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再踏星途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寿河已经成了战乱区,尹万更改了地点,选在后方较为安全的燕城进行交易。

    湛长风取了东西,路上遇到了燕为山,他身形依旧如剑般笔直,眼中却有了憔悴。

    他像是专门候在这里等她的,问,“这场战乱,也和我有关系吗?”

    “一滴水能漾起一面湖的波澜,天下万物间,皆有关联,你若要锱铢必较,可以那么认为。”

    湛长风对他的问话颇有不满,“身为实力高强的修者,又参与到势力之争中,不管你有意还是无意,都当明白你的一举一动可能产生诸多连带后果,若连自身的位置都看不清,连每一举动后产生的影响都无法预料,那你干脆不要去思考,安心拿着你的剑,听命就是。”

    燕为山质问,“我合该被摆布,稀里糊涂地听命吗?”

    “仅‘摆布’二字你就用错了,先不说眼界高低.布局大小,你认为你受了摆布,便是在质疑你先前的所作所为,一个剑修,事后竟会产生动摇.怀疑这种心情,可见你的心境还不到家。”

    湛长风冷喝,“我问你,你所走的每一步,可是你自愿,且心中想做的?”

    追查邪修是他做的,意外毁了好药山是他做的,挑战鬼方阻黄泉路也是他做的,没有人逼他,他在当时也没觉得有任何问题,可是听了湛长风的话,去细究背后的原因,他就分不清这是在谁引导下做成的,还是出于主动做成的。

    燕为山不甘,“提醒我细究的是你,让我不要去细究的也是你,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一定范围内,用对错分辨事实是可行的,却不是绝对的。”湛长风忽然手一扬,某间酒馆里正在划拳喝酒的一人僵直倒地。

    燕为山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动作,脸上出现一丝怒容,“何故伤人性命!”

    “你认为我错了吗,可他是山中劫匪,手上沾染了多条人命。”湛长风耳微动,叫住身边一人,“你家中六口人,前日刚添一子。

    “.....哎啊,你是谁,是不是打听过我?”矮中年戒备。

    “非也,我是算命的。”

    矮中年嘴上不信,眼里又挣扎,“来,你算算我儿子,说准了我就信你。”

    “因果皆公平,我若告诉你,你又该拿什么来换?”

    “嘿,几个钱我还是有的。”

    湛长风收了他一百灵石,道,“你儿身边有一条大蛇。”

    矮中年又惊又怒,含着丝嘲讽,“胡说,我儿在家中,身边有我父母妻子在,怎么可能遇到危险。”

    他说完,匆匆往家赶,家中竟无大人,他冲进屋,吓得魂飞魄散,一条大蛇正缠在婴儿摇篮上,硕大的脑袋就对着婴儿!

    燕为山追寻过来的神识也发现了这一幕,悄无声息地化出一缕剑气将大蛇毙命。

    湛长风道,“你以为你是对的吗,那是一条护家蛇,只因大人不在,特地现身看护孩子。”

    燕为山仔细感应了大蛇身上的气息,果然十分干净,他浑身一震,眼有悲怒,“那你为何不说清楚!”

    “那中年伤不了它,它就算被看见了还是能安全离开,你是多此一举。”

    “胡闹,分明是你故意引我出手!”

    “看吧,这就是我与你的区别,我知道得多,我就可以引导你,你什么都不知道,只能按着自己的本性做出选择,你是不是觉得我在摆布你?可这又要怪谁,还不是你蠢。”

    燕为山涨红了脸,“你竟无视善恶,故意引我杀它,这就是一件大错特错的事!”

    “你是不是对那条蛇感到愧疚,是不是自责,是不是恨我?”湛长风一笑,“可我并不在意你的心情,因为你杀那条蛇的举动是我希望你那么干的。”

    “你还不知悔改!”

    “我算到它在一年后会为了修炼,吃人堕恶道,现在不杀它,以后会有千人因它而死。”

    “......就算如此,那也不能直接杀,它此刻没有作恶,你完全可以选择感化它,帮助它修炼!”

    湛长风欣赏了下他的情绪,道,“这就是我的选择了,我能选择现在杀它还是将来等它吃了人.作了恶再杀它,我也能选择亲手杀它,还是选择引你去杀它,亦或选择无视它.感化它,可在你看到它的那刻,你只能选择杀它,你明白为什么了吗?”

    燕为山的脸庞都冻成了冰块,因为......他傻,他信了她的邪,他没有选择余地?!

    “命途大抵如此,总有不期然的意外,你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按着自己的意愿生活,还是在别人的棋盘上生活,但所做一切,问心无愧即可。”

    湛长风手抄袖子,转身离开,“刚是骗你的,那条大蛇已经将他家的大人吃了,刚准备吃小孩。”

    燕为山的感应发生了变化,那条气息干净的大蛇身上出现了血气,再探屋子周围,竟有几滩血!

    定是被她遮掩了,不然他怎会没察觉!

    燕为山的面容抽了几下,渐渐缓和下来,似乎明悟了什么,眼中升起敬佩,双手抱拳,朝着远去的背影弯腰一礼,“多谢,可被蒙蔽.被引导该如何?”

    “勘不破就躲起来安心修炼,不能躲起来,就顺着你最为相信的人走吧,如果能勘破,那就随你自己了。”

    燕为山肃然再一拜,勘破.问心无愧,这两个词久久在他心底盘旋,他也许还不能做到勘破,但他能三思而后行,约束自己的行为,做到问心无愧。

    前方正在打仗,燕城也人心惶惶,看着这座许久不曾回来的城池,他或许该干些什么,为这场骤然掀起的战争做出几分弥补。

    山海界中世事纷叠,赵舜德深觉最近此界事情太多,而且好像还来了不少界外修士,着实不宜久待,领着三道童和林寒涧肃乘灵船穿过了界门,进入四通八达的星途之中。

    涧肃新奇地望着船外,被宇宙奇景震撼,回神过来,缠着赵道长讲讲宗内的事。

    赵道长语言了得,洋洋洒洒就描绘出了一副明霞灿烂.碧雾朦胧.赤须龙遨.彩羽鸾啼.金楼凌霄.道者数千的璀璨之景,听得涧肃如坠梦幻。

    突来的黑暗让他惊醒,正见赵舜德戒备地望着四周,灵船似乎闯进了某团黑雾,叫人惊惶的威势压在心头。

    “这是怎么回事?”涧肃话音刚落,一只大手裂空而来,要将他抓去。

    赵舜德未及施展功法,先被一股莫名力量禁锢了身体,不由骇然。

    危急时刻,涧肃被人推了一把,跌出好远,抬起头来,黑雾消散,大手也不见了,他急忙四顾,惊慌爬上他的脸庞,“林寒呢,我姐姐呢?!”

    她刚刚还站在他身边!

    赵舜德脸色难看,“你不要急,待我请师尊查探。”

    涧肃失态痛吼,“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为什么,究竟是什么人跟我们过不去!”

    那偷袭者的功力远远在赵舜德之上,来去皆无踪迹,周遭的星途通向多个世界,赵舜德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唯先安抚好涧肃,将他带回宗门,再请师尊寻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