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船入冷江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宝舰离开碎星岛往西南行去,却有数十艘船从东而来。

    船头,腰别长短剑的女修拿着图纸,视线中一点点浮现出苍莽绿色,“主公有令,拿下这座群岛!”

    数千黑衣府兵气壮山河,“是!”

    另一边杜觉低头行礼,不卑不亢,“为答谢您对商鼎会的照顾,主公准备了一份谢礼,就在骷髅岛,请您接收。”

    白衣女子手抚过茶杯,“她在哪里?”

    杜觉微微一笑,“去别处逛了。

    湛长风在碎星群岛耽搁了些时间,离一页岛的闭岛日只剩下十天,催动宝舰疾行。

    船行了六天六夜,终于天微亮时,他们看到了一页岛的影子。

    遥遥望去,一页岛就像是一座崔巍不可攀爬的高山,周遭亦无停靠的码头。湛长风随着大船小舟行驶,绕了半圈,才发现这是两座山,两山间有一条水道通往岛内。

    这条水道名冷江,一入便有刺骨寒气袭来,心念着土地,一直翘首以盼的涧肃忍不住回了船舱,窝在船舱的凌长老反倒出来了,他很喜欢这种寒冷,这让他被火炎暗疾折磨的身体好受了点。

    凌长老真名凌道,湛长风听到他的名字时,只说了句,“名字太大,你压不住。”

    凌长老沉思了一晚,改名成凌未初。

    宝舰驶出两岸高山的阴影,进入广阔的平原,冷江主干宽至50公里,难以望到对岸的景象,在这片辽阔中,新来的船只挥散了江雾,带起嘈杂,尽管此时天蒙蒙亮,靠岸的重重船影还没从睡眠里醒过来。

    涧肃跺了几下地,满脸幸福,“可算踏实了。”

    林寒冰冷精致的脸上也悄悄有了一丝轻松,湛长风笑问,“你们住在海边,也不适应行船么?”

    “我们从来没出过海,往常就待在山里。”涧肃像是想到了什么,语气有些低落。

    湛长风没有多说,“既然如此,我们去附近的城里看看。”

    凌未初的暗疾确实厉害,只能慢慢修复,他也没心思和小年轻去四处逛,便在一家船上客栈住了下来,冷江的寒气对他来说是享受。

    湛长风三人沿官道去附近的川萝城,它也是赶海大会的报名地点。

    同样赶路进城的有很多,大多都是为了赶海大会而来,修为俱在先天.筑基。

    赶海大会分大小会,小会任由先天比拼,大会则是筑基展示所学,争夺苍莽斗法的名额。

    它同时是各门各派.各家族各诸侯挑选弟子.人才的好时机。

    上面的重视,也使得山海界的年轻修士将赶海大会视作命运转折点,每届都有成千上万的修士来报名。

    没师承的期待在这里找到依靠,没名气的想要借此积累名气,有名气的要和同辈天才一决高下,这里就是逐梦之乡,每一个踏上岸的修士都兴奋忐忑,好像一把靠近火堆的柴,随时都会燃起来

    渐渐在一群赶路的外乡人中,多了些赶着车或是挑着担的农民。

    湛长风留意了几分魂印中的景象,脚步缓下,“这位老伯,请问前面可是川萝?”

    路边坐在扁担上休憩的老伯正拿着草帽当扇摇,白色短襟湿了一片,听人问话便看过去,见是个和善的年轻人,随意道,“是川萝,是个大城哩,你们是来参加赶海大会的吧,快走吧,别误了报名。”

    湛长风在旁边那大石上坐下,也不管上面的青苔,温和有礼,“我初来乍到,老伯能不能给我说道说道那是个怎么样的大城。”

    老伯乐了,是个洒脱直接的人,“那我就给你说道说道,川萝有内外两城,外城外人可进,内城只有本岛人才能进,你们从这里过去,就是外城。”

    “是么,那老伯这是去赶场?”

    “可不是嘛,从村里出来都走了半宿了,先在这休息休息,待会啊,还得赶在天亮彻前进城去。”

    湛长风站起来,“多谢老伯解答,只是提醒老伯可别坐断了扁担。”说着放下一枚中品灵石,买走了担子里的两个草编蟋蟀。

    “诶,这...”老伯惊讶得站起身,摸摸头,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怪。

    湛长风也只是乍见扁担上的半幅一叶春秋图暗含玄机,心血来潮上去搭话了,不过很显然,老伯不是那个刻图的人,于是兴趣散得也快,没一会儿就将它抛之脑后。

    涧肃也是琢磨出了她的性子,喜欢直来直去,耐心也好,所以就问,“已经知道了前方是何处,为什么还要问呢?”

    “再清楚也不及当地人清楚,另外,山野之地,多奇人异士。”她笑笑,将一个草编蟋蟀给了林寒。

    林寒冷着脸,掌心是活灵活现的草编蟋蟀,涧肃一哆嗦,莫名觉得自家姐姐的气息有些沉重。

    在林寒想着该把它收起来呢收起来呢还是收起来的时候,湛长风把另一个蟋蟀给了涧肃,“是用仙鹤草编的,有安神宁心之效。”

    两个离家的人愣然,手上似乎真的传来了让人安心的力量。

    湛长风道,“我在船上也帮你们测过资质了,你们的资质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将你们留在我身边,也许会耽误你们,今次赶海大会,你们可以借机会寻到适合的师门。”

    她又补了一句,“门派.诸侯就算了,跟他们还不如跟我,如果你们不去上宗圣地学大乘功法,是件很浪费的事。”

    旁人要是听到她这句话,指不定要揣测此人是多猖獗,都不把门派.诸侯放在眼里,竟直指圣地上宗。

    林寒.涧肃见识过那场短促却毁天灭地的战斗,也接触过那个将他们从崩解的山体中带走的神秘女人,丝毫没有觉得湛长风的话哪里不妥。

    唯一的不妥,就是怕湛长风对他们的期许太高,林寒斟酌道,“前辈谬赞了,听闻上宗不收带艺者。”

    涧肃也说,“对啊,这里也不一定会有上宗前来观看比试。”

    “上宗不是不收带艺者,是不收与道统理念不合的修士,你们还年轻,也没有凝出道种,加上你们的天赋,可塑性很大,是你们选宗门,不是宗门选你们,不必顾虑太多。”

    “眼下先去赶海大会试试,通往圣地宗门的方式不只这一个,这里不行,还能参加宗门法会,当然,这主要看你们自己的意愿,毕竟道途不能让别人帮你们作选择,我只是提个建议。”

    林寒.涧肃同步凝思,对从未细思过的道途半是迷惘半是向往,与她请教起修炼上的事。

    湛长风一一解答,旁征博引.深入浅出地讲述了修道界的大概情况,帮他们了解所处的世界。

    边走边说,来到了川萝城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