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真意演道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属涅槃会成员,行迹隐秘,识海中会被种下保护记忆的禁制,也不排除这个禁制有制约当事人之效,至于目的,”湛长风摩挲着拇指上的墨玉扳指,“其一,是以人炼丹。”

    涧肃哇了一声,“我们差点就要变成丹丸了吗?”

    “我从昌本盛那边探听出,你们似乎有特殊的体质,你们现在年纪小修为弱,用来炼丹就浪费了,要炼也是把你们养大比较好。”

    林寒.涧肃:.......

    忽然有点冷。

    湛长风沉在自己的思绪里,她总觉以人炼丹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为什么偏偏是人。

    换个角度想,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势力框架,才能不动声色的隐藏在暗中,将人丹变成一种隐秘而广泛的营生,如果是她,她会怎么设计?

    需要炼人丹者.需要传播炼人丹技艺者.需要抓人者.需要售出人丹的渠道,湛长风又想到了那个暗杀者,“他们可能有一支专门的部队,表面上是接悬赏的暗杀组织,要真是这样,以你们俩的体质,会被培养成死士之类的存在。”

    如果有了强大的战斗力,那仅仅是围绕炼人丹.散播人丹就太低端了,换成她,先用人丹长年累月地蛀蚀修士,将它从散修中扩散到宗派里,到达一定质变,整个修道界的修士质量就会下滑一个层次,但当人丹进入宗派,也意味着离被发现不远了,受到清查是迟早的事,那么必然会反扑。

    她不能肯定涅槃会现在的根系伸得有多长,但藏云涧.山海界无疑已经深受影响,一旦人丹之事被深入调查,这两个世界的腥风血雨是少不了的。

    若涅槃会已经在玄天遍布,想要将它扫除,那么必然会牵涉到无数的修士,将玄天修道界置于恐慌中,安排得好,完全能将修道界重创,甚至覆灭。

    湛长风扯回跑偏的思绪,不管是涅槃会还是二帝遗留的历史问题,藏云涧太危险了,山海界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这两个地方都会在某一刻成为斗争中心,不适合发展她的势力,她得再找一个世界。

    不过斗争中也是最容易壮大势力的,加上山海界是离藏云涧最近的中世界,战略位置还不错,可以让商鼎会和金不换要建的商行先驻扎下来试水。

    林寒几次听到她说体质,问,“我们的体质有什么问题吗?”

    “昌本盛那边说你们是破军战体,应该是在战斗方面有某种天赋。”

    湛长风尚未说完,神识中传来感应,有人过来了,还是见过两面的,她手拢袖道,“看来他们是想带你们走,随我去看看吧。”

    涧肃吓了大跳,以为是敌人追来了,“是谁?”

    “莫慌,你们要是不想走,谁也带不走你们。”湛长风走出山洞,那名道长正携着三名道童攀山上来。

    虎头虎脑的一清说,“是这里没错了,你总算算对了一次。”

    道长哑口无言,理理袍子,朝出了山洞的湛长风拱了拱手,然后瞧向后边的林寒.涧肃,“我乃真意云霄宗弟子,代师来寻徒,师尊言说山海界里,一对双生子与他有师徒之缘,便是你二人了,可随我离去?”

    林寒.涧肃陡然被抛了这么一个问题,心中没多大感觉,只觉莫名其妙,还有这真意云霄宗是什么东西?

    ......道长正视己身,好歹也是道骨仙风,不像是骗子啊,怎么不理他。

    湛长风开口,“请教道长名讳与令师尊号,是真意云霄宗哪脉弟子,修的是什么道?”

    道长瞧瞧湛长风,又见那俩孩子,一副戒备.不感兴趣的样子,看来这次招收弟子不容易啊,洒然道,“我名赵舜德,师尊是宗汉武尊,门下弟子各有所长,具体修什么道不能一言而概,根本上是以力证道。”

    他说完期待地看着林寒.涧肃。

    林寒.涧肃看湛长风。

    湛长风说,“真意云霄宗居六合圣地之一的春秋苦境,是武道魁首,宗汉武尊是武祖大弟子,你们可以考虑,有什么想问的,就自己问他吧。”

    有什么好问的,既然是上宗,衣食住行总不用发愁,问宗内各脉的关系也太早了,问功法如何又显得太把自己当回事儿,涧肃碰了下林寒,林寒道,“仅凭一句师徒之缘吗?”

    对啊,仅凭一句师徒之缘他们就该跟着走?

    赵舜德道,“你们别不信,一段缘分,就预示着一段因果,亘在命里避不开的。”

    他挠挠头,此中复杂,跟两个孩子难以讲清。

    三清拉了拉他的袖子,“演道吧。”

    “对啊!”赵舜德拍手大笑,“演道吧,如果你们真有缘,看了之后,自会对我脉心生向往。”

    赵舜德左右看了看,这边地方狭小,施展不开,跃身跳上树冠,站立于林海之上,神情严谨肃穆。

    林寒.涧肃注视着他,见他摆出起手式,天地为之一静,道蕴自他一招一式中迸发出来,如见一个巨人手拨星辰,脚踏荒古,拔山蹈海,气吞山河,伟力无穷!

    涧肃看得入了迷,那种极致的力量叫他心神为之颤抖,震撼至极。

    湛长风对其中的道蕴也颇为欣赏,但对她没什么吸引力,耳边传来林寒低声的询问,“这样的算好吗?”

    比之涧肃,林寒太冷静了,没有被上面的演道完全吸引,问出的话里还带着犹疑。

    湛长风思忖道,“这道传承是不错的,但还得看你喜不喜欢,想不想修。”

    “昼族是修什么的?”

    湛长风默然,无奈一笑,她要是再问下去,她恐怕就不想放他们离开了,“昼族目前只有一道中乘功法,我想让它走军道,只是这条道还没开出来,荆棘丛生,百年内,我恐怕也没有太大的精力去兼顾它,你们的天赋很好,还有更好的机会。”

    “你想当霸主吗?”

    湛长风只说了一个字。

    林寒面色微动,黑眸中有璀璨星光划过,隐入心底,“好。”

    赵舜德收势,虫鸣鸟叫又响了起来,微风吹拂着林海,生机依旧。

    “如何?”他期待地盯着林寒涧肃。

    涧肃压住激动,问林寒,“你觉得怎么样?”

    林寒十分干脆利落,“去。”

    “诶,我也是这样想的。”涧肃想描述那种伟力来表达自己的喜悦,却又找不到词,只恨自己读书少了,激动地重复了一遍,“诶,我也是这样想的。”

    “好好好,你们有什么要做的就做吧,岛开之时,就跟我们离开。”赵舜德笑着说完,领着三个道童走了,“时间一到,我就来接你们。”

    第三场比试已经结束了,离开岛也就一两个时辰。

    比试结果已经出来了,宰飞星第一.岁清寒压过沧浪成为第二.沧浪第三.管安山第四,这场赶海大会成就了这四颗耀眼的新星,而在这风头之外,还有神农门三徒死亡.石耳被抓.失踪散修等惊人消息爆出,听说第五的川断,因神农门之事,也被悄然带走调查了。

    尤其散修群情激奋,要求大会方给出交代,凭什么受害的都是他们散修!

    大会方目前还没有传出消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