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小会比试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一看时间不早,便先去码头了。

    进到凌未初暂居的船上客栈,就见他毫无形象地趴在地上画符,对这个画符姿势,她没说什么,只道,“前辈,我来给你施针灸了。”

    凌未初从地上起来,“你可别叫我前辈,您现在是我主公了呐。”

    这话有点酸,酸的倒不是卖身给她,而是这家伙明明画符天赋极强,却不想学,啧啧。

    湛长风笑笑不说话。

    凌未初躺到卧榻上,心里还是有点忐忑,“是针灸拔毒吗,这样治疗有效吗?”

    “这是医者的秘密。”伪医师打开针包,托潜伏百草院那几日的福,她拿银针的手法瞧着挺专业的,凌未初也悄悄松了口气。

    然后伪医师就把他扎晕了,丢开银针,施展息魄之术,七道动物形黑气腾飞于人体之上。

    “吞贼,慑。”

    七魄主身体机能,司职各有不同,

    吞贼魄可消灭虚邪贼风,消除体内的异己之物,以它祛除因外来火炎残留在体内的火毒之力,再好不过。

    这火毒确实霸道,仅仅一次,湛长风没办法将它彻底拔除,只将它削弱了两成。

    但这也让凌未初看到了极大的希望,说话没太大火药味了。

    凌未初醒来已是夜晚,发觉身体轻盈了几分,不由露出喜色,再瞥见一旁被火毒腐蚀的银针,说道,“品质也太差了,有机会找我老朋友让她给你锻造一套金针。”

    湛长风正倚着桌案记录两次使用息魄之术的感悟,闻言问道,“你老朋友是炼器师?”

    “还是个顶级炼器师,不过就她那死样,我跟你说...”头发乱糟糟的老头忽然闭了嘴,那大眼袋抖了一下,揪了揪胡子,看这人笑得圣光普照,“哎呀,你不会要打她的主意吧。”

    湛长风不说话。

    凌未初整张脸都生动了起来,“她可比我难搞,凭你现在的条件打动不了她。”

    老头说得来劲了,“你瞧瞧,算上我你一共就三个人,能干啥能干啥,那两个还是小毛孩!”

    结果眼一撇,小毛孩就在门外看着他,一个挑着眉头,一个冰冷无表情。

    凌未初砸吧了下嘴,装作什么也没说过一样抱着笔画符去了。

    涧肃兰花指一翘,“淘气!”

    “吃饭。”林寒将食盒放在桌上。原来报完名,见湛长风天黑了还不回客栈,料想在这儿,便过来一起用饭了。

    吃饭完,川萝已然夜禁,干脆都留在了船上。

    明月当空,码头上灯火点点,照亮了大半冷江。

    湛长风拿了鱼竿,盘坐在船头,一甩,钩子带着鱼线没入远处潾潾水中,与她一样的还有不少人,船上.码头.岸边,稳稳当当地面对着宽广的冷江。

    小会比大会先开始,林寒.涧肃恰好赶上最后一天报了名,想到明天就要与人比试,便睡不着,听说冷江附近有个小秘境能供人历练,就结伴而去,见她在外垂钓,小声地告知了声。

    湛长风点点头,笑意温润,仿佛容纳了一晚夜色。

    后来凌未初走上来,什么也没说,就坐在她旁边喝酒看月亮,沉静沧桑的面容终于有了点大师的模样。

    鱼线动了动,凌未初说,“你别急,慢慢来。”

    他摆了摆手,站起来,“人老了,喝酒也不痛快,还有啊,桌上那堆符箓你拿去,占地方。”

    “好。”湛长风注视着紧绷的鱼线,没有什么动作,渐渐,线松了,没了动静。

    水波微漾,向两边划去。黑暗中,一艘庞大的货船缓缓驶来,万家渔火照亮了它的轮廓。

    入港停驻,风帆放下,上面的人各做其事,秩序井然。

    湛长风收起了没有钓饵的鱼竿,回舱修行。

    翌日,天微亮,川萝已然鼎沸。

    川萝特意为赶海大会修建的大广场上最醒目的,便是呈圆形排列的十个大型擂台。

    每一座擂台底方面圆,直径百米,四角各有石柱擎天,端是恢宏大气。

    围着广场一圈的,是观看台。

    此时距小会还有两个时辰,然观看台上已人满为患,周围那些视线好的酒肆茶楼也早被人预订。

    修道界缺的是什么?

