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开启墓地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旁若无人地踏进云脉主宅,看过一众风景。

    云脉主宅不在城中,在深山,房屋布局颇有历史底蕴。她路过一个练武场,少男少女们在教头的监督下挥汗如雨,呼喝声层层叠叠。

    虽是差不多的年纪,不过这情景似乎离她特别遥远。湛长风一直都知道自己难以融入人群,也很难与人产生类似生死之交.挚友种种关系,更不会有什么情感纠结。

    除她本身太理智外,大抵还因为她将所有人.事分成了两类,有研究价值的和有改造价值的,在她眼里其实没有废物,再废也还能变作护花的养料呢。

    练武场忽然嘈杂起来,年轻的人们正在为了某件小事争斗,脸红脖子粗,声音嘹亮,语气亢奋,仿佛人生没有比这件更大的事了。

    湛长风与众多人擦肩而过,她看得到他们,他们看不到她,这约莫就是她和所有人的关系。

    云脉族长是个矮胖中年人,白得出奇,一生气,脸都是红的,他冲进书房,猛甩袖子,砰地砸上了门。

    书房里的烛火依次亮起,云脉族长拎着茶壶灌,仿佛这样就能把心头怒火压下去。

    他耳朵里满是那些让人窝火的声音,嗡嗡,闹得人烦,忽然嗡嗡声里乱入了一丝不一样的动静,清脆.隽永,仿佛某个人闲然地翻过了一页书。

    一抹寒意顿时在心头炸开,他睁大了眼,发现自己一动不能动,口也开不得,刚刚移开嘴边的茶壶姿势不好,烫人的细长水流从壶口落下,将他的鞋面淋了个湿透。

    “云脉族长认为,何为青山墓?”

    云脉族长那么熟悉自己的书房,凭着声音便能想象出,在他看不见的右侧,书架前.案几后,坐着一个他完全没察觉到的人。

    云脉族长努力斜着眼珠,视野边侧是小半边案几,他的眼睛斜得生疼,却始终差了那么一点,如何都瞧不到那个人。

    忽然册子一角落在视野边侧,他心中一跳,这是他锁在密室里的账簿,那其他财物宝贝.....

    一人走进他的视线,面容普通,文质彬彬,带着些书卷气。

    那个人在他面前站定,“可还记得青山墓和开墓钥匙?”

    云脉族长略一失神,青山墓?!

    他们找来了!

    这族长修为不高.心境不全,她轻易就听到了他的心声,果然青山墓的事没那么简单。

    心中得有多少鬼,才会在听到青山墓时露出这样一副惊惶的样子。

    云脉族长发不出声音,却是冷了半身,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心脏,他惊恐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年轻人笑笑,“三天内,提前进行成年礼试练,否则......死。”

    等湛长风离开书房后,云脉族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细细密密的汗从额头冒出来。

    他们找来了,开国国主的传人找来了。

    云脉族长想起他从母亲手中接过族长之位时,母亲叮嘱的话,她说开国国主留下了两半开启青山墓的钥匙,交由两脉保管,先祖还交代,五百年后,会有人来找青山墓,介时将钥匙交出。

    掐指一算,五百年不是到了吗。

    “娘啊,这不是儿子的错,是祝节那个匹夫诱哄,是为了我们的国家不被蓬国侵占,我才交出钥匙打开青山墓的,您不知道,开国国主的陪葬能支撑祝云十年的开销!”

    云脉族长喃喃自语,兀地,拧了拧眉,眼中尽是贪婪,“您也肯定不知道,那里边有多少机关室,机关室里又有什么珍宝。”

    “您也想不到,祝脉不但要独占祝云国,还暗中拿青山墓投靠熊国。”

    “好好,他们找来了,就让他们去和祝脉,去和熊国斗。”

    云脉族长从怀里摸出半块刻着纹路的月牙石,“来人,告诉祝节,我同意提前进行成年试练!”

    没错,就在一个时辰前,祝节要求提前进行成年试练,云脉族长知道他这一反常,定是有了熊国在背后支持,熊国那个层次,搜寻到适龄的机关师并不困难,有机关师开路,打开那些机关室的几率就大了。

    他更忧心的是,熊国和祝脉联手,云脉将一败涂地,他该怎么办,怎么办?

    难道要向蓬国寻求帮助,不,蓬国就是头喂不饱的狼,送上去恐怕连渣都不剩。

    云脉族长心焦间,一道传音来了:族长,属下打听到熊国答应与祝脉合作的条件了,一是青山墓,二是大小姐。

    什么!

    这人是他安插在祝脉的细作,他的话会不可信?

    可是,熊国要云之介干什么?

    他想到暗访祝脉的熊国二公子,难道这家伙看上云之介了?

    人啊,果然是被各种欲望支配的生物。

    云脉.祝脉.熊国,又是一盘棋。

    与她关系不大,她只等着开青山墓。

    湛长风站在书房上俯瞰这座宅子,忽然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将细作给云脉族长的传音复制了一遍,指尖一弹,飞向大宅东面。

    没错的话,所谓的大小姐云之介,是在那个方向?

    湛长风想到在练武场注意到的女孩,祝云最大的失误,恐怕是真的以为云之介痴傻。

    她摸了摸青色印鉴,镜子的转世还是挺有意思的。

    青山墓开启那天,云脉族长的目光在试练者里转了一圈,除了祝脉派出的一个机关师外,没有外人。

    这个机关师跟在祝焱身边,高高瘦瘦,吊梢着眼,面容阴柔冷漠,颓唐得好像刚从哪个角落爬起来。

    云脉族长违心地夸赞道,“这位小兄弟一看就是机关高手啊。”

    小兄弟吹开挡住眼的一缕头发,冷冷道,“看我胸。”

    “......”云脉族长愣了愣,“衣服上的绣纹很精致呐。”

    小兄弟翻了个白眼。

    祝节咳了声,低声道,“这位是五木,女的。”

    这就很尴尬了。云脉族长干笑了两声,利索地将那一半月牙石按在了墓门上。

    祝节也懒得圆场,反正和云脉快撕破脸皮了。

    他将另一半按上,青山墓开启。

    两个族长看着这些未满20岁的年轻人进入墓中,心思各异。

    这墓门上有限制年龄的禁制,否则,他们也不必藏着掩着,用成年试练的名义去探索墓地。

    自他们搬空墓中陪葬的财宝后,就发现了里面的机关室。

    毫无疑问,这些机关室是开国国主留下的,也是最有价值的宝藏,可惜,能进墓的都是些小毛孩,苦苦寻求的年轻机关师又多是半吊子,到如今竟然一个机关室都没打开。

    反正得不到,祝节以为拿它换熊国的帮助,没什么可心疼的。

    云脉族长也是这么以为的,所以他最终毫不犹豫地拿青山墓再加半个国库,去和蓬国合作。

    筹码谁不会用。两个族长相视一笑,你死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