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风波(二合一)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重重雾霭聚拢,一如往初,显得那一剑苍白又徒劳。

    “湛,你的弱点让你无所畏惧,也让你疯狂,万物终有一死,既然有人替你换取了生的时间,那就好好活着吧,等你归来,是你的,还是你的。”

    湛长风感应到了地狱的力量,黄泉宗原来是在地狱里吗。

    思绪一划而过,她记起地魂的牵引,那口青铜棺本来该带走她!

    鬼面人与燕为山之斗,分明是个过场,实际上,九极归一宗用那柄物什换了她的生,黄泉宗以放过燕为山为代价预订了她的死。

    这意味着,此生她死后,九极归一宗将彻底与她断开因果,任她入地狱。

    黄泉宗有易长生在,也不惧她不入地狱。

    湛长风的虚无之眼神光凛凛,在一瞬间,看透了这些至强者的交易形式。

    那人似有所感,蒙蒙雾中一声轻叹,“你有让人惧怕的资本,你的弱点也无法阻止你的理智。”

    “你错了,她不是我的弱点。”在那一剑后,湛长风的神色尽是冰冷和荒芜,漠然收回长剑立于身前,双手覆在剑端,仿佛一名君主站在自己的疆土之上,“没有人能随意从我这里拿走属于我的东西,若我死,我定将地狱翻天覆地,让你的道脉永无宁日。”

    “你不会。”

    “我会。”

    “你敬畏天地。”

    “我无惧天地。”

    “你向往大道。”

    “道若阻我,那就灭道。”

    “你想要什么。”

    “你觉得,用什么,能换我此刻对黄泉宗的仇恨。”

    “我会杀了你。”

    “我的护道神将不会让你这么干。”既然他们都说她与九极归一宗有因果,她认了又何妨。

    “罢了,提前给你便是。”

    湛长风接住从雾中飞来的印玺,紫府中代表九转往生诀的印玺亦蠢蠢欲动,两方印玺在紫府相会,融为一体,补全了九转往生诀的缺失,它终于成了完整的道统。

    有什么能换取她此刻对黄泉宗的仇恨,唯有她成为黄泉宗的嫡传。这也是雾中人希望看到的。

    湛长风抱拳执礼,“待我归宗之前,还请您好生保管青铜棺。”

    她果真是说换就换,说放下就放下,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好似之前的愤怒是轻易便能挥散的云烟。

    “你好自为之罢。”

    人影渐渐消散,也一并带去了大雾,天地陡然复清明,莽莽荒原上只有一块书着西风的石碑。

    湛长风双手牢牢拄着剑端,平复心气,虽然暂时失去了易长生,她却窥到了至强者们的谋算,阴界经此一事,应暂且退出了阳世的追逐抗衡,唯看九极归一宗在她身上下了什么赌注,要她了结什么因果。

    继寿河城被剑宗弟子劈成两半后,鬼方族和西风城的消失在山海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几十座城池联合组成的鬼方国陷入了风雨前的诡异平静。

    对鬼方族的消失,湛长风也有点吃惊,这让她有种,鬼方族.西风城是为了专门等她而存世的错觉。

    但这错觉抵不过她的规划被全部打乱的暴怒,不管这两宗想干什么,都不能否认,它们在她的证道路上掺了一脚,甚至想将她引偏。

    笃笃!

    “客官,大堂有人找您。”

    湛长风打开久闭的房门,走下楼梯,大堂门口立着一名负剑的蓝衣道袍修士,面目周正,剑意浩然。

    “请随我回宗。”

    他不说来龙去脉,不说回哪个宗,仿佛笃定她什么都知晓。

    是随着理想成长,还是成长后去完成理想。

    她不敢偏离自己规划好的道路,怕一旦走偏.走远就再也走不回来了。

    何况她尚不知晓九极归一宗的目的。她修的也不是剑。

    “阁下请错人了,一介散修回什么宗。”

    “莫要自欺。”

    “你才在自欺。”元气在掌心流转,五行精气吞吐着华光,“我已有传承,难不成你还想我废功重修,哪来的脸面。”

    燕为山心头蒙了层疑惑,剑宗是绝对不收另怀传承之人的,怎会要他带她回去,还为此损失了黄泉圣剑。

    不过这人的态度忒不知好歹,助她逃过了一劫,还浑然不将剑宗放在眼里,“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能接我三招,我就退去。”

    湛长风凉凉道,“你以为凭你就能强行带走我,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板凳一声刺啦,身穿金边云纹绸衫的中年修士离开桌子,手拨过金珠子算盘,金石相碰时的泠泠脆响携着威能,“小子,休以为拿着神剑就能为所欲为,金某的主公,岂是你能随便欺负的。”

    生死境?

