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内外对峙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八品丹,就是神通真君也要争抢!

    五木点点头,“还是少见的白骨丹,具起死回生之效,有市无价啊。”

    瘦子眼神一紧,心下防备。五木敏感地看了他一眼,吊梢眼略显嘲讽,向着下一个机关室走去,“我是看在熊连城的份上才来帮忙,收起你无谓的恶意,那会让我忍不住动手。”

    瘦子利索地藏起锦盒,浮起笑意,“您说哪里去了,熊国一定谨遵先前的约定,所得与您五五分。”

    他暗里向外界传了信,青山墓的价值比想象中大得多了,这是一座能让熊国翻上好几个层次的巨大宝藏!

    八品白骨丹都出来了,还有什么不会有!

    瘦子一瞬想起刚刚看见的数字:67。

    这意味着有三十多座机关室已经被别人打开了,他又气急又沉重,老二那几个人怎么办的事,到现在都没制住那人吗?

    湛长风拿起东西看也不看,直接扔进了储物袋,然后转身离去。墓道上破烂般躺着好几个人。

    机关室所处的位置皆不同,但好歹只有一百个,再如何转,都有与他人遇见的可能性。

    湛长风已经是第六次看见解到最后一步的机关了。

    机关室考的主要是机关术和各类题目,机关难度已经在大师级别了,她事先观过镜子的机关手札,还能应付过来,即使这样,有些机关她也不得不费时间思量,推己及人,不禁感叹那个机关师确有真材实料。

    她再一次解了题目,退出机关室时,十数声脚步响起,这边就一条墓道,于是毫无意外地撞见了。

    一群试练者陡见这个不认识的年轻人,脸色几变,大喊,“她就是那个傀儡师,制住她!”

    嗯?

    好似被误会了。

    湛长风几下挡开攻击,侧身一让,火刃劈在墙上。

    祝焱叫道,“余人半包围,姚遥,让那头熊堵住道口,拦住追来的傀儡!”

    姚遥撇撇嘴,拍了拍棕象熊,“快去干活,待会儿还要找大傻呢。”

    棕象熊背过身子,犹如磐石般封住了道口,吼叫和晃动的身体昭示着它正与追上来的傀儡拼斗。

    试练者们见此有些急,叫嚣着让湛长风快点住手。

    他们一路循着傀儡师的痕迹过来,已经损失了七人,再这样下去,都不知道能有几人可以活着出去!

    他们最高不过先天,双方战力悬殊,在试练者们瞪大的眼中,残影翩掠,几息功夫,己方包括祝焱就全都哼哼唧唧地倒在地上了。

    鉴于他们被暗中的傀儡师当了枪使,湛长风没下死手,只是让他们失去了行动力。

    此时棕象熊仰面倒下,姚遥大急,托住棕象熊之余,正见了攻来的那个傀儡。

    这个傀儡不是试练者,青年模样,面色苍白死沉,双眼无光,姚遥尚觉眼熟,祝焱却已经喊了出来,“祝涟山!”

    试练者们顾不得疼痛,都被这个名字惊住了。

    祝涟山,十年前的祝云第一天才,在一次事故中消失。

    祝焱是下一任国主,清楚地知道那所谓事故,是指暗杀蓬国某精英弟子一事,且涟山不是消失,而是被蓬国掳走了!

    他大悟,这傀儡师是蓬国的!

    “呵呵呵呵呵~”尖锐的笑声传来,一个黑衣人从转角出现,整张脸隐在面具下,苍白的手抚上涟山的脸,肩膀颤抖,笑道,“真好,十年了,还有人记得你。”

    言语里的恶毒让试练者们抖了抖,却又听他毫无预兆地转折,“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这话是对湛长风说的,湛长风不答。

    面具人抬了抬下巴,眼中有诡异的兴奋,“你帮我打开所有机关室,我不杀你怎么样,正好你丑,我不想要。”

    湛长风似考虑了一下,道,“这之前,劳烦阁下先死一死。”

    “......”面具人又是莫名大笑,傀儡涟山手擒宽剑重势出击。

    诸人大惊,这个傀儡居然在用祝脉功法,全然不像之前遇到的死物!

    保留傀儡生前功法.战技.修为,这是高级傀儡术才能做到的,这个面具人最多不过20岁。

    湛长风猜测他背后还有师父之类的存在。

    湛长风一掌抵住剑尖,这一掌势如破竹地顺剑而去,宽剑从尖端开始寸寸破裂,最后力道侵上傀儡手臂,袖子爆裂。

    傀儡被崩入墙,然他很快就从碎石间爬起来,甩着绵软的手臂冲向湛长风。

    面具人退后了几步,诡异地笑笑,转身就跑。

    试练者们看到他的动作,纷纷撑起身来要去追,湛长风仅是一挑眉,忽地旋身一腿鞭将傀儡砸向面具人。

    面具人脸色大变,余人只听砰地一声,傀儡如同炸弹,爆出炽烈火光。

    他们上前一看,除了支离破碎.分不清部位的傀儡肢体外,地上还有一滩血迹。

    “他受伤了,我们追!”

    试练者们瞄了湛长风一眼,又都仿佛当她不存在,追逐面具人去了。

    能当她存在吗?战力不在一个层次,他们可不想再被揍一次。

    湛长风没有追上去,又多了个蓬国,她得快些解开所有机关室了。

    她有意识地避开了人迹,不断破机关.解题。

    五木那边下手也不慢,重重机关破过去,惹得瘦子大为不满,解题的速度根本比不上破机关的速度,这不是诚心便宜别人吗!

    瘦子脸色很不好,却也没阻止五木,很快熊国的援手就要来了,到时不管谁得到了机关室里的珍宝,都得交出来,就先让后边那人捡个便宜。

    不,应该说,就是要让那人解开各种题目,如此,将省他们诸多时间。

    瘦子这样一想,心里平衡不少,甚至有些得意,他就等坐收渔翁之利。

    五木默数着剩下的机关室,些微兴奋,快了。

    五木和湛长风,出于某种考虑,都有意识地避开了对方,但相遇是必然的,第九十九个机关室,就是她们同时出现的契机。

    光幕前,瘦子不解地看着五木,“为何还不动手?”

    五木吹了下落到眼前的头发,笑意不断扩大,“独立成部,又联合成城,环环相扣,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形式的术式机关,虽然解开的难度不大,但构思太精密太新颖了!”

    “古术式机关中,术式切实存于机关零件上,触发某些条件才得以启动或关闭机关,这里的新术式机关,则将各术式的控制代号集中于光幕中,通过光幕里的控制代号解读各术式,并且控制它,其自由度和灵活性当然高了,是以,它可以是独立的个体,也可以是整体的一部分。”

    这约莫也是镜子对天朝.对百官.对各个官职的理解和应用。湛长风如此想。

    五木看着走来的年轻人,面色古怪,“古术式机关,新术式机关,你在给术式机关的历史划阶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