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部落祭祀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每天傍晚,都有人过来将凌长老加持过的兵器或者符纸收走,凌长老什么也不管,连看一眼都嫌多,他的目光一直专注着未完成的符箓。

    这天章叔带着几人过来请凌长老,凌长老手一指,“让她给我去打下手。”

    章叔笑道,“她什么也不会,能做什么,这不是给您添乱吗?”

    凌长老火了,“老子就喜欢,你想干啥!”

    “听您的,听您的。”章叔连忙赔笑,暗道,这个人也没和凌长老讲过几句话,怎么突然得了他青眼。不由留心几分。

    又道,“这次的量有些大,您慢着来也没事,但是啊,您看能不能多绘制些高阶符箓,这样打起海盗来才带劲。”

    “听老子的还是听你的,有本事你自己画去!”

    湛长风看章叔他快青了的脸,觉好笑,这老头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

    “该干啥该啥,别在这儿晃悠,老子烦。”凌长老带着她和少年进入一座大工坊,其他人被留在了外面。

    这是座造船工坊,木料之类的堆了满地,还有几艘没完工的船架子横在那儿。

    中间一片较空的地上,停着一艘完工的大船。

    凌长老拿着笔走上船,梁雨却是拦住湛长风,“别过去,这老头最讨厌别人在他画符时跟他屁股后碍手碍脚,我们在这儿看着就行。”

    他话音刚落,凌长老在那边扯着嗓子喊道,“你给我过来端墨!”

    这回梁雨的脸色也有点青了。

    先前听了凌长老和章叔之间的话,不是很明白,但看到这艘船就都明白了。

    原来是让凌长老给这艘船加持符箓。

    凌长老从甲板开始绘制符文,他一手持笔,一手撩着袖袍,走笔龙蛇一蹴而就,行云流水间暗契玄妙,这功力比在大棚时显露出来的更甚。

    他画完独立的一部分符文,问道,“如何?”

    这次湛长风不吝赞赏,“甚好。”

    凌长老,“想学吗?”

    “不想。”

    凌长老火了,吹胡子瞪眼,“你眼巴巴地看了我十几天,你居然跟我说不想,那你特么看我干啥!”

    说实话,这年轻人看他制符那会儿的不含杂质的专注力,让他有了动容。

    结果他主动开口,换来一句不想,凌长老感觉自己那一颗好不容易有了收徒意思的心哐当被砸了回去。

    凌长老特别不高兴,臭着脸不理睬湛长风,管自己绘符。

    湛长风露出了一丝笑意,“前辈对符箓的专注让我佩服,只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你有病。”

    凌长老一笔撇错,整个符箓就崩了,“你特么才有病!”

    “前辈是不是经常精神兴奋.大脑疲劳,多做梦.爱发脾气,有时候还会心慌气短思睡又难以成眠?”

    凌长老感觉自己画不下去了,冷笑,“没想到你还是个学医的,怪不得看不上我这个。”

    这种整个人平静下来后的冷笑,像是被戳中了什么点后,被压抑到极致的暴躁。一旦到了边缘就会爆发。

    湛长风像是没看见他的紧绷,“恕我直言,前辈这是心理症状引起的,也就是所谓心病。”

    听到心病,凌长老忽然平静了,是真正的平静,他拿笔沾了墨,继续绘符。

    “其实心病也好治。”

    凌长老又冷笑,“你还会治心病?”

    “不会,”湛长风打量着他,“我会治火炎造成的暗疾。”

    凌长老一笔撇错,整个符文又崩了,他大笑,“真狂,你知道这掌谁打的吗,神通真君!”

    “凭你能医治神通境造成的暗疾,瞎想!”

    “可你不也相信我会医了吗?”湛长风笑道,“不过我现在不能治你是真,一来我没带针灸,二来我不救活人。”

    她不管凌长老的脸色,“前辈倒是可以先找我预留个位置。告辞,我还得去寻艘船来离开此岛。”

    预留个位置?

    不救活人?

    这是咒他死吗?

    凌长老心绪复杂,连带着脑袋也疼了起来,一丝灼热暗火蹿上百骸,如往常的日日夜夜一般灼烧他的心神。

    章叔等人似乎对凌长老,或者说,那艘船格外重视,现在还在外面寸步不离地守着。

    见湛长风出来,章叔那扫帚眉就是一抖,想到梁雨的话,暗道凌长老真是看中她,连绘符都让她跟着。

    梁雨还是他们好话说遍了硬塞给他的。

    “风小友有前途啊,能得凌长老的青眼。”章叔面上很是替她高兴,话一转却道,“不知你可看得上我们白部落,若愿意,我们白部落将真挚邀请你加入。”

    “你真是为难我了,”湛长风用着清冷微带沙哑的声音说道,“我并不熟悉贵部落,甚至不知道它地处何方,谈什么加不加入,过几天有了船便走。”

    章叔闻言笑得很舒心,也不提让她加入的事了,道,“若你要离开也不急于一时,我寻几个人帮你造船,这期间我们部落三年一度的盛会要开始了,你也来热闹热闹。”

    “也好。”

    夜上中天,湛长风结束入静,从窗外望出去,时不时就会看见逡巡而过的火把亮光。

    经过这些日子,她对岛上的情况有了大致了解。

    碎星群岛上有两个部落比邻而居,白部落是其一,旁边还有一个黑部落。

    两个部落共同信仰山神,不过这两个部落之间似乎有什么生死仇怨,极度不待见对方。

    能促成两个部落相互见面的原因,唯二。

    一是共同对抗海盗,二是共同祭祀山神。

    所谓的盛典,应该与祭祀有关。

    虽说世间信仰繁多,祭祀山神的也不少见,但多数是为求心安,意外的是,白部落人的身上,确实有力量加持的痕迹。

    也就是说,这个山神真的在赐予他们力量。

    有这种能力的,除了神道图腾,就是香火道修士,还有吸收信仰力的至尊大能。

    因为只是些残留的力量加持痕迹,她不能从中得出什么具体信息。

    等到今夜,湛长风终于决定探探真正的白部落。

    她现在位于白部落的外围,靠近海岸线,居住的都是身强力壮的白部落人,相当于是对付海盗的军事防线。

    白部落族民则居住在密林深处。

    她通过鸟雀找到了白部落的位置,避开岗哨一路向里。

    白部落的建筑多是木制,屋檐像牛角。比起海岸边的营地,真正的部落聚集地显然更加生活化,一排排屋子前,架着好几口大锅,族群符号也随处可见。

    然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像是寻常部落。

    她随黑暗而行,不动声色地转完了大半个白部落,最终锁定了一间规格相对来说较大的屋子,神识一扫,里面居然没有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