    燕为山剑眸闪过微光,“剑,本就是实力的一部分,一个生死境,焉能阻我。”

    “再加上我呢?”裙摆曳过红木阶梯,冷冷目光看过来。

    燕为山神色一沉。

    金不换也心惊,主公身边竟还有一个他从未察觉到的高手。

    “你想当缩头乌龟?”燕为山盯住湛长风。

    “人,也是我实力的一部分,你家师长允许你在外私自斗狠,伤害某方势力主了吗,就算你看不起我这点小势力,我也是藏云涧的正统官员,气运与藏云涧的运道树挂了勾。”

    她抚平袖上折痕,噙着没有意义的笑,“伤我杀我可以,如果你想让藏云涧的局势再乱一点的话。”

    “还是说,你毁了好药山,却不知道自己引来了什么后果。”

    燕为山凝目,“你是藏云涧的人?哼,休在这里胡言乱语,好药山藏着凶徒,我万不能让他们逃脱,无意间致使山塌是我的过错。”

    湛长风神思莫测,“什么样的凶徒?”

    “一群吸食血气的邪修罢了。”他曾在凡间受神州司巡府所托,剿灭了一个邪修一个邪鬼,哪知在藏云涧游历时又遇到了一群邪修,花费了大功夫才在好药山上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你可见到一个额生眼睛的小童,或是看到一环玉片?”

    “你怎知道?”

    “你将他杀了?”

    “我行事端正,素不会妄杀无辜,但那小童被邪修打了一掌,化成了玉环原形,被他们捡走了,我与一头碧蟾相斗,未能将其追回。”

    “一群戴着斗篷的邪修?”

    燕为山目光锐利,“你见过?”

    呵。

    湛长风道,“那不是邪修,是半人半怪物的邪魔,一年前他们重回青白山屠戮了村庄.社学千口人,被捡走的则是木德环。正是因为山塌之事,引出了五德真轮的线索,被有心人利用来寻找镇压之地。”

    “何为镇压之地?”燕为山有点糊涂。

    “你不知道?”湛长风冷言,“你宗遮天剑尊和另一位羲阳法尊,将三千年前导致玄天大乱的二帝部将分别镇压在小黎界的五个小空间,其中四个空间的入口在藏云涧,你摧毁的好药山,就是其中一个入口所在,那里镇压着神农宗和碧蟾宗的道统核心,以及木德环。”

    “因你之举,藏云涧各方势力都在寻找镇压之地,镇压之地也被陆续发现,当初被你宗剑尊镇压在神州的邪魔头子又要重见天日,大势如此艰难,我就算与你剑宗有关也不会一走了之。”

    “......”燕为山脸色几变,这都是他不曾知道的,藏云涧竟发生了那么多事吗,但如果主持镇压的是遮天剑尊,现镇压之地被破,他也没听说剑尊有何动作。

    湛长风诛心一问,“你可是故意引起藏云涧大乱,要那三千年的战犯们出世,更要那邪魔再乱人间,来一场生灵涂炭?!”

    燕为山呼吸略促,“我无此意。”

    “你现在就去藏云涧看看,看看是不是有青白山血案,看看是不是诸侯自立.长老会议危急,看看是不是有人在寻找镇压之地!”

    “你再回去问问你宗的师长,三千年前关押在小黎界的战犯是不是可以出来了,是不是可以闹得一界不得安宁,那些流血伤亡,是不是他们意料之中的事!”

    “而你,真的是无意间来神州.来藏云涧历练的吗,那么多世界,那么多凡间,你为什么偏偏来了这里!”

