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路过燕城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三人入城,偌大的城门也没有人把守,内里街道萧索,踢倒的摊子,踹开的店门,躺下的桌椅,零碎东西散乱一地,隐隐约约还有哭泣声趁着潇潇雨丝递来。

    半路落下来的绵延小雨渐大,湛长风在进入鬼方国境就隐约觉得阴盛阳衰,在这场雨下愈发显著。

    行随一摸了摸胳膊,“怎感觉瘆得慌。”

    “鬼方国的气场就是这样的。”金不换见多识广,讲起鬼方的来历,“鬼方地广人稀,要说这总体国力,可能比山海界的三流诸侯还差,但它是最神秘的古国,此界大多门派.诸侯对它敬而远之,就连那有称霸山海界野心的东临王朝都没有主动找过它事儿。”

    “它的核心便是鬼方族,相传鬼方族承了数万年之久,底蕴与那些源远流长的门派不遑多让,要知道东临也不过开创了几千年,奇特的是,鬼方不是主动建国的,也没主动挑起过战争,鬼方族人一直生活在西风城中,一年中难得出来活动活动。”

    金不换的声音活像是在讲鬼故事,低沉高深又萧索,“鬼方族人皆姓鬼,都会阴阳术,听说能往来阴阳两界,是生死界线上的摆渡人,死后得到他们的超度,也能少受些苦。”

    可惜这是个失败的鬼故事,行随一听得两眼冒光,他单知道鬼方是诸侯国,却未曾听过这些事,“超度的是命魂还是地魂?”

    “地魂。”

    行随一惊悚了,“那这鬼方族简直是天选之族!”

    于修士来说,阴界是最神秘的所在,它在阳的背面,没人能真正达到,上尊准圣不行,就是鬼也不行。

    活灵一般都有天地命三魂,命魂驻于身,衍化七魄,承今世记忆。

    死后,天魂还道,地魂入地狱受罚,命魂消散,命魂有执念或得机遇,就有可能成为鬼。

    鬼初成之时,犹如新生,受生前秉性和记忆影响,有的化作了恶鬼,有的成了善灵,喜居阴气重的地方,渐而诞生了鬼道,辟出了鬼道圣地幽冥血池,只要是鬼魂,都有机会被接引进圣地。

    广义上,鬼属于阴,如果阴阳有界限,那么幽冥血池就在阴界的边缘。

    但真正的阴界,唯有地魂能到达!那里是地狱!万恶的归处!

    入了地狱,就永远别想出来,若地魂上的恶业清算干净了,就会放逐九幽,唯有在九幽,才有一丝重新入阳间的机会,比如借助阳世的请神符,通过符召入世,然请神的人得小心被地魂反噬。

    没有生灵不怕地狱的,有的大能肉身死亡后,为了避免入地狱,就用真灵转世,真灵承载了善恶业的地魂和今世的记忆,是已知的.避开地狱的唯二方式,还有一种是夺舍,不过夺舍后遗症比较重,平白背负原身的因果。

    这样一说,便知,鬼方族能超度地魂是多么神秘强大了。

    湛长风在杨解城的功法阁里见过一些关于鬼方族的记载,所以最想来这里看看。

    跨过折断的旌旗,沿着冷清街道往里走,俄而,马蹄声传来,一众燕城兵将姗姗来迟。

    难民似的人们从一个个隐蔽的地方钻出来,哭喊着涌向燕城兵将,霎时空寂的街道上溢满了哀声。

    “兵老爷,快救救我的儿子!”

    “我家的积蓄都让人抢走了,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我的闺女哟,你让爹娘怎么活啊。”

    ....

    为首一戎装汉子面色铁青地看着眼前被山匪肆虐过的场景,大手一挥,“大家放心,该讨的我们一定会讨回来,你们先回家收拾收拾,日子还是要过的。”

    一众兵将赶到城墙,动手建防御工事。

    “作孽啊。”一个穿着灰棉袄的老太太坐在石阶上,廊檐落下的水滴一颗颗砸下,在她身边汇起了一汪小水坑。

    湛长风站在檐下看雨,听她叹气,侧首问道:“土匪经常来城中劫掠吗?”

    老太太努力地睁着浑浊的眼,似要看清问话的年轻人,可惜她老了,视线过于模糊,“是外面来的吧,我劝你啊,快些离开,要住下的话,最好去城主府旁的驿站,谁知道土匪什么时候再来。”

    行随一不解,“既然鬼方族那么厉害,怎么连座都治理不好,竟还有人敢来鬼方族的领地为非作歹。”

    “嘿,我刚刚的话还没讲完呢。”金不换接着道,“刚刚我也提了鬼方不是主动建国的。”

    “这鬼方族一直窝在自己的西风城里,偶尔在外走动,古时的人们为了死后求一个安息,追到了西风城外,期望死后能得到鬼方族的超度,久之就在西风城周边形成了一座座聚落,聚落又成了城,有了城就有斗争,甚至还有强者想要鬼方族听其号令,为其服务,强攻西风城,下场自然不用多说了,一个个死得悄然无声,有传言是,鬼方族将这些人渡进地狱了。”

    “这之后,周边的城池主动请求成为鬼方族的附属,鬼方族这才建了方国,但国中的城,全部都由城主自己治理,鬼方族从不过问,唯必须鬼方族出面时,才派出一两个族人出来,这次赶海大会上,不是有两个鬼方族人吗?”

    一个是鬼黔,监察使之一,湛长风几次去城主府都没有见到他。

    还有一个是鬼慎舟,虽是榜上前列,也参加了比试,但似乎没有多少关于他的消息传出来。

    “那西风城是不是禁止外人进入?”她问。

    “没错,西风城常年关闭,拒绝访客。”

    “这大概是最不像国的国了。”行随一大饱耳福之余,遗憾不能去见识见识鬼方族。

    湛长风手拢袖,现在可能见不到,苍莽斗法上倒是可以会一会鬼慎舟。

    三人在廊下避雨,雨却下得愈来愈大,远处兵将冒雨在城门外设下拒马桩,修补被撞坏的城门,又有士兵拿着征召令贴在告示栏里。

    老太太还在絮絮叨叨,大概是往日无人听她说,又或许只是在自说自话,“这些守城的啊,就知道拦,拦不住的时候,自己先跑了,等土匪一走,他们就都回来了,然后又拦,又跑...”

    “瞎婆子又在抱怨。”这檐下是间绸缎店,不过里面的东西都被搬空了,搭话的是个伙计,先天修为,他一边补窗户,一边夸张道:“再抱怨小心当兵的把你嘴封了。”

    老太太好像被戳中了什么点,声音愤然,“要是燕城主在,哪里轮到土匪欺负咱们,这些当兵的又哪敢说一套做一套。”

    “你就小声点吧,”伙计弯着身子朝老太太咬牙,声音像是被布闷住了,“别提燕城主,那个燕城主已经死了,现在主事的是燕峪将军,你这话要是传到燕峪将军耳朵里....”

    后面的声低了下去,意味不言而喻。

    主事人的称谓是将军而不是城主?

    湛长风问道:“燕城主是不是还有一个天赋极好的子嗣?”

    伙计应声:“是啊。”

    “这个子嗣正在远方,因为过于年轻尚未继承城主之位。”没有疑问语气,实实在在的陈诉。

    伙计惊奇地看着檐下修士,她身量不高,腰背挺拔,一袭月白长衫,银簪束墨发,眉眼沉静,气度端方,疏冷有礼,仿佛风为神.玉作骨踏山踩水而行的化外人。

    “你不是本地人吧,怎么会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