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见昌本盛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庆元阁被毁后,大会方将临时办公地换到了城主府旁的一座宅院。

    湛长风遥遥追踪柳平,他的行迹很正常,从秘境回了宅院后就一直与手下在书房处理比试结果。

    隔壁城主府住着三位真君.众位生死境强者,湛长风也不好明目张胆在此下手,况柳平是脱凡大圆满,若非肯定他与林寒涧肃的踪迹有关,强取只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湛长风见天色尚未全黑,去城主府求见监察使。

    崔荣与古道人几位正在小厅议事,听到通报忍不住摇头。

    古道人问,“昌本盛那边怎么说?”

    “我去问了一次,他说那两个孩子被藏在庆元阁里的一个房间,没有和其他人放在一起,应当在雷丹爆炸下死了。”崔荣遗憾道。

    石耳抚着短须,“怎会将他们单独关开?”

    崔荣羞于启齿,愠怒道,“这恶贼,与烟火之地狼狈为奸,暗自拿人送入那等地方修炼淫术,我也问了他这个问题,竟嬉皮笑脸跟我说他们长得最好看。”

    “他不像是第一次做此事,要在山海联盟内瞒天过海需不小力量,仅查出了他身边那几个手下吗?”庞寇疑问。

    景耀近十年在山海界的声望很高,正在争取联盟内部的最大话语权,试图与东临分权,因着这个关系在,崔荣不由对他的问话想了好几遍,才斟酌回答,“依他之言,是他与身边人利用职务之便,暗押参赛者,赚取钱财,负责小会测验的人员都是他的同伙,我与古道友也查了柳平那边,没有不妥,但具体,还要联盟派人来查问。”

    古道人,“联盟的人,我们确实不好严刑逼问。”

    反正事情也议完了,崔荣起身道,“我今早与她说了,会给她一个答案,先告辞了。”

    “我也走了。”庞寇朝崔荣微笑,“道友要是不介意,我与你一起去见见她,我看这小友擅长阵法,我也略懂,想和她讨论一二。”

    崔荣大方引手,“当然不介意,道友请。”

    她有败管安山的资格,更重要的是,她还是阵法方面的人才,在城防与群攻战中,这类修士是真正的大热门,没有哪个诸侯不心动的,若能收服加以培养,绝对是战场上的大杀器。

    崔荣心有打算,只叹早前没有问她师承与背景。

    湛长风见到两位监察使,对林寒涧肃已死的说法半信半疑,如果他们真被昌本盛藏在庆元阁中的另一个房间,确实可能意外被雷丹炸死。

    她沉思了几息,“监察使能否让我见昌本盛一面,不见到这个凶手,亲自从他口中确定弟妹死亡,我恐会横生心魔。”

    崔荣尚未说话,庞寇叹道,“小友当真重情重义,崔道友,你就让她见一面吧。”

    ......崔荣胸中一闷,这话抢的。

    “也罢。”左右只是看一眼,还能少块肉不成,崔荣招来一名侍卫,“你跟着他去吧,人死不能复生,切记不能激动。”

    “多谢两位监察使。”

    湛长风随侍卫穿过回廊走道,进入一间守卫森严却偏僻的院落,像是临时关押之所。

    侍卫带她到东边厢房前,与门外的守卫通报了一声,守卫打开房门,眼珠一错不错地看着她进去,防止她做出不轨之事。

    房中家具皆无,空空荡荡,只有一人被锁在立柱上,他听到动静,那双耷拉的眼慢慢抬起来,见着湛长风就像见着了鬼,半响,咬牙切齿道,“你竟然没死。”

    “你不死我又怎么能死,你将林寒涧肃困在了哪里。”湛长风放开心觉尝试去听他的声音,但修为境界所限,听不清楚。

    “呵,你这辈子都休想再见到他们,他们都已经死了!因为你,他们都被炸死了!”昌本盛目光恶毒,咧嘴笑得肆意。

    “你究竟看中他们什么,才会将他们单独与其他人分开。”

    湛长风语气激切,表情却很平静,昌本盛心中的异样一闪而过,又被她话中的某点吸引,嘴角的笑意越扩越大,“原来你不知道,是了,你不知道,哈哈哈。”

    他语中带着昭彰的恶意,一字一顿道,“你该庆幸,他们都死了,不然,该沦为别人的玩物,定有不少修士喜欢他们那个调调,年纪小又长得美,尤其两个长得一模一样,要是一起玩,那就踏马活赛人间仙境!”

    “闭嘴。”

    站在门内盯着湛长风的守卫眼见她一个箭步冲上前,扣住昌本盛的脑袋掼到柱子上,砸出一记闷响,连忙上前阻止,却被一道结界弹开,“住手,不准私自打斗。”

    “我不会动他,让我将话问明白!”

    两位守卫被其激愤之意所慑,又见她果真没有再动暴力,犹疑之下没有再上前,只是不断口头警告她。

    唯有昌本盛见到她激烈动作与言辞之后,表情是怎样沉冷平静,他忽从心底升起寒意,刚要开口呼救,脑袋刺痛,搜.搜魂?!

    湛长风又用力将他的脑袋往立柱上砸了一下,扭曲的脸让两守卫以为是被撞疼的,虽私心觉得这种在人家亲友面前意淫的人,实为不耻该死,却也不能放任她,“快将结界撤去!否则我们就要动粗了!”

    你们他妈倒是动啊!昌本盛心中怒吼。

    湛长风神色忽凝,只见他的识海被一个弑字禁制保护,搜魂术被阻,时间紧迫,她无暇去想究竟,不断用魂力攻击他的神识,一边质问他林寒涧肃的去向,终于在他心神动摇之时,心声清晰了起来。

    “你想要他们做什么,你将他们藏哪里了,你是谁的人。”湛长风的声音含了抵入心间的意志,迅疾而又快速地重复这句话。

    从湛长风动手到此刻也不过十几息,两守卫见昌本盛脸色愈加狰狞可怖,终觉不对,猛力攻击结界,“快住手!”

    听到消息的崔荣倏忽而至,一掌抓破结界,湛长风也及时抽手,退开一步,低头道,“抱歉,他辱我弟妹,一时没控制住,失态了。”

    崔荣瞪着眼,想骂也不骂出,气急甩袖,“你这是胡闹!”

    他检查了下昌本盛的身体,无大碍,就是精神有点虚,这才缓了脸色,朝湛长风道,“还不快跟我走。”

    “发生了何事?”三道光在门口落下,是古道人.庞寇.石耳闻讯赶来了。

    崔荣道,“年轻人火气大,小事而已。”

    这时昌本盛大声喊,“我一定要杀了你,绝对不能让你活着!绝对不能让你活着!”

    四位监察使神色各异,古道人静念了句无量天尊,石耳怜悯道,“恶人磋磨多,回头是岸。”

    “呵,这人我看着也想打一顿,确实小事,都散了吧。”庞寇摇头离去。

    湛长风承着昌本盛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目光,跟着几位监察使出门,心思略沉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