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机关题目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钱染屈起手指让白色蛾子停靠,“我们要杀他,他又何尝不是要杀我们,已经有傀儡往这边赶来了,更多的,好像集中在第八条墓道上。”

    “集中?怕是引我们上钩,”祝焱勾唇,“那里也最有可能是傀儡师在的地方,这个人既然被云七砍断了手臂,战斗力应该不是很高,所以需要大量傀儡的保护。”

    “也排除有很多闯入者。“有人道。

    “话说云七呢?以她的实力不会这么容易死吧。“

    钱染道:“你们不觉得以她的心智,传音术太复杂了吗?”

    真相,那是个能将各种剑术融会贯通却术法废的奇葩。

    姚遥感觉他们说得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云脉少年也同样木然了,他还记得这个术法废的傻子是怎样撂倒原来的云家天才的,下手不要太干净利落。

    云脉的年轻一辈是很憋屈的,实力最高的那个,是傻子啊。说瞧不起吧,你又打不过人家。打不过吧,又很不服。

    先不管这些试练者要如何围堵突现的傀儡师,在某条墓道上,机关师一扫颓废,目光灼灼地看着墙上的光文图像,这是机关的控制图,解开上面的术式才能打开机关。

    “竟然是这种形式的术式机关。”她神色严肃,像是在做一件神圣的事,手指不断地在光幕上跳动操作,耳边是墙内机关随着术式逐渐解开而运转的细微声响。

    旁边一个瘦子边攻击着傀儡,边燃起传音符:青山墓有变,惊现傀儡师。

    等瘦子干掉那几个傀儡,回头就见光幕上的术式正在溃散,他大喜,连忙上前几步,结果怔住了。

    五木抿着唇,只见那崩溃的术式散成光点,瞬时又重新组成了一句话:紫微六法的核心思想是什么?

    ......什么玩意,你这是考机关还是考文化!

    “概述战神兵法第七篇。”另一边,蒙着眼的年轻人以指代笔,无甚表情地写着策文。

    这是她碰到的第五道题目,只能说,镜子果然是在认真地考察她的功课。

    答完题,光幕上出现一个数字:95。

    她已经解开五题了,还剩95道题目。

    湛长风踏进已经解开的机关室,和前几次一样,一箱上品灵石。

    她照旧拿了灵石,弃了箱子。没办法,储物袋太小,箱子占地方。

    她不疾不徐地找着下一个机关室,忽然看见一道解了大半,只剩一个问题的机关。

    :试问对甲丑政变的看法。

    幸好她去了一趟史馆,知道甲丑政变。

    甲丑政变是指几百年前长锦国的事。

    长锦国是广陵界近代最后一个诸侯国,它之后,广陵界就没有诸侯了。

    甲丑政变总体来讲就是长锦侯的儿子杀了长锦侯的传承人,又杀了长锦侯,最后上位的事。

    “你觉得儿子为什么要杀徒弟?”

    美丽的少女衣染血,眉眼深沉,斜倚着阴湿的墙也不靠近,远远地看着湛长风,些微疲倦。

    “嫉妒了吧。”湛长风也没回头看,漠然地写着答案。

    修炼之人的血缘意识,比普通人家更加淡薄,血缘关系远远比不上道法境界上的传承关系。

    但儿女对父母总有孺慕之情,一边是长时间得不到注意的儿子,一边是看重又被委以爵位的传承人,一个不小心,儿子的感情就会变质。

    单就长锦国的事上看,除了儿子的善妒和野心.长锦侯的失察.传承人的能力不足外,还有其他势力的干预.各自臣属的变相推动。

    真要剖个底细,那就太错综复杂了。

    湛长风始终认为是当时的长锦侯过于无能,管不了自己的儿子,还护不了自己的传承人。

    当然,这些她是不会说的,云之介也不是要听这些。

    嫉妒?

    云之介觉得自己最初是嫉妒,嫉妒得想要杀了祝焱,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她是祝节的女儿,也是云脉的女儿,最后因为父母的恩怨成了身份不详,被两脉抛弃的人。

    云之介的语气淡然,带着旁观般的清醒,好似不是在说自己。

    “告诉我这些没关系?”湛长风的手指顿了下。

    她把玩着一卷轴,神色幽幽,“有何关系,用不了多久,所有人都会知道。”

    即使再如何不争,到头来还是被逼着步步为营。

    云之介道,“嫉妒来源自卑,欲望诞生野心,我所求不多,唯荡修途。”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谢谢了。”卷轴撕开,白光大绽。

    聪明的大小姐已然猜到这个忽然出现又不知底细的年轻人,极可能是那个突送传音的神秘人,也是被云脉族长忌惮的开国国主传人。

    仅凭云之介刚刚的话,湛长风就知她有自己的势力,外面恐怕也已经发生变动了。

    “物归原主吧。”湛长风将从云脉族长密室里带出来的账目财物扔进了传送阵。

    白光过后,人影消失。

    湛长风的注意力回到光幕上,95变成了93,看来机关师那边也在解题啊。

    瘦子焦急,传音给二公子问了6道题目,结果不是不知道紫微六法那些是什么东西,就是难在了逻辑上,谁知道这些题目一个个的全都关乎军政权术!

    五木可不管打不打得开机关室,反正她解术式解得很开心,至于那些问题,管它呢。

    等他们弄对了一道题,乍见上面的数字,瘦子大惊,“已经有5个机关室被打开了!”

    意味着有一个人很会应付这些题目。

    他眼中暗芒迸射,“老二,带人去把那人控制住。”

    霎时几道黑影窜了出去。

    五木惊讶,“没想到这里还有人擅长机关,正好来比比谁更快。”

    她兴致高涨,接连解开了数个机关,瘦子却是在旁边抓耳挠腮,你解了机关也没用啊,有本事把题目解开啊!

    当然瘦子是不能吼她的,她是二公子托了大公子许久才请来的天才机关师,脾气古怪,连大公子对着她都很小心。

    此次进墓,有小半试练者被悄悄替换成了熊国的人,刚刚派出去的几人便是。

    瘦子为了防止这些解到最后一步的机关平白让别人捡漏,叫手下寸步不离地守着每一个已经解开机关但没解开题目的机关室。

    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随着解开的机关越来越多,人手就不足了,再加上与其他试练者的冲突.傀儡师的捣乱,到了最后,几乎是解一个扔一个。

    瘦子简直有点崩溃,他宁愿五木一个也别解,省得替别人做嫁衣!

    当他纠结之时,五木咦了一声,写下答案,机关室开了,“这次竟然是道义类的题目。”

    瘦子大喜,与五木一齐进了机关室,他看着锦盒中的丹药纹路,心跳如擂,“一道.两道.三道....八道!这是八品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