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寻找息壤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不是人丹难查,是涅槃会难查,他们的对接形式太隐秘,根太深,除非有破釜沉舟跟它死磕的打算,否则它是除不尽的,凡一人有贪心,凡一人要用这些丹药提升自己的力量,它就可能一直存在。”

    湛长风说完,也拿出一个瓷瓶,“但揭露它,至少是给修道界提个醒,这里面的不是你那些高阶筑基丹.塑骨丹,仅是普通的固元丹之流,你看看。”

    花间辞捏起了一颗,碾碎细观,目色微凝,瞧向湛长风,“人丹?”

    “低阶人丹炼制的手法不高明,修为差点的也许发现不了,高阶修士却可以分辨里面的异样,只要让懂医的修士仔细检验,就能发现它是用血肉或者精气神炼成的。”

    “你从哪里找来的?”

    “普通小店铺.黑市,这些东西的买卖还是挺小心的,通常只卖给熟人,或者熟人介绍的人,像他们大咧咧要求掌柜交出丹药送去抽检...恕我直言,那就是个笑话。”

    “你想让我提醒山海联盟?”花间辞可不认为她会无缘无故跟自己说这个事。

    “不是,我若想提醒山海联盟,可以有很多种方式。”湛长风食指敲了两下桌面,缓缓道,“人丹一事,可能和神农宗脱不开干系,白痕长老又曾是神农宗弟子,我唯一担心的是,如果事情爆发,白痕长老会不会受到影响,当时百草院事情出来时,他就被政敌攻讦了。”

    “我对此界局势不熟,思来想去也唯有向你征询一二。”

    “山海界离藏云涧太远,与他应不会有太大影响。”花间辞思忖,“且政道会在即,山海联盟又如此松散,恐怕查到最后也仅是虎头蛇尾的闹剧。”

    “这样么。”她不是抓着人丹不放,而是涅槃会给她的感觉太凶险了,人丹恐怕仅仅是它的一角。

    她此前在藏云涧碰到的暗杀者身上搜出了许多张悬赏令,绝大部分都是榜上者,在赶海大会,昌本盛等人又专对天赋高的修士下手,很难不让人猜测它还有什么更深的目的。

    不过她现在人微言轻,也没精力追查这些,只能旁敲侧击地给那些在高位的修士提个醒。

    “人丹的事,我会再让人跟联盟那边提一声的。”花间辞淡淡道。

    这边的诸侯正在抵制她为官,她是不会自己上去找麻烦的,“至于白痕前辈......藏云涧的情势有那么危急吗,长老会议那么弱?”

    白痕前辈要是底子硬,何惧这些跟他八竿子才能打着一点的烂事。

    “不是弱,是分裂,一手好牌也被打得稀巴烂。”

    她表情语气皆不显,花间辞却明显感到了她的嫌弃,笑道,“你拼不起来吗?”

    湛长风摇头,“病入膏肓,难以挽救,只能拖延,你要不要去试试?”

    “嗯?”花间辞不能否认自己对混乱局势的兴趣,“听起来很有挑战性,可惜我对政斗不敏感,太累。”

    “过不了多久就可能是军斗了。”

    她这话无疑是说藏云涧的各诸侯要与长老会议分家了。

    长老会议有六院支持,都城中更有点将台.三皇宝树两样象征兵力.消息的重宝,又是气运汇聚之处,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竟会落到这种境地,着实匪夷所思。

    有太多势力插手吗?

    “那你得小心政道会了。”花间辞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

    湛长风朝她抬了下茶盏,默然不语。

    隔两天,湛长风让行随一跟着金不换多积累经验,她带着大胖娃娃进入东临国境开始了寻找息壤之路。

    国境关隘守备森严,湛长风接受了一番盘问通过后,路上还感应到了一支支往边境赶的军队,路人也能看出东临对失去鬼方族的鬼方国甚是虎视眈眈。

    果然没过几天东临就向寿河发起了攻击,又传出景耀等诸侯国在山海联盟谴责东临的行为,搬出了政道会,要求东临为了大局住手。

    东临雄踞北昭大陆,一干小诸侯惯常仰其鼻息,唯鬼方国能与其抗争一二,一旦鬼方国瓦解,它就有统一北昭的希望了,这对北昭大陆某些不想向它臣服的诸侯来说是一场大危机,南风大陆的最大诸侯景耀更不想对家的疆土再扩大一倍,立马向鬼方提供军事支援。

    鬼方国在短短时日内烽火狼烟,另一边山海联盟和神农门公示,以贩售人口.渎职.违反门规等罪名将石耳废除修为,关押在神农门禁地,沸沸扬扬一时的参赛者失踪事件落下了帷幕,热度也很快被几大诸侯国的混战取代了。

    此时湛长风已经与大胖娃娃找遍了丹溪一带,关注时事之余,没有懈怠对息壤的寻找,可惜翻遍了所有地方都没有它的踪迹。

    几万年过去了,找到息壤的概率本就不大,湛长风也谈不上失望。

    当她们路过沧县准备进行最后一次寻找时,大胖娃娃手中的罗盘有了反应,恹恹的小脸立马活泛起来了,“动了动了,这边。”

    湛长风也厌了长久没有收获的追寻,闻言捞起大胖娃娃几个闪身落到一座林子里,林中坟茔排列得十分有序,似乎是某个家族的墓园。

    大胖娃娃盯着罗盘直直跑向一座坟墓,指了指墓前半枯的花束,“这上面有非常微弱的息壤气息。”

    湛长风捏起一片失色的花瓣,“虽依旧难找,但总比大海捞针好些。”

    这显然不是名贵花束,茎的截面也不平整,应该是用手掐断的,很可能是来祭拜先人时,在路上摘的。

    湛长风找到这户人家,夜访了一番,确定他家院落中没有息壤气息,随后又寻了他家到墓地的这一路,依旧无所获,再排查他家每人的行动轨迹,注意到他家里有个小男孩,每天都会和玩伴去附近的一座矮山玩乐。

    那花束根茎长短不一,用一根红绳子系了个笨拙的结,是像出自小孩的手。

    湛长风进入矮山,此山灵植稀少,不见野兽,普通寻常,似乎不值得多看一眼。

    大胖娃娃手上的罗盘转了起来,指向很明确。两人循着指示而去,见到一片野草地,小花开得正盛。

    正巧四周无人,湛长风布下隐匿结界后,拿了铁锹开挖。

    “要小心,如果它是几万年前的息壤,它很可能已经诞生了灵智,会溜走的。”大胖娃娃道。

    湛长风动作一顿,又在周围布了一个土德困杀阵。

    约莫往下挖了七八尺,戳到了硬物,“这是息壤?”

    趴在坑边的大胖娃娃滑下来,此物模样就像是一块埋在地里的青色岩石,与息壤完全不一样,息壤归于土,就是那片土的样子,暴露在外,就是流水的样子,这不是息壤应有的形态。

    但罗盘指向它,她也感受到了息壤的气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