它出现,将大大在诸侯面前提高长老会议的威望。”

    “那我就不打扰长老去给水麒麟治疗了。”湛长风也没什么要说的了,告辞离开之际,问,“榜上其他人我都有耳闻,余笙之名却是头一次听,她是何人?”

    “她是司天监的,卢一山很器重她,现在已经是议员了。”白痕抓了下留长的胡子,凝道,“此人不能小觑,政见很犀利,且与司巡府往来密切,一直抓着人丹和青白山血案的事。”

    “那倒是要结识结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