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秘境比试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赶海大会因被毁了擂台场地而推迟了一日,如今第一轮比试已经结束了。

    据闻此次总共有一万多名参赛者,第一轮以擂台混战的形式疯狂淘汰了八千人,第二轮地点换到冷江秘境,继续混战,只不过一个个擂台变成了整一个秘境,外部环境更加困难险恶。

    战力榜重实力,次天赋。需修士主动去争取点将台资格,才能上榜。

    新秀榜重天赋,次实力。筑基后,海世图就会自行感应排位。

    两榜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之处,然天赋和实力本就息息相关,加上年轻修士对点将台多有向往之心,所以两榜中,尤其是前百的姓名,有很高重合度。

    这次赶海大会有苍莽斗法名额做奖励,引得榜上天才蠢蠢欲动,纷纷现身。

    有好事者根据第一轮比试,将出现的两榜前百,合成一本名录,综合排位,推出了十名大热参赛者,也是最有可能进大会前十的参赛者,战力榜第一宰飞星与新秀筑基第一的沧浪不相上下,紧跟其后的是岁清寒.康子真,这两人居新秀第二.第三,但声名不显,很少露面,这次可以说是他们首次在世人面前展露实力。

    另有鬼慎舟.齐悦.岑熙.管安山.川断.沈光皓。

    细究他们的背景,不是两榜上都有名,就是占了一榜前十,而且全都是门派.诸侯的弟子门人,竟没一个是散修。

    散修中呼声最高的是勾子骞,战力榜第十,极有可能挤掉上面的热门参赛者进入大会前十。

    大会中也出现了几个实力高强,却不在两榜中的修士,八九是来凑热闹的界外人,如将进酒。

    湛长风作为界外人,原也想来见识见识此界天才的实力,顺便看看苍莽斗法上可能遇到的对手,发生失踪之事后,没了这个心情,兴致缺缺。

    赶海大会是一次天才的爆发,也是山海联盟招揽能才的时机,第一轮比试后,进入第二轮的修士可以进行资质测验,向联盟各势力递敲门砖,同时,大会方也会从淘汰的那一批修士中择取优秀者进行资质测验,给其进入第二轮的机会。

    湛长风便是被监察使们用这个理由放进第二轮的。给她这个便利,多半带着安抚性质,却不是她需要的。

    但她可以用这个机会正式进入大会方的视线,间接要求他们重视自己的诉求,所以崔荣要她先去参加第二轮比试,她果断答应了。

    第二轮采取累积制,每人会分到一块玉佩,夺得二十枚玉佩就能出秘境进入第三轮的一对一论战。

    监察使会在秘境内全场监视,避免死亡。

    湛长风与其他参赛者在秘境前等候入场,突然通过魂印看见了几个维持秩序的大会方人员,与乔远山记忆中的影像一模一样,和昌本盛是一挂人。

    她顿生疑窦,那些监察使究竟怎么调查的,又调查出了什么,连这些人都没查出来吗?

    连这些人都没查出来,意味着他们根本没查到山海联盟内部长期暗害天赋散修的那群人。

    不能指望他们。

    湛长风迅速思考着对策,打算先进秘境溜一圈,再想办法瞒过监察使的耳目,接近那几个人,看看他们知不知道林寒涧肃被关在哪里。

    “比试怎么还没开始。”

    “太阳都那么高了,热死个人。”

    抱怨的人突然闭嘴,三道流光落在半空,一个是风骨卓秀的男修,一个是秀媚绰约的女修,还有一名负剑修士,分别为山海联盟的执事长——泰和真君,山海联盟的客卿——素华真君,东道主横生剑派的长老——正源真君。

    三位主持大会的真君出言勉励一二,便开门见山地宣布第二轮比试开始。

    “记住,进入秘境半炷香后才可以互相斗法!”

    两千多名参赛者高声遵令,等秘境一打开,蜂拥而入,迅疾地消失在广袤无边的暗色石林中。

    有半炷香的缓冲在,多数人都选择先占据有利位置,为之后的混斗做准备。

    某些能横扫同阶的高强者就没这个顾虑了,姿态十分随意,反而他们所过之处,十里内皆空,众参赛者纷纷避让,恨不得离得远远的。

    湛长风没走出多远,感觉身后跟了几个人,很是光明正大,似乎吃准了她。

    她也不理会,趁着半炷香的空闲将这个秘境大致摸索了一遍。

    “道兄,我们还是先躲起来吧,她似乎不好惹。”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不好惹的,凭她故弄玄乎地一个人四处瞎转悠?”

    “蒋道友说得有理,此人面生,修为又比我们弱,正好从她身上夺取第一枚玉佩。”

    “还是得注意点,要是她故意把我们引往那几个天才处,半炷香一到,我们也就凉了。”

    这四个抱团的修士,半途遇见另一个孤身且较弱的修士,果断放弃一直转悠的湛长风,堵他去了。

    时辰到,远远近近的各处连续爆发战斗。

    为了第二轮的公平性,最大限度地检测实力,参赛者身上的储物之器都被封印,防御法衣也应要求换成了普通衣衫,只容许使用一件武器。

    湛长风身边就一支文渊笔,布下五行困杀阵,像这种大型竞技场地,对阵法师有天然优势,坐等别人落入阵中便可。

    不过修士都是警觉的,前半个时辰,路过这一带的人接二连三入阵,后半个时辰,其他闻到风声的修士就全绕道走了。

    湛长风收起六枚玉佩,又换了个地方蹲守,渐渐成了参赛者最不待见的修士之一,唯恐避之不及。

    却也有不少人专门寻着她的踪迹来挑战她,就是有时候会认错人。

    “沈光皓,让道爷来破你的阵!”一道粗狂声音从百丈高的石柱上直坠而下,气势雄浑。

    五行杀机如刀,管安山皮一紧,但观四周无一点异样,唯有四溢的杀机,他置于其中,似无处可逃,又似无从破解,每走一步,像是有无数的线缠着他,身上莫名被切出血口。

    管安山一时不敢妄动,他一不动,杀机也不动了,呔,这是什么破阵法,他总不能站在这里一动也不动。

    “沈光皓,你出来啊,待你出来,我们一决雌雄!”

    湛长风是不会现身的,没必要。

    沈光皓的名字她也听了一二,此人擅长的是法阵,与她现在施展的刻阵是不一样的。

    法阵以手印口诀布阵,有时要阵器作阵眼,可借天时地利,但布阵的时间长,不适合高速作战。

    刻阵靠一支笔走天下,精深者能够快速成阵,缺点是缺乏灵活性,画下的阵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很难像法阵一样藏匿于周边环境中,不然她也不会接连换地方守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