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再行追踪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管安山连刻阵和法阵的痕迹都分辨不出来,怕是根本与沈光皓不熟,只是听闻风声才兴起挑战的。

    湛长风思忖时,管安山已经准备强行破阵了,圆满的拳意喷薄而发,形成宝塔意象,威震四方之势突现,一拳拳打裂空气与无形的杀机较量。

    五行困杀阵的特点是敌强我强.敌弱我强.敌不动我不动,作为一座能困杀脱凡的六品阵法,对付筑基绰绰有余,哪怕管安山是战力榜前十。

    随着管安山地动山摇的攻势,五行杀机愈重,金木水火土五种意象几乎凝成实质,朝他发起进攻。

    其实五行困杀阵是好破的,你不动手,心平气和时,就是它威力最小的时候,也是你最容易逃脱的时候。

    强攻是最不可取的,除非你的实力远在这个阵法之上,否则只能换来更严重的反噬。

    刻阵的另一个优点,或者说缺点,在这时出现了,她可以在旁转笔,不断补充缺失的阵线,维持这一轮阵法的完整,而她一旦停止补充,它就会在管安山的消耗下渐弱,直到消散。

    湛长风心神空灵,她能感觉到某位监察使及某几个隐藏在石林之中的修士的关注。

    总共两千多名参赛者,每人拿到二十枚玉佩就能进入下一轮,所以到第三轮还剩一百左右,基本就能拿到苍莽斗法的名额了。

    为了避免在苍莽斗法上相遇的尴尬和冲突,她这个外界人是肯定不能进入下一轮的,她也不想在秘境中伤筋动骨,消耗力气,她的目的只是用实力引起关注,为自己增加分量,现在目的已经差不多达到了。

    “找到你了!”管安山神色大为振奋,一招压山宝塔崩裂阵法一角,紧跟着催动秘术,身化残影脱离阵法范围,手掌一翻,蛇矛在握,突刺而去。

    湛长风脚尖点地,激射出去,一蹬石笋柱,跃身攀上顶峰,而她身后那根石笋柱已经被吞吐如蛇信的矛尖贯穿。

    他发觉她的踪迹也不奇怪,补充阵法时难免会产生力量波动。

    管安山持着蛇矛仰头望去,竟发现不是沈光皓,嘿,没想到除了他,这次大会还有人用阵法战斗,怎第一轮的时候没有印象,“某乃管安山,你是何人,报上名来,我们痛痛快快打一场!”

    “风湛。”

    “好,我记住你了!”

    “一力贯山河!”管安山一跃腾空,朝湛长风彪射去,身形轨迹似闪电似蛇形,曲折闪烁不能琢磨,八丈蛇矛未近其身,却已有穿透这方空间的势,掺着冷江秘境阴惨的寒风像是要将人贯穿撕裂。

    他的眼角是极致的自信,没人能扛过他的蛇矛他的战技!

    兀然,一丝寒风切断了他飞扬的发,危机感从心底迸发,却见十丈远的那人手向下压了一下,如同一个不得了的信号,凭空而生的爆破在耳边炸响,摧枯拉朽的力量将他包围,野蛮又暴戾地冲撞着他的身体,连着周遭林立的石笋柱断裂崩飞!

    艹,这个阵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管安山被半空的摧魔爆破阵乱了手脚,彪射之势骤顿,筑基不会凌空飞渡,旁边的石柱也在阵中跟着被炸毁,没有能落脚的地方,他坚持不过三息就被迫坠向地面。

    此时湛长风手指一勾,先前埋下的青垣离合阵激发,合式阵先绽锋芒,因摧魔爆破阵炸飞的乱石俱以弹射之力朝管安山冲去,要给他在半空来一场活埋。

    头顶有摧魔爆破阵,脚下与四周尽被携力打来的乱石包围,管安山不上不下,呼喝大吼,挥舞蛇矛击碎冲面而来的乱石,他眼睛一瞥,心肝微颤,只见那方圆三里的石笋柱像是被神来之手折断,悉数朝他掷来,“咱不带那么玩的,能不能好好打一架!”

    “不好意思,我是阵法师。”湛长风不走心地回了一句。

    远处观战的人表情俱是精彩,没想到最强前十的管安山会被压制到这个地步,只能疲于应付她的阵法。

    “此人,像不像在庆元阁与管事大战的人?”

    在青垣离合阵出来的时候,不少人泛起了疑惑。

    那天在城中的修士,多少都看到了庆元阁的破灭,甚至有人还听到了湛长风对昌本盛的揭露。

    可......不是说与昌本盛相斗的是贼人吗?

    如果是贼人,她怎能进入比试?

    如果不是贼人,难道她说的是真的?

    也可能只是招式差不多。

    不管别人怎么想,管安山只想唾弃这破阵法,他操起蛇矛使出一力贯山河,不停刺穿砸上来的石块,朝地面坠去,一直被吊在半空,他定会被玩死。

    湛长风不紧不慢地转动文渊笔,在他以冲锋陷阵之姿突破重重乱石,落到地上时,新一轮阵法覆上去。

    管安山尚未露出舒心笑容,熟悉的杀机再次成网,锁住了自己!

    五行困杀阵!

    湛长风感觉差不多了,布完这一阵,挥开衣袖,飞掠离去,任他破解。就算没力气破,监察使也不会让他伤残的。

    “喂!”刚想掏出玉佩的管安山懵了,你把我放了再走啊。

    秘境中的人数在减少,陆续有集满二十枚玉佩的修士出去,湛长风又滞留了一段时间,等到大会方宣布第二轮结束,随众离开。

    “道友,收获如何?”将进酒老远就看到了她,扛着长枪过来打了声招呼,没有特意提庆元阁的事。

    “聊胜于无。”湛长风注意到与他一前一后出来的那人,似乎是战力榜第一的宰飞星,他投来的目光颇有些意味,像是刚跟将进酒打过一场。

    “欸,聊胜于无,不如喝酒,道友有空再喝一杯吗?”

    “这次不行了,我还有事。”

    “那就下次吧,需要帮忙就说话啊。”将进酒摆摆手,笑着走了。

    湛长风提交了十九枚玉佩,随即隐匿了起来,准备追踪那几个与昌本盛有关的人。

    她盯的是一个叫柳平的管事。

    昌本盛负责赶海大会的所有资质测验,名下分两个组,一个是他亲自带的,负责小会测验,一个是柳平带的,负责大会测验。

    在乔远山的记忆里,柳平算是他的副手,不管是在职务中,还是在绑架参赛者这件事上。

    第二轮比试结束,大会方人员正在进行收尾工作,她需要等一个他独身的时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