    强者!

    各势力缺的是什么?

    强者!

    赶海大会在某种情况下,就是各势力拉拢可造之才的平台,一些宗门.散修,也会在此观望收徒。

    正对着广场的,是川萝有名的建筑庆元阁,各势力的来使,便在这座庆元阁的雅间中关注着擂台上的情况。

    时辰到,十座擂台上各走上一名身着深衣的佩剑人,那是横生剑派特遣出来的守擂者。

    先天后天的招术通常还没凝出意,不会精妙到哪里去,更不会秘术.神通之类,通过比试其实看不出来什么他们的潜力,所以小会开场会用高出他们一个境界的筑基来压榨他们,瞧瞧他们应对危机的反应。

    通过守擂者的考验,并且守擂一场,才能进入下一轮考核。

    这十人一出来,人们的议论陡然就大了。

    “看,都是横生剑派新生一代的佼佼者。”

    “嚯,余里.王冉.青烽.兰芷.左刃.原漆.文泉,清一色筑基,尤其是被称为头领的三人,晁雷.舒然.肖若,都已经是筑基大圆满了!而且是榜上者!”

    “这一代的阵容不能让人小瞧啊,他们还都是剑修,同阶不说,越级挑战都是小事。”

    “咱们山海界,除了万沙剑阁,也就横生这脉算得上是剑修,其他顶多就是用剑的。”

    “哈哈哈这些小修士有福了,现在就遇到晁雷.舒然.肖若这几个榜上者。”

    .....

    酒肆喧哗,湛长风坐在三楼靠窗,望下去,正好将十座擂台收入魂印范围。

    她最初救下林寒.涧肃,顺眼是一,看见那祭祀名单上给他们备注的生辰八字是二,他们都是秋日生的,有修炼寒鸦诀的先天条件,而且是破军相,独坐子午宫,具儒将之风。

    原本有意引入昼族,他们或许在军道上会有所成就,但给他们测过修炼资质后,还是觉得他们应该去上宗追寻更高的道法,她这边的庙还太小了。

    湛长风将杯中灵酒饮尽,下面的比试已经开始了。

    前十几场擂台,挑战者基本上被那些个剑修一剑一个,踢了个干净。随着时间的过去,真正强劲的年轻人开始露面了。

    林寒.涧肃几乎是同时跨上了擂台。林寒是先天巅峰,曾挑过筑基,她的对手是个叫青峰的剑修。

    青烽眼一抬,剑出鞘,“公平起见,你若承我十招,便算赢。”

    林寒一双冷眸无波澜,浮萍拐未动,凛凛之势已起,青烽嘴一翘,“看来不用让啊。”

    小秘境一夜,恐怕凶险四起,只看她戾气未消,撼人心神的杀伐之势竟是隐隐侵蚀青峰的剑势。

    青烽不敢大意,手中剑法愈发精妙。

    另一擂台的兰芷,柔和地笑道,“那是你的姐妹罢,看来我对你,也不用留手了。”

    涧肃急了,“别啊姐姐,我俩情况不一样,您不能一概而论,我一先天对上您一筑基,真没胜算,我们还是商量商量过几招您才让我赢吧。”

    “.....”这孩子真实诚,是亲生的吧?

    说话间,林寒已经拿浮萍拐点了青烽的喉,台下人一算,竟是十招内制胜,虽不排除青烽放水的可能,然从两人的打斗中已能看出她不俗的战力,顿时对这个女孩多加关注。

    林寒向远处望了眼,准备守擂迎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