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花白老叟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想到给凌未初治疗火毒需要银针辅佐,便进了家兵器铺看看有没有银针,结果针倒是有,不过是种种伤人的针,淬毒带符文加持都是小意思。

    她只好换了家医馆,有但是不卖。

    湛长风觉得自己去定制一套比较好,虽然这样想,她还是走进了一家药铺。

    “银针呐,有啊。”掌柜利索地拿出一套针来,“您瞧,试试顺不顺手。”

    看这套针,质地不太坚硬,估计用一次就废了。

    “品质再好些的有没有。”

    掌柜为难了,“这就没有了,要不您去隔壁医馆看看。”

    她就是刚从那出来的,“给我十套。”

    “好嘞。”

    湛长风等着掌柜拿针,估计没人买针,现在正去仓库翻找。

    这空挡儿,湛长风感应到一短衫打扮的粗短汉子挑着两筐低阶灵草路过,她特意用魂印看了眼,一寻思,便跟了上去,“这位大伯,留步。”

    许是这人长得太普通温和了,粗短汉子也没往劫道方面想,质朴地露了大白牙,“何事,想买草药可是不行的,我得给人医馆送去。”

    “请问,这扁担是何人所制?”

    “啊?”汉子怔愣了,似乎没想到有人会问他的扁担怎么样,不禁卸下担子,认真瞧了眼手中的竹制家伙什,再看那气质温和的年轻人,没毛病啊。

    “村头花白老叟做的,一枚灵石一根。”他顺带着就给人拉起了生意,“老经用了,我用了快十年!人家孤老头也不容易,手艺却是不错的,十里八乡有半边人买过他的扁担。”

    “花白老叟?”这可算不上一个称谓。

    “人家说不了话,就会一声不吭地做扁担,他来的时候就是一头花白头发,三十年了,还是花白头发,所以我们就叫他花白老叟。”

    湛长风问了地址,正要离开,药铺掌柜追了出来,“您的银针!”

    她微表歉意,付了账,拿上东西离开。

    对街茶楼,一人收回目光,吩咐道,“让那汉子过来。”

    仆从应声而去。

    他身边还有一个身穿宝蓝色裙衫的十七八岁少女,一个沉默严肃的抱剑男子。

    那少女道,“让一个乡野人过来干什么。”

    她就不明白了,他大哥刚才就一直注意着外面,现在更是让人进来。

    “二妹,你觉得刚刚那个青衫人如何?”

    此人与另两人极容易区分,若要比喻,那便是他已然经历磨练到达了山顶,坚韧,独绽风华,而少女和宝剑男子才刚刚起步,这是境界的差异。

    少女倨傲道,“只是一寻常人。”

    青年摇摇头,“你该改改自己这性子了,今后讨不了好。”

    少女不服,却也不说话了。

    “公子,人带来了。”

    一声公子,无疑表明了他的身份!

    生死境,可称侯。

    神通境,能立王。

    灵鉴境,方为帝。

    返虚境,当封皇。

    多数文化中,凡诸侯传承者,无论男女,是为公子,帝皇传承者,为殿下。

    粗短汉子眼见当中坐的三人,整个人都拘谨了起来,“各位大人,召小的来有何事?”

    “将你那扁担拿来。”

    吓!怎么又是一个要看他扁担的,难不成这是什么宝贝。

    他忙递上自己的扁担。

    少女道,“这有什么好看的。”

    青年没应他,他只是觉得能让那么一个绑覆着眼的人当街叫住汉子,只为看扁担,那这扁担应该有点意思。

    他大致看了眼,并无奇特,最后将目光放到了表面的简略刻图上,咦,这似乎有点玄机。

    湛长风找到那花白老叟的住处——仅是在村口大榕树下搭的一个竹屋,周边凌散地堆着制作完成或未完成的扁担。

    只有扁担。

    这些大师还真是不拘小节。湛长风看了眼紧闭的屋门,等了一两个时辰,后来一村人过来道,“你找老叟啊,他去山里了。”

    “什么时候回来?”

    “谁知道呢,长则十天半个月,短则一两天。”

    湛长风一想,便随手捡了个石块,在门扉上刻下一连串数字,然后洒然离去。

    ——

    乡路崎岖坎坷,宝蓝裙衫的少女抱怨道,“我们这是做什么,就为找一个制作扁担的?”

    青年俊美的脸一沉,“二妹!”

    少女闭了嘴,青年叹口气终究还是关心着这个妹妹的,解释道,“这扁担上刻的图画中隐含机算,可见刻图的是精通算术的高人,我们为此走一趟又怎么样呢。”

    “算术,算术又不能帮你打天下。”她不以为然,不等自己大哥教训自己,先一步走在了前面。

    青年一行人找到花白老叟的竹屋,发现门扉紧闭,少女更加不满了,走了那么多路,结果人还不在。

    这时那抱剑男子,道,“公子,您看这里。”

    青年便见门扉上刻了一道算术。这刻痕显然是新添的,且迹象包容宽和又大气磅礴,让他这个有意统御称王的人心悸,仿佛遇到了同类对手。

    再看这道算术,其精奥比之扁担上刻的不遑多让,他一时竟毫无头绪。

    此时一位花白老头背着背篓过来,好像没看到他们几人,自顾自地越过去推门,忽然,他的手顿了,眼睛一亮,然后目光深深地看着俊美青年,喉间滚动了几下,声音极为黯哑,“这是你刻的?”

    俊美青年眼一沉,还没开口,少女咋咋呼呼道,“老头,我大哥就是看了你的扁担,专程而来的!”

    俊美青年做了个揖,“在下景耀国公子,齐桓。”

    景耀侯之子,近来名声鹊起的玉面公子齐桓,未来的景耀国继任者。

    “并非我所刻,然我对您扁担上的图很是好奇,期望与您探研一番。”

    齐桓姿态谦和,想要与老叟长谈,试试这是不是真正的才学之士。

    老叟将背篓放下,自顾自地削竹制作扁担,“随手刻的罢了,没有什么意思,请回吧。”

    齐桓不为所动,余光环视着各处凌乱堆放的扁担,又想到扁担上刻的暗含机算的图,心中一动,“我想挑起生民大计,正好还缺一根扁担,更缺执笔画图,测定未来的人,老叟可否教我怎样制作这根扁担?”

    老叟眼有松动,削竹子的动作也慢了下来,“你想说什么?”

    齐桓喜道,“可与老叟论经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