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双翼蛇像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一座空屋对她的意义不大,湛长风没打算进去,刚想离开,却听草叶弯折声。

    拨开窗缝,就见屋子对面的那扇窗被推开了,一个人影轻手轻脚地蹿进了大堂,然后熟门熟路地摸向主卧。

    在此人摸上主卧的门时,湛长风也翻进了大堂,趁他打开门之际,无声息地从他背后晃过,先一步进去,脚一点,上了横梁。

    横梁很久没打扫,手一摸全是灰,也幸好她动作轻极,不然这灰就要掉下去了。

    主卧里一半是幽色,一半是暗橘烛火。

    俩豆大的烛火被供在东面的案前,桌案衡架上擎着一卷牛皮纸,后面是一人高的双翼蛇像,龙头在晦涩的烛火映衬下极为狰狞不祥。

    湛长风眉心一跳,直觉这座蛇像有问题。

    另一个做贼的人已经跪在了案前,嘴里念叨着什么,拜了三拜,然后站起来,小心翼翼地靠近案。

    烛火下,照映着他稚气未脱的面容,他咬着牙,绷着脸皮取下衡架上的牛皮纸,打开。

    湛长风往下望去,就见牛皮纸上写着十来个名字,好玩的是,她居然看见了自己的名字,风湛。

    他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颤抖着,愤怒又无措。慌忙将牛皮纸重新卷起来搁上衡架,原路离开。

    原来是,人牲。

    看样子,不是什么正常祭祀。湛长风手指微动,听得外面大堂传来开门声.打斗声,还有随之而来的叫骂。

    耳朵上串着好些金环的黑瘦老人将那个人踩在脚底,“涧肃,你也太不知好歹了,竟敢闯我的屋子!”

    叫做涧肃的少年破罐子破摔地狠狠呸了声,“枉你是一族之长,假公济私,无耻!”

    “哈哈哈,你看到了?也好,我大不了再把你的名字添上去!”黑瘦老人扭住涧肃的双手,扯出段绳子,“原来看在你的天赋份上,想饶你一命,这也怪不得我了,为部落牺牲是你们姐弟的荣幸!”

    涧肃双目赤红,“狗屁部落,山神是不会放过你的!”

    黑瘦老人笑得更狂了,戏谑道,“只要有足够的人,山神就站在我这边。”

    涧肃心一横,跨步,坠腰,身上浮起蛮牛虚影,一个冲撞挣脱了黑瘦老人滚出大门。

    黑瘦老人眼神尖利,“那个蛮汉果然给你们留了一手!”他冷笑一声,手中那截绳子如利剑般倏然划破空气刺向涧肃。

    一个筑基,一个先天,一个族长,一个年少平民。

    修为和地位的巨大差距,让涧肃自知无路可逃,他眼神一定,硬是接下这一击。

    它刺穿他的腹部,也将他击飞了出去,他强忍痛苦,顺势带倒铁锅.木桩,响声惊醒了部落人,一个个人影或探出窗,或走出门。

    涧肃发出凄厉尖啸,少年人粗哑单一的声音填满了悲愤,重重砸向这个部落,“敖义,我爹娘俱为部落勇士,为部落安危献出了性命,你为何非要苦苦相逼,欺辱我姐弟!”

    “怎么回事?”

    “唉,是因为林寒吧。”

    “这也不至于啊,敖乾不是罢手了吗?”

    .....

    黑瘦老人怒哼一声,声未出,涧肃打断他,苦笑道,“我姐姐不过是拒绝了你孙子,没想到你们竟然怀恨在心,要拿我姐弟祭祀!”

    议论声骤大,敖乾.敖义.逼婚...一些字眼频出。

    有人喊道,“勇士直系者,可免祭祀,不必送给山神,这是规矩!”

    敖义黑黝的脸上,刻着深深的皱纹,他如何看不出来,涧肃在引导言论。

    不过终究是嫩了点,他看着聚起来的人,不怒自威,“我很遗憾,但选中他们是山神的旨意。”

    他又将目光落到涧肃身上,沉沉道,“山神予我等力量,免我等离散之苦,庇我等海贼之难,你们肉身虽死,灵魂当永伴山神左右,如此殊荣,你敢拒绝?”

    敖义对着众人,大声道,“诸位,海贼在侧,我们没有宁日,唯敬奉山神,祈求庇护,如果这次祭祀缺一个祭品,你们能承担山神的愤怒吗!”

    “你们难道忘了十年前的血光!”

    十年前祭品落跑,部落在海贼袭杀下死伤过半。

    那场景对现活着的人犹如梦魇,果然大家都不说话了,显然比起他们姐弟,自己的生死更重要。

    一张张熟悉的面容,一个个亲切的身影,虽在预料之中,却仍让涧肃心寒至极,他现在只希望姐姐能察觉到这里的动静,好快些逃离是非之地。

    突然,他看见有几个人向西边去,那些人是敖义的爪牙。

    定是去抓他姐姐的。

    涧肃一慌,一串名字从他口中大声报出,面对目露惊诧的族人和咬牙切齿的族长,他畅快地笑了,“没错,这就是今年的祭品,恭喜你们,和我一样!”

    场面一下就骚动了,有人哭喊,有人逃跑,有人扭打,而在灯火未能远及的重重深黑林木后,有人捏碎了手下树干。

    因为涧肃这一喊,敖义只能提前抓捕祭品,自然,湛长风也就不用回海岸边的木屋了,估计章叔正带人追杀她。

    族长敖义不是加持力量者,她决定去找找祭坛,看看祭坛上有没有线索,另外还要弄明白是什么在吸引她。

    人牲祭祀无非是要褥夺灵魂.血气.精气抑或生灵气,从给她菜里加净谷草来看,将人养成血食,褥夺血气的可能性要大些。

    湛长风起了兴趣,便要一探究竟,几个弹射,没入密林中。

    黑.白部落的对峙十分明显,就如这祭坛,正好在俩部落的边界线上,湛长风看了眼刻有“禁地”字样的石碑,腿一迈就踏了进去。

    突然激烈的打斗声从旁传来,那边是黑部落的地界。

    血腥味越来越近,她眼微抬看着枝叶摩挲愈剧,带血的女孩从林木遮挡的幽色里出来,半尺月光映着她冰冷精致的脸,还有手中浮萍拐上的暗沉液迹。

    仿佛暗夜精灵。

    在如此诡异的地点遇见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外人,似乎没能让她惊吓,仅是撇了一眼,迅速消失在了夜色里。

    而在边界线另一边的黑部落,人影缭乱,步伐急促,怒吼不断,“那帮孙子居然杀了我们的人!”.“敢挑事,灭了它丫的!”.“给我追,当真以为我们好欺负!”......

    湛长风隐在石碑后,看着一群人气势冲冲杀向白部落。

    那女孩的面容,倒是与适才的少年九分像,而且,都是聪明人。

    她不多逗留,往禁地走去。

    禁地里开了条石道,入口两旁是两尊双翼蛇像,血红的宝石眼在月光下,愈显诡谲。

    第二次看到这蛇像,湛长风终于肯定这是奇异志载有的上古螣蛇,就是石像比起画像更为狰狞了些。

    龙头蛇身,无足,善腾云驾雾。

    螣蛇是妖族赫赫有名的大将,号称虚诈之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