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再次启程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妖庭太皇上帝是吸纳亿万星辰光芒而诞生的星妖,与天庭玉昊上帝供促九天大兴之治,但在末期,传言太皇上帝梦得玄机,应紫微北斗和四方星宿拘其命宫居中者,将整整38位大能尊者炼阵祭旗,引紫微.北斗及二十八星宿的星魄入世炼成一件先天至宝,名归命星盘。”

    “此宝成之时自衍星法道统,但它的存在过于逆天,加之本身的锻造过程有违天和,一出世就被天罚劈成碎片失落各方。”

    “真假不得而知,我知晓此事,是因为天庭以太皇上帝失道为由攻伐妖庭,那时归命星盘失落的消息也跟着传了出来,加上春江阁陷入困境,自顾不暇,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如果大破灭分时期的话,春江阁在前期就灭亡了,现在想来,春江阁所在的穿云界,是玄天星途中的要塞,春江阁的祸事,像是替天庭进攻玄天打响的前哨战。

    九万年前的事,他们身在局中尚且不能看透,到这遥远的后世又如何去实证。

    “这归命星盘果真存在吗?”敛微漠然自语,俄又严肃告诫湛长风,“最好别让人知道你拥有它,哪怕只是一块碎片。”

    “螣蛇在这块碎片旁边那么久,应当知道它是帝星碎片。”又是一样不能显露的东西,如此下去,她早晚要找师门避难。

    “九万年前的螣蛇是妖庭大将,不知你遇到的螣蛇是什么来历,如果它是纯血,又留有记忆传承,很可能与归命星盘有关。”

    “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幸好她没有祭炼帝星碎片将它纳为己用的想法,必要时候舍弃也未必不可。

    湛长风思索着接下去的安排,边与敛微闲话,“居紫微帝星者应当很少,那是哪位帝君被献祭了?”

    “我那时也不过是小辈,怎清楚这些事。”敛微想了想,“除二位大帝外,妖庭.天庭各有五方帝君,可能是其中一位吧。”

    “小辈?你当时几岁?”

    “你以为我多老?”敛微眼波潋滟,横了她一眼,高贵又冷艳,“以人族的算法,再除去沉睡的时期,今时恰好双十。”

    湛长风抓到她话里的重点,照以前与她的谈话,她苏醒有些年数了,这就是说她沉睡的时候最多只有十来岁,甚至更小,那么小就有生死境的修为,“你是先天圣灵?”

    “嗯。”

    “一化灵胎就是生死境?”

    敛微点头。

    “先天圣灵果真得天独厚。”难怪她现在是魂体,却没有鬼气。

    先天圣灵本是气形,后天化为灵胎,长出灵骨灵肉,他们可以自行构筑出最适合自己的身体形态,人身.兽身.样貌.性别,皆能选择。

    有些先天圣灵不想要躯体,也可以用原形修炼,反正他们原就是某种炁,不需要气运周天.锻炼经脉。

    “你有什么好羡慕的。”敛微摇摇头,替她上完药,“你受的都是内伤,需躺几天,看看你的储物袋里有什么草药,弄个药浴。”

    湛长风撤了储物袋上的禁制,“你自己找吧,我要养养神。”

    魂力枯竭对灵魂.意志影响很深,容易陷进昏睡,她略感不济,一思考就头疼,干脆放空自己。

    敛微也不打扰她,从里面挑了十几味灵草,又去附近的山岛转了几圈,收了些用得上的灵草,一来一回一琢磨,好像上次她跟裘万尊打到力竭也是自己想办法给她治伤的,这是要当后勤医师的趋势啊。

    敛微当了数天后勤医师,湛长风也睡了数天,等断裂的骨头续上,好转后,开始泡药浴。

    经过那一战,她估摸出了自己的力量底线,今后在使用魂力的时候也能有所把握,最大限度地避免抽干魂力的情况发生。

    某夜,湛长风忽醒,感应到一人立在窗外,似在直勾勾地透过窗纸看着自己。

    扳着脚丫坐在卧榻旁边的大胖娃娃灿烂一笑,“你醒了啊。”

    “外面的是谁?”

    “一个很老很老的老头。”大胖娃娃道,“站好久了,只是没吭声又弱,就没管他。”

    对于窗外僵愣愣站着一个人这件事,大胖娃娃一点也没觉瘆得慌。

    “你胆子倒是大了不少。”当初大白天走在人群里还一惊一乍像是迷路的小鹿。

    大胖娃娃腼腆地笑笑。

    湛长风起来打开门,那老人似被吓了一跳,蹒跚着逃开。

    “站住。”湛长风开口。

    他一个屁股墩跌在地上,沙哑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饶命饶命,我立马走立马走!”

    此人正是白部落的族长敖义,他虽然活了下来,但身体血气消无,瘦得如同皮包骨,皱纹都快叠在一起了。

    行将就木。

    湛长风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敖义支支吾吾,神色惊恐。

    湛长风又问,“你为什么给螣蛇做事?”

    他浑浊的眼中忽然闪烁起决绝癫狂的光“我是被山神选中的,想拒绝也没法,蹭一下就突然出现给你种个禁制,你能不听话!”

    他说着便诉起苦来,说自己完全是被胁迫的,听命行事。

    敖义嚎了半天,没人应他,闭了嘴,这年轻人冷心冷情得很,全然没有一丝波动,看他就跟看花花草草没什么区别。

    湛长风神识一探,他识海里有个禁制倒是真的,而且这个禁制是.....

    某处海中,被困在龙头里的腾蛇透过那双眼睛,就见这个人似笑非笑,一字一顿说,“我们还会再见的。”

    随即视野黑了,再睁眼就是满目深幽海水。

    螣蛇心里狂躁,这么个弱小的人类居然能给它留下阴影,让它特么再也不想看到她!

    湛长风拔除了他识海里的禁制,他还在絮絮叨叨,将生平干的坏事全都推到了那个曾敬爱且赖以生存的山神身上.

    最后他解脱地笑了,边笑边颤颤巍巍地离开,“全都是山神害死的,不关我事.不关我事.不关我事......”

    湛长风亦没有再理他。

    黑.白部落和骷髅岛算是废了,完好活着的没几人。

    凌长老叹了口气,将储物袋里炼制完的符箓全都给了梁雨,“我知道你不想学,这些就给你吧,也尽了我们的缘分。”

    梁雨没说话,他的身后,章叔正在照顾伤患。

    他看了看远去的凌长老,又看了看身后的族人,最终转身走向满地疮痍。

    林寒.涧肃跟着湛长风走上了宝舰,因为天太清明,因为阳光太好,也因为这个人眉间的昭然明朗,她说,“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去外面看看。”

    船将开,凌长老掐着点,几个跃身,跳了上来,“你说你能治我的暗疾,可是真的?!”

    “自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