    “你这是何意?!”他心一凉,惊疑不定。

    “我没有什么意思,你回去吧,我忙着补小黎界的窟窿呢,顺便替我向你宗师长问好。”

    她眼上覆着布条,燕为山却觉自己被看得脸庞燥热,无地自容,动了动嘴唇说不出一字,拱手撇头,匆匆离去,连剑都忘了御了,老远又抛来一句传音,“此事我会问剑尊的。”

    旁观了一切的敛微.金不换:......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门口传来轻柔的击掌声,“我似乎来得正是时候。”

    “不,你来晚了,早一步出现,说不定我就不用费口舌了。”

    “晚一步,恰好领教了你的本事,我觉得很好。”一身优雅的白衣踏进大门,朝楼梯上的敛微和旁边的金不换各施了晚辈礼。

    敛微眸光轻晃,颔首,转身回了楼上,金不换琢磨出她们可能有事要谈,笑笑,继续喝小酒去了。

    此人是花间辞。

    与雾中人一谈后,湛长风就料到九极归一宗会有动作,身边尽管有两名生死境掠阵,但也不乏她被强行带走的可能,故请花间辞过来一见,毕竟她能联系到白痕,若她回不了藏云涧,还得请她代为传递一些事。

    湛长风撤去周边的结界,繁杂之音鲜活起来,“我没什么本事,只是他太正直了,正直到无法理解某些局面,和为什么要不惜代价促成这种局面。”

    “都是真的?”花间辞忽问。

    “你信,就是真的。”湛长风与她边走向雅间,边道,“既然你都听见了,我便直接说了,我跟燕为山说的话,也是我出意外后,希望你能帮我向白痕长老转达的话。”

    “目前藏云涧表面上是多方诸侯在争权力,暗地里还有邪魔.人丹种种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隐患,更重要的是,我无法预料,镇压之地全都被破后,小黎界会出现怎样的动荡,照现在长老会议前有狼后有虎.内部又分裂的情势,什么动荡都应付不了。”

    湛长风手抄袖,“我一直旁侧暗示他,要么彻底将长老会议清干净,统一口舌,要么找界外帮手,留一条后路,奈何现实多阻艰,要想长老会议对外一致,怕是困难了。”

    她这副指点局势的笃定模样,倒是比温文尔雅.温柔体贴更顺眼了点。

    “你也许该和他直接说清楚的,他未必不会信你。”花间辞疑道,“以你的才智,你要是留在杨解城,可能杨解城就是那个后路了,难道你没看出我对你的期许?”

    湛长风摇摇头,“如果城主诚心要将杨解城变作长老会议的后路,有我没我又有什么关系。”

    大家都是聪明人,花间辞一听便知,她插手藏云涧的事务,却不想被藏云涧的事务束缚,不禁道,“有些事一沾上,就已经意味着难以挣脱了。”

    “我在学着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湛长风随口接了一句,推开雅间的门,“还有一件事,城主可听说过人丹?”

    花间辞也随意道,“我从白痕前辈口中听过你对人丹的执着。”

    “嗯?他嫌我事多了?”湛长风自然不会要她回答,接着说,“城主以为,山海界有人丹吗?”

    花间辞斟酌了几分,“为什么这样问?”

    “我从赶海大会来。”湛长风又道,“那白痕前辈可与你说过,百草院的人丹就是我揭发的?”

    “当时我找到了一点线索,人丹的源头是涅槃会,今次一页岛上爆发出的消息里也提到了涅槃会。”

    花间辞以手支颐,这个时候她眉间总有几分倦怠,“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一瓶丹药出现在桌案上。

    湛长风倒出两粒,“这是?”

    “查抄北城时搜出来的,像丹药之类,炼制时会有专门的手段掩饰成分,避免被别人学去,我专门请高阶炼丹师.炼药师验了,虽没查出具体成分,可也没有太大的异常,功效和正常的破障丹.筑基丹.塑骨丹一样,然有一位大师从丹中嗅出了动物油脂,你该理解的,一般丹药都是植物炼制的。”

    “不过没办法证明这个动物是人还是飞禽走兽。”

    花间辞见主人家听得很认真,没有倒茶的意思,自己沏了一杯,“我顺着那些势力追查,查到一名叫杨虹的炼丹师,我还没动手,这厮自己先跑起来了,我就将她抓了,她嘴严得很,没撬出话,恰巧赶海大会上传出了人丹,我就顺势将她和那些有动物油脂的丹药上交给了山海联盟的高层。”

    “各处已经开始暗中抽查丹药了。”

    “但说实话,丹药里的成分很难验,就算被查出来了,也可以推说是加了含有动物油脂的秘